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7-06

    20120706 - [不可名]

     

    001

    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表情负责。表情是皮囊的魂魄.

     

    002

    表达给可预见的观众也是一种投机。

     

    003

    所有的昨天都是应得的——我们值得那些过往。你经历了这一切,然后你接受了这一切,这就是你的韧性。现在你要做的是大步往前走,去观看寻找那些自由的可能性。当然如果你有些犹豫,小步也可以。

    若要决定——该交给命运的时候交给命运,该留给自己的时候留给自己。任何方向都有到达,我接受这答案,这答案就是我的目的地。

     

    004

    想象死亡带来的赦免感,是这个世界许多人活下去的原因。

     

    005

    人的脆弱,同时也是人的残忍。 健忘,然后,依然活着。也只有这样,只能这样——转过头,模糊过往的苦难,人们才得以生存。跨越千年的嘲笑并没有停止。人用生命的有限性作为盾牌,来捍卫死亡之后的那个世界。

    看不见成了一种清白。这清白,我们称之为希望。

     

    006

    也是一位旧人,大致说了这么一段话——或许再过个几十年,你会记得这段故事。 并不是它的结局,而是故事里最明亮而又失落的瞬间。 我们经历的这些年岁,甚至,生活本身,都可能是不真实的。  可你知道的——那些让你恍然的瞬间,都是真的。

     

    007

    要么猜拳和硬币,要么自己写下圣经。

     

    008

    还是要纯粹、要严肃。

    尽管戏谑早已浸透了我们的生活。

     

    009

    生活仍然是太快了,明天我们会忘了昨天最痛苦的事。

    新的涌来盖住旧的,人们哭一哭,却转头走了出去。

    我们都又笑了。可我们本该哭的。如果哭不出来,至少缄默不语。

    看见了就该背着,忘掉就是罪孽。

    如果是这样,我们都会完整地下地狱,没有人能上天堂。

     

     

     


  • 2012-01-21

    001 002 003 004 - [不可名]






     

    001

     

     

    雄性的暗角,满溢的脆弱。

    湿润的眼睛说,

    请允许我黯然。

     

    沉默的慈悲,吻一个晚祷的人。

    无条件注视,

    神圣而冷清的宽容。

     

    遗忘,幸运的疾病。

    轻巧的、不必回望的旅程。

    我们终究未能罹患——

    尘埃包裹双眼。 过慢的一秒。

     

    时间的皱纹,无间断夜行。

    耳畔有风,掠过旷远而模糊的言语。

    赶路是一种诉说,记忆响亮呼吸。

     

     

     

    2011.10

     

     

     

     

     

     

    002

     

    借我

     

     

    借我一个暮年,

    借我碎片,

    借我瞻前与顾后,

    借我执拗如少年。

    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

    借我可预知的险。

    借我悲怆的磊落,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借我一场秋啊,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2011.10

     

     

     

     

     

     

    003

     

     

    你说,如此度日,

    与死缓又有何分别。

    可每个人都是死缓。

    ——少年安慰你。

     

    一天最低落的时分,傍晚。

    白日下沉,

    生活如溺。

    冬的每场肃杀,都是难关。

    我于此,观看你于彼,

    衰颓,沉默,奄奄一息。

     

    句子与词语如鲠在喉,

    或许这是沉默之因。

    为何要练习衰亡,练习隔离?

    一生里永不逆行的人,

    究竟在哪一秒开始世故,

    不再无目的地奔跑与嬉戏?

    这笑声异常遥远,

    如前世的余音。

     

    告诉我,你是否可惜。

    什么话没说,什么梦仍愿做。

    若取风雅与完整,

    那些迟疑,我选择不记忆。

     

    衰落的尊严——理性的受难,该是哪一边?

    是厄运吗? 还是我无知的惊奇。

    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教徒,

    却在昨天的梦里,对着敞开大门的空旷教堂,

    怔然、流泪,不能止息。

     

     

     

    2011.11

     

     

     

     

     

    004

     

     

    徒劳的一年,沉默与发声并无不同。

    死亡传唤我们,

    往回走,回到干净,回到我。

     

    太多的人在年幼时自尽,

    然后换个样子苟活。

    我们羞于痛苦,因为总有更为痛苦的人。

     

    当小丑回忆过去,

    那些眼泪就是真的。

    然而,在你明白的那一刻,

    也会在眼前的模糊里,

    明白你过往所有的生活。

     

     

     

     

    2012.1

     

     

     

  • 2010-12-06

    20101205 bkm14 - [不可名]

     

     

     

     

     

    001

    周作人写——“信仰与梦,恋爱与死,也都是上好的麻醉。”

    人因为看见自己而清醒。然而又不能太清醒,这样会痛苦——于是我们去信去仰,我们发梦,我们爱,我们选择睡着。

     生命挺短的。若麻醉的剂量足,撑一撑也就过去了。

     

     

     

    002

    每个自然的样子,都值得一首诗。

    牛羊在满载的船上,孩子在天光下露出笑脸。

    没有什么是富余的,我们彼此存活,彼此侵占,再彼此宽慰。

     

     

     

     

    003

    当人们相信一种意识形态是正确的,是引向自由与光明的,那他们对意识形态中话语的不自觉的靠近与服从,也是必然的。

    最可怕的就是意识形态对语言习惯的改造。让人不会说人话,永远是一个民族的污点。

     

     

     

     

    004

    好好活着的动因,是在于防止自己一路活了下去。

    正因为人如此容易厌恶自己——所以人不停做一些事,去抵消对自己的厌恶。

    直到接受这些厌恶。

     

     

     

     

    005

    真正的注视是面无表情的。

    面无表情地相互注视,彼此成为前景,焦点在脑海里。

     

     

     

     

    006

    人类在出生后,就必须为同一物种的愚昧和贪婪买单。只要还有饥饿和贫穷,活着的人就是共谋。

     

     

     

     

    007

    风结结实实地冷了。最佳时刻,就是不知身在何处,却又感到极端清醒的时刻——这种感受,发生在寒冬的烈阳下,和夏季的清冷夜里。

    这时候的清醒者,大多是独行客。城市在醒来,城市在睡下,黑夜白天不等人的——人也没有在等它们。人在走,从影子走进光线里,从亮处遁入黑暗中。

    别怕,生活是活着的表象。

     

     

     

     

     

     

     

     

     

     

  • 2010-11-27

    20101126 bkm13 - [不可名]

     

     

     

    001

    谁翻译谁的沉默

    谁翻译谁的背影

     

    002

    历史从来都模糊 因为里面有人

     

    003

    所有无法作出的决定

    都可以通过硬币的两面来完成

     

    004

    绛色的夜里 街上有人扶墙在哭

     

    005

    最见不得老年人的眼泪

    因为知道再也没有同等的快乐可以用来抵消

     

    006

    打开牙齿 打开手指 打开头发 打开脊柱

    数来数去比年少时少了一节

     

    007

    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尽管个体的智识有限。

    这并不是自以为是,每个人永远都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只是有时候不愿意看或不愿意说罢了。

     

    008

    终其一生我们都在学习如何独处,如何在黑暗中睁开双眼。

    我们永生都在克服自己,幼年克服未经世事带来的无知,暮年克服历经世事带来的衰老。正因为衰老和死亡可怕,我们才赞美它们——不断赞美它们,直到它们终于降临。

    相信我,不会有永生。我们的赞美是出于恐惧。当想到这一切终会过去,就松了一口气。

     

    009

    让我为你做一个伪证

    来证明你是个正常的人

     

     

     

     

     

     

     

     

     

     

     

     

     

     

     

     

     

     

     

     

     

     

  • 2010-10-13

    20101013 bkm12 - [不可名]

     

     

    观看相片——所有意识到有镜头的笑容,都是某种程度的表演。同理,镜头之中,愤怒的表情是,悲伤也是。被摄者无意识的纪实摄影除外。

    意识到有观众的情绪,都只是态度而已。

    和颜悦色展示亲善态度;纵意不羁展示自由态度。是用样子表一种态。同语言功效相同。

     

     

    未实现的感情,都只是因为激素和行动无法匹配。激素过多的人,未能行动,消化不了,遂向内生长。

    激素多的人,从来都无可救药。要么等年龄增加、激素退化,要么让行动匹配上激素,不然自己买单所有冗余情绪。

    若真说起功效——冗余情绪属于文学、艺术的催化剂。不冗余的,都已经被生活耗尽——或者说,它们本来就是生活本身。生活本身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人性。

     

     

    你必须相信——人生来孤独。不孤独只是物理上的蒙蔽。

    也只有相信这一点,才能承担所有告别,生死告别和生生告别。

     

     

    正常病。在知道人性复杂之后,强迫的正常也是一种病。它们崇拜规则。

    人的劣根性永存,人与资源数量不匹配永存,分配的不公平永存,所以,正常是接近却不能到达的状态。

    正常病是一种不可治愈的病。因为人是这样一种生物——它们的不正常无法痊愈。

     

     

    别人看来失败的人,一样可以很完整——只要他接受自己的失败。

    人最可怕的是爱自己,最可爱的也是爱自己。

     

     

    想活好一辈子的人活不好一秒。活好一秒的人活不好一辈子。这是结果型和过程型人格的区别。

     

     

    学校教育有限,它只是存在于人生的发端。后面的人生,都是自我教育——自己选择观看、选择好奇、选择接近、选择动心、选择从事、选择坚持、选择尊敬。

    这种教育没有固定的课堂与考试,因无型被许多人放弃。然而看一个人是否真正开窍,都是看在离开学校后,是否能继续自我教育。

    校园里的聪明,都只是愿意遵守规则的前提下,智商范畴的聪明,并不一定是心性的聪明。

    心性的聪明,恰是对好东西的拙与定。

     

     

    所有的改变,初衷只是因为——“我相信”。相信会有更好的,相信不会更坏,相信良心能克服人性的暗面,相信有救,相信人最终会惭愧以及害羞。

    相信自己走错,也只是走了一条必经之路。由此,体会困顿,以及困顿之后。

     

     

     

     

  • 2010-10-07

    20101007 bkm11 - [不可名]

     

     

                                                                                      

                                                     

    不浪费时间至少是对自己的尊重。过一天少一天,过一年少一年。人并不能指望梦想的突然降临。梦想是种跟坚持有关的东西,是因坚持喜爱、坚持看重、坚持执行而最终实现的产物。人应更为相信坚持——坚持比瞬间的激情难多了。每次念及,都是一次考验。

     

    我每次安慰自己——大不了一死。并因此活到现在。

     

    我也总是想,人是不是该提前开一场追悼会,大家开开心心,说一场话,把事情做在前面。

     

    “真正有能力判决的只有这个党,但作为这个党他们又无法判决。据此,世界上便不存在判决的可能性,而只有其光泽。”——卡夫卡

     

    权力是主张的重复。

     

    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还是自己人逗趣自己人,自己人为难自己人,自己人消费自己人,自己人了结自己人。

     

    只要相信有21克的重量,便没有什么会真正丢失。

     

    不要担心失去,每当失去的时候,你都获得了它的对立面。

     

    对孩子最好的引诱是让他们去阅读。 这样就算他们遇到糟糕的事,也会知道还有个备份的世界,那里有备份的梦想、备份的宁静、备份的旅行、备份的诗句,还有备份的爱情。

     

    书和电影,永远是最低成本的实现旅行的方式。

     

    对于十几二十岁的青年来说,哪有时间考虑该看什么书? 先看上一百本,再考虑该看什么书。那个时候答案自己就出来了。

     

    不管做什么职业,有人文底子撑着的人,做出来就是不一样。

     

    用词准确,说出的话不让人觉得夸张或不适,就是聪明的一种。

     

    好小说就是你合上书,人物却好像出现在你生活里。

     

    好的电影导演或者纪录片导演,其实也应是一个关注社会学和人类学的人。有这些知识结构以后,能避免过于主观、单薄的表达。一直以为,要拍出有余味的作品——他们必须超越同情、超越判断,他们必须知深知人性之复杂,少下定义,尽量地呈现开放式的面向。

     

    聪明会得到羡慕,但认真会得到尊重。认真点。

     

    还是应该吃简单的饭,过尽量简单的生活,把时间用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心力是有限的,要有选择地活着。尽量自律、尽量心甘情愿。

     

    获得内心安宁的人,都是价值观稳定的人。

     

    当一个孩子获得过度的失望与赞许,他们便开始苍老。当一个老人获得同样的东西,他们就突然年轻。

     

    少年最可贵的是他们仍诚恳爱自己。

     

    没有后代的人,才能让自身成为某些关系的终点。

     

    畏惧来自于无法控制的事物,无论死亡、爱情,还是未知的所有。

     

    我们一再夸赞的都是我们畏惧或者畏惧得不到的事物。不在意的东西,很少被重复述说。

     

    正因为众人畏惧死亡——死亡这个事件里,意外率先完成的人,往往被迫伟大。

     

    好聚好散 / 好散好忆 / 好忆好忘

     

    你会知道,美人不会永远太平,蠢人不会永远被崇拜。多年后你再看,放大的会被还原,无意义的会被忘却,珍视的会被挖掘——只要时代里还有几双眼睛、几人清醒。都别急,就算我们什么都失去了,但还是不会失去沉默的时间。我们都是不重要的——我们只剩一辈子可以观看,而我们的意义都不在我们的看见里。

     

    好看的人做什么都容易一些,认识人、打交道、让别人喜欢你。但是真要好好做透一件事情总是难一些——因为诱惑太多、捷径太多,就不知道真的下功夫是怎么回事。

     

    用心听责难,责难里是他人的欲望和恐惧。

     

    当你成为一种人,你才能跨越一种人。不然,除非你看透了这种人。

     

    我仍然对星座存疑。我相信愈信愈迷。许多人参读每月的指南,甚或每天的指南,去接近自己的命运。去为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找理由,好运和背运找理由,离开和相遇找理由,爱人的取舍找理由。人是太复杂的生物,去分类是因为找不到对自己的解释。

     

    其实每个尝试跟身边的陌生人,笨拙地搭讪的人,都应该获得同情。或许他们只是想找人说说话而已。

     

    谎言因欲望及欲而不得的恐惧而起。

     

    想通一件事情。你不能指望每个人都拯救世界。小部分人改变世界(就算是徒劳的),大部分人把生命完成。

     

    礼貌是一种最稳妥的距离。

     

    幼稚也需要被纪念,或许这能让你见证成长。

     

    “世上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大屠杀中的幸存者。”这是看纪录片《奥斯维辛的披萨》最记得的一句话——只要记忆存在,就不会有幸存的可能。

     

     

     

     

     

     

  • 2009-11-18

    不可名10 - [不可名]

     

    一样的,都还没来得及去做,就都错过了。

    尚未准备好就发生,准备好却错过。它们约好了让我们走在另一轨时间上。

    最真实的爱都只在瞬间里。

     

    就着现状,活出目前能力范围的最大可能性。

    自由是有条件选择你认为对的事。

     

    疯狂只要能找到陪伴,就成就了一种世上唯一的快乐。

    这是一种排他的体系,只有那两个疯子能懂。

     

    那本书后来一直在我这里,你说不用拿了。

    就像,曾经看了很多你的字,在我发现我写的字有了你的样子的时候,我想起了你。

     

    N说,不管爱着谁还是被谁爱着,都是孤独的。

    就像一座岛,有时候有船靠岸,有时候有别的慰藉,不见得都是孤绝。

    但毕竟还是一座岛。

    骨子里的独立,让人随时做好离开和被离开的准备。

    一旦失去,会有足够的力量一个人走下去。

     

    他者都是镜子。

    他人之高尚与己之卑微。

    他人之智慧与己之浅薄。

    他人之宽宏与己之狭隘。

    由此终于看到己之渺小。

     

    不对任何人妄加评断。

    一人眼中的天使,

    必有另一人视之为魔怪。

     

    真该发个誓,从此对人生杜绝抱怨。

    省下的时间,用来做使世界上少一些抱怨的事。

     

    何为悲剧之喜悦?

    我仍认为悲剧更动人。

    悲剧中的得来的喜,大致是一种浸入感。

    浸入了,在悲中松弛。

    因悲之动人,故获得入之体验。

    这体验是种活过的证明。

     

    极静之乐,极无念之乐,将不可言传。

    中国人的最高哲学是“不可言说”的哲学。

     

    人是如此的。长长旅途里,要一个指路的人,也要一个偶尔陪着一起迷路的人。

    如果在很多个街角以后,又看到你。

    是否会再走一次正确的迷途?

     

    最美是大脑。

    因美与不美都是大脑给予的审判。

    大脑指引我们往美去靠近,去品,去记住,去回想,去念念不忘,去用各种生理反应证明。

     

    既然生命是有限定的,那就好好活每一秒,多感受,多体验,这样才算对得起这一遭。

    没有真正的黑暗。也没有真正的不幸。 死亡意味着新生命,无论有还无。 它如此美丽。

     

    我们都是空空如也啊,想到这点我就再也找不到说下去的理由。

     

  • 2009-10-29

    不可名9 - [不可名]

     

    踏在规则线外,

    我们面临所处位置的审判。

    审判者是那些服从者。

    服从,带给他们优越感。

     

    在过去左边和未来右边活着,才能逃脱当下赋予我们的审判。

     

    遵守规则,就是承认别人赋予某些事物的意义。

    接受它,这个动作,便强化这些意义。

     

    自由是意志的一种决定,接受是自由的动作之一。

    自由是接受规定动作,或熟练运用自选动作。

     

    若不接受规定动作,或是对自选动作感到犹豫,

    便都是不自由的。

     

    想来,最大的不自由,

    是这四个字——坚持到底。

    “到底”成就一种完成,

    “完成”成了“证明”的表演。

     

    我们不缺为恶的勇气,但总缺少放弃的勇气。

     

    每个人在不如意时候,也许都有过,清零的念头。

    我们嗫嚅着,只是怕爱的人失望。

     

    所有限制都已被丢在身后了。

    限制我们的是对过去的回忆,以及他人对我们的认知。

     

    而你也许不知道,每个下一秒,都来得及做个好人。

     

    共同生活的人,

    必须分享同一种生活态度,尤其是物质同精神的比重。

    若有差异,便须妥协。

    妥协日久,迎来疲惫。

     

    选择陪伴者的时候,同样选择了一种生活状态。

    明确自己生活态度,有利于不再遇见无聊的人。

     

    对于看不起的东西,连抗拒都成了一种看重。

     

    父母婚姻中的最大问题,

    往往成为子女择偶时最先避开的重点。

    而这种迫不及待的放大,

    又往往遮挡了子女婚姻中的其余。

     

    我不得不说,

    阅读的好处在于,一本好书,

    在相同的单位时间内,提供了最大的信息量,

    还有最不受限的想象空间。

     

    当你在想象空间里,为恶,为善,

    记住,只有你目睹了你自己。

     

    诗句,最终回归人,依附人,安慰人,陪伴人。

     

    真理都被前人说尽了,我们都只是二道贩子。

    然而观点是一种责任,所以我们不能不作声。

     

    艺术家,若是作为一种身份,而不是一种生活态度,

    则很容易落入滑稽的境地。

     

    干净的性感,是和服女孩的后脖颈。

     

    你太美了,美得让我不知如何看着你。

    我不认识,也没有打算认识你。

    我不需要你多记一个人的名字。

    我看着你就好了。

    而我心疼你,你知道吗。美是你的桎梏。

     

    放弃了性别表演的女性,

    应是有了容颜之外的底气。

    女人淡化动物性优势,与此同时,

    这种主动的放弃,也避开了自己的动物性劣势。

     

    旅途中,我迷恋隧道中的感觉。

    我甚至希望所有的旅途都在隧道里。

     

    未来,在周游一圈后,

    选定接纳自己的地方。然后不再离开。

    起点和终点,也许是同一处。

     

    想知道那些曾为了理想,

    流泪、奔走、彷徨的人,

    是否在多年以后,

    也变得同周围人一样,被生活说服了。

     

    此生我们只活了一次,

    所以我们要精心筹划死亡。

    无论死去的时候,

    是一个幼儿、青年,还是老者。

     

    多数人在等待一种老年的死,一种无重罪的死,一种有子孙的死。

     

    死亡是给定的事实,

    我接受它。它在未来等待着我。

    在这个有限的框架里,

    接下去如何为,为何,

    便是人之意志之选择。

     

    在你们把自己的欲望和死亡平放在一起的时候,

    是否会因为给定结局的荒谬感,而笑出声来。

     

    那些我在乎的人,其实我该写写你们。

    写你们的意义远大于我写遗书。

    然而,如何下笔我知道。

    可我不知道如何收笔,因为我还没死。

     

    没死,于是我自身的变化,刷新了每天对你们的遗言。

    即使,我们很久以前就不再相见。

     

    我不知道,是否该每天诚实面对死亡。

    每天留下活着的侥幸,

    每天认清生命之延长。

    每天多一封遗书,积累到终站。

    最后一刻,将所有的告别信,

    铺在自己的灵柩里。

     

    我们花了很多气力,

    来证明自己活着,被爱着,影响着。

    可是,给谁看?

     

    我们的肉身终究是动物的一种,所以我们需要不断克服自己。

    克服欲望,克服恐惧,来获得无性别、无年龄、无死生。

     

    终有一天,我们不再衰老,不再有美丑之优劣,

    终有一天,我们杀过的人,都将复生,犯下的罪全被宽恕。

    终有一天,我们在别人的眼泪里,不敢含笑。

     

    我们陪着一起哭。

     

     

     

     

  • 2009-10-04

    不可名8 - [不可名]

     

     

    那些愿如萨特般活着的男人们,

    你们是否同样在等待着一个波伏娃呢。

     

    当我们意识到人之本性时,

    便不再要求自我之于爱人之唯一。

    取代唯一性的,是某个领域的无上性。

    或是领域数量上的无上性。

     

    成不了唯一,就成一种无可取代。

    你会成为他最忘不了的人,

    但这一点,却并不能阻止他爱上新的人。

    这就是人性。

     

    长期的男女关系里,

    要捍卫的已不是最初的爱情,而是一种生活模式。

    爱情是自发的,要费力维护的,都已变味。

     

    人之自身,

    本就是一个无底洞,

    本就是一个悬崖边。

     

    壮举、恶行,

    都只是微弱的一念之间,

    在事后,却获得了异常明确的裁判。

     

    在一个长相丰富的城市里,倒真是会给人旅行着的错觉。

     

    人的媚与不媚,都在姿态。

    然这些几乎都是天生的。

     

    寻找下一个让人暗自惊奇的事物,

    直到心不再波澜。

    变老让人伤感之处,并不在于越来越多的皱纹,

    而在于越来越少的惊奇。

     

    所有偏颇、类型化判断,

    都只是因为见得不够多。

     

    此月之天气,

    不好好冷,也不好好热。

    它拒绝给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于是我便在这阴晴不定间

    走着,

    用来掩藏另一种阴晴不定。

     

    珍惜因无知而羞愧的时刻,

    这是永恒的畏惧,

    故是永恒的推力。

     

    珍惜羞愧,珍惜伤感,珍惜失语。

     

    倒霉和不幸一次次给我们机会,

    一个以自己的能量消解他们的机会。

    它们是能量的标尺。

     

    不战,是不知道兵之强弱的。

     

    热闹终究只是热闹,用来调剂安静。

    再强大一些的时候,安静便是全部。

    连调剂的必要也失去。

     

    当队伍行进着向观者献欢,

    我总是好奇他们会否突然醒转。

     

    正因为智识如此之多

    我们才有机会一直保持无知。

    明确无知,是一种良性品格。

     

    得到的东西,若是得到了,也许没多大意思。

    可在得到之前,总有很大的意思。

     

    每个人都有个安定梦,每个人也都有个流浪梦。

     

    平行其实最是安稳。

    它们可以无限近,不相交。

    而相交的那些,相交之后,又各赴前程。

     

    人本能选择接近同类,远离异类。

    并非因为异类劣等,只是因为人懒惰。

     

    处世态度不足以解释当前景况时,便获偏差。

    故,第一课:解释自己。第二课:说服自己。

     

    每个活着的人,

    真的,只有死了,才能有机会称出自己的斤两。

    那时候肉身已无意义,余下灵魂的重量。

     

    最值得琢磨的,

    仍是小偷的慷慨,

    歹徒的仁义,

    以及妓女的爱。

     

     

     

  • 2009-09-21

    不可名7 - [不可名]

     

     

    每个活着的人,都是既得利益者。

     

    最美的羞涩,永远在少男少女的

    左顾右盼间。

     

    所谓本能,不是别的,

    正是男女第一次四目相对的时刻。

    那里有本能的接近和本能的排斥。

     

    渐凉。我想我是喜爱秋天的。

    身上覆盖棉织物的感觉,足够让人在物理上安心了。

     

    无疾而终,是人最期待的告别方式。

    不管是生命,还是爱情。

    闭上眼睛,安然均匀地睡去。

     

    像去做新的梦,或是,

    告别一个很长的梦。

     

    回头时候,惟有感激。

    最后一个说出口的词汇,是enough.

     

    Enough.

     

    真诚爱你所爱,

    于是,任何时候终结,都enough.

     

    找一个一见钟情的人全然爱,

    找一个能宽容你的人一起生活。

    找一个自己一直陪伴自己。

     

    然而,越来越多人开始习惯,

    对陌生人说真话,对爱人说白色的假话。

    来获得无罪感。

    直到,

    陌生人成了爱人,爱人成了陌生人。

    直到,

    爱人都陌生,陌生人都爱。

     

    孤独,来自于自我对信仰的背叛。

    从前信的,仰的,而今不再信,不再仰。

    跨越自己制造的矛盾,

    然后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在告别与否定中成长,伤感又迅疾。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模糊的final self.

    我们的所有发问,不在问别人,是在问自己。

    为了恳求final self的确认。

     

    水恒久地滴在石头上

    它每一次溅起四射的样子,都是一出精彩表演。

    水需要一个恒久的观众。

    石头一直看着。

    它的凹陷是门票。

     

    所有新现象,都是历史的选择。

    新闻皆旧因。

     

    人们无止尽追逐金钱的原因是,

    当他们不知如何量化精神时,

    他们惟有转向去量化物质。

     

    商业真谛是,

    发现欲望、勾引欲望、利用欲望。

     

    若有一天,

    当中国的电视选秀也能选诗人。

    那就有点分量了。

     

    尊敬使你惭愧的人。

    因不够美好而羞耻,这力量便是良性的。

     

    死亡是别人都知道你睡了,

    而你不知道。

     

    小时候我总是害怕看别人睡着的样子。

    我需要靠观察他们身体的起伏,来确定他们是否仍有呼吸。

     

    生活上的问题,

    有人是实践家,有人是理论家。

    有人做了但不说。有人说了却做不到。

     

    另类人的奇异作为,

    是他们不愿同多数人定下的规范妥协。

     

    争论将带来伤害,真理是稀罕的。

    我们重复着错误的舞步,

    却也竟完成了一支舞。

     

    爱是一回事,

    得到是另一回事。

    解决这个疑惑的人们,将收获和平。

     

    其实并非由于遇上错的人,才让人觉得不幸福。

    最初以及最终的原因,

    大抵是,连自己都还没有找到。

     

    博尔赫斯说,语言本身就是一种文学传统。

    有理。

    那么我们讲话写作的时候,都该有点知觉。

     

    在平遥看摄影展,我转身时听到快门。

    看过去,那个男人背对着我。

    相机屏幕上是我的侧影,和我背后的他的摄影作品。

    他没有说什么,我也没有说什么。

     

    古城的住民,我看着你们的时候,是犹豫的。

    生于此,死于此。

    被这片土地上新来的异族人观看、利用、赏赐。

     

    时间会淡化国家性,留下种族性。

    保护文化象征,比保护主权更必要。

     

    我知道自己是喜欢一个人旅游的。

    除非身边是另一个自己。

     

    一辈子安定与一辈子流浪的区别,

    其实没有那么大。

    眼睛旅行、心旅行,都是旅行。

     

    正是因为没有永生,

    所以我们夸大过程的重要性。

    对于无法控制的东西——结果,

    我们习惯噤声。

     

    询问关于一些词汇的定义。

    比如生命。比如爱情。

    时而有答案,时而丧失答案。

     

    在我们因沉睡而安宁的时刻,

    时间在黑暗中赶路。

    它给我们一些不动声色的改变。

    而我一直不知道,我们的改变,

    发生在醒着的那些时刻,还是沉睡的那些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