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09

    余年之吻 - [余年集]

     

     

     

     

     

    五月天生生来到

    可种子早已种下 在那片没有地图的土地

    那个连时间都模糊了的 四月天

     

    快时时为秒 慢时月如年

    刻度 颠覆了历历的习惯

    大方笑话 自己曾执着的执着

     

    立夏之风 一页页吹翻日历

    六月接踵 种种将至 裁却期待 柔和失望

    七月 唯一清冷的子夜 有人降生

    二十多年后 她着黑衣走过 从来无汗

    有人截住她 那个人等得慌张 手心都湿了

     

    这个城是有秋天的 在丢失了春天以后

    秋是唯一期待

    这个季节 让人热爱走路

    也是这个季节 让许多人 丢失了热爱

     

    而她从来不提冬天 冬天是一个咒语

    有个小巫师托梦于她

    记得 多说不灵

     

    于是 她只能静待咒语的达成

    巫师还说 在你自己准备好的那一天

    就跟我念——封起过往 然后降落

    她照办了 她毫无选择

    她翻遍地图 她忘记了地图

    她只能念起咒语 期待咒语过后

    是白得晃眼的 无人之境

     

    念完 封印碎了一半

    她看着 完整的另一半 心绪黯淡

    那被厚重的玻璃覆盖的

    涌动并流淌着深蓝色海水的另一半

    水流声 看见 却听不见

     

    她小心捧起那些碎玻璃 一块一块拼了回去

    再印上一个吻 余年之吻

    用一个新的咒语

    封印余生

     

    那片山水 是没人能够抵达的地方

    她昼夜赶路 她尽力了

    可还是没能抵达

     

    她在他沉睡的时刻醒来

    他在她沉睡的时刻醒来

    他们看着彼此的棺木

    每一千年

    封印一个吻

      

     

     

     

  •  

     

    阳光烤炙

    影子蹲伏在街边

     

    童话里的人经过

    爱意比阳光还浓了一点

     

    影子趁童话不注意

    变成他们的形状

     

    路人与童话擦肩

    眼神善良 不带任何鄙夷

    童话里的家伙 全然不知人间已失去童话

    阳光下 擦肩后

    这情景 成为他人的愿望

     

    最得 是自己不知已然得

     

    影子暗自退下 这是它的礼物

    因为他们不再需要影子

    童话里的人 是对方的任何形状

     

     

     

  •  

     

     

     

     

      

    每一个黑洞内都是宇宙

    每一个 都通向彼岸

    彼岸有永恒 永恒是不死不生

     

    盯紧了 白与黑之间 那么多维

    黑洞是有挑选的

    黑洞选择你 并不会破坏你

    所谓破坏 只是我们往常的孤陋的恐惧

     

    黑洞的彼岸是一端

    死白死白的一端

    被选中的人 入黑洞 旋转 以螺旋的姿态

    黑洞的中心 是那个时空奇点

    为了找到奇点获得新生

    必须抱有某种 义无反顾

     

    爱因斯坦说

    奇点形成于 特定区域内 物质过于稠密的那刻

    你知道那是什么 我也知道

    爱因斯坦还说

    奇点不占用任何空间 密度无限大 温度无限高

     

    最新的数学模型显示

    黑洞吸收并看似将之破坏的 物质

    实质是另一世界中 所有星系的 基础

     

    宇宙是由奇点开始的

     

    那些我们所眼见的 最遥远天体

    曾经距离我们非常近

    就像最早时候

    我们都是因爱而爱 因笑而笑 因哭而哭

     

    后来宇宙变得复杂

    为了达到某种平衡 那相聚最近的天体

    跑到了宇宙扁平的两端

    光速在它们之间奔跑

    这次旅行 便是宇宙的年龄

     

    然后这一切都没有年龄

    在纵身一跃之前

    奇点知道我们的质素

    它等着我们来

     

     

     

     

     

     

     

     

     

     

     

     

     

     

     

     

     

     

     

     

     

     

     

     

     

     

     

     

     

     

     

     

     

     

     

     

     

     

     

     

     

     

     

     

     

     

     

     

     

     

     

     

     

  • 2010-04-12

    Someday - [余年集]

     

     

     

    Take it slow and you won’t get answers.

     

    There is no one you can share the sorrow.

     

    We will be proud. We will go separate ways..

     

    We will die —— you in your city, and me in mine.

     

    May we rest in peace. It used to be right.

    Used to be.

     

     

     

     

     

     

     

     

     

     

     

     

  •  

     

    里尔克在《马尔特手记》中写道,“我们应该以一生之久,尽可能那样久地去等待,采集真意与精华,最后或许能够写出十行好诗。因为诗并不像一般人所说的是情感(情感人们早已足够)。诗是经验……为了一首诗我们必须观看许多城市,观看人和物,我们必须认识动物,我们必须去感觉鸟怎样飞翔,知道小小的花朵在早晨开放时的姿态。我们必须回忆许多爱情的夜……如果回忆很多,我们必须能够忘记……因为只是回忆还不算数。等到他们成为我们身内的血、我们的目光和姿态,无名地和我们自己再也不能区分,那才能以实现。在一个很稀有时刻有一行诗的第一个字在它们的中心形成,脱颖而出。”     

    等到它们没有了名字——等到痛苦,酸楚,都没有了名字,它们是我们自己。我们的生命。

    这是我在Luya博客里看到的话。这真是比什么都动人。

     

     

  •  

     

     

    小男孩说

    我想给上帝一个机会杀了我

    但他没有

    所以他还是爱我的

     

    可上帝只是没空啊 孩子

     

    凑近每一个人

    闻他们身上的气味

    我们仍持有最原始的机能

    对荷尔蒙的辨识力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我忘了

    到底怎样才能重新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的最后

    都输给了荷尔蒙

    要么太多

    要么太少

     

     

    孤独症的孩子 你的眼睛不属于任何东西

    因为它早交给了整个世界

    你只是望着天顶的尽头 看见一切 遗忘一切

    当照片在火里卷起了灰白色的边

    我猜 你大概还没走出 上辈子的记忆

     

    后来我在白天都拉上了窗帘 黑夜时灯都点亮

    希望自己没有遇见过那些遇见 就像我们终将离去  

     

    也许我只是想 欠身 吻你的手背

    不带任何情欲

     

     

     

     

     

     

     

     

     

     

     

  • 2010-03-19

    Probasco - [余年集]

     

     

    你在街沿投掷停车费

    我躲在垃圾桶里看你

    影子在地上被拉得很长

    它是更好的物种

    可我只看你

     

    闯红灯是国际惯例

    行人威慑司机

    您若撞我

    我也愿被您掀起

    好听的闷钝的声音

    好听的降落的声音

    不用刹车 那会不够劲

     

    等一个红灯 就老了

     

    眼睛嵌在石墙里

    观看每一片落叶的路径

    坐下来抽根烟吧

    至少手指是暖的

    那个倚着麻袋的乞丐

    五十年了

    他还在那里

     

    斑驳是被禁止的

    回忆它算什么

    建筑物争相向上 天被弄伤

    楼顶天台上一个男人对着下面小便

    完毕 他循着这抛物线

    纵身一跃

     

    那天天色太美

    棕成墨绿

     

     

     

     

     

    Photo by Hen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