• 2010-05-22

    歇脚地 - [画记]

     

     

     

     

     

    地方很小。 但我喜欢那里。

    喜欢那里的老师,喜欢那里的小朋友。

    几乎每周报到,就算不画。

    我想,这是一个歇脚的地方。

    很多原因会留住我,不舍得离开这个城市。

    这绝对是排名很靠前的一个。

     

     

     

     

     

     

     

     

  • 2010-04-29

    老黑 还有 牙膏 - [画记]

     

     

     

     

    送别老黑那天,我从画室跑出来,到多伦路头上那家我永远记不住名字的咖啡馆坐了四分之一个下午。

    祝他北京顺利,在那种坑害人民的单位,千万不要做什么坑害人民的事情。

    我抢过他的无镜片黑框,戴起来。但传说中,我的视力好像还是能看到最后一行,所以,戴眼镜实在是有点丧尽天良。

     

     

    讲话时候按了几张,好像比认认真真拍要松弛很多。

     

     

     

     

     

     

    在看着他骑着号称是摩托车实际上充其量是助动车的交通工具上绝微尘而去后,我回到了画室,开始抹牙膏。

     

     

     

    抹完牙膏,天黑了。

    由于这次牙膏太厚,就放在那儿风干先。

    这荷兰的古堡,是要在中国蒙尘了吧。

     

     

     

     

     

     

     

     

  •  

     

     

     

     

    这就是那天在三亚 问酒店借了一块大垫板画的。

    画着画着,他跃然纸上,我就很欣慰。

     

     

     

     

     

    我承认我是一个很信赖长相的人。

    这话扔在这里,是为了表明,就算金城武笨到让人想哭,也不影响我喜欢他。

     

    长相是救命的事情。侯麦年迈时候拍了《男神女神罗曼史》。这部纯洁得一塌糊涂的神话片里,男女主角的演技实在是让人分心。但光为了那两张漂亮脸蛋,我还是原谅了他们。

     

    原谅好看却不聪明的人。他们的优势太明显,捷径太多,根本不用花脑筋找路。

    钦佩好看且聪明的人。他们知道有捷径,也知道捷径之外,还有生物之上的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