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7-06

    20120706 - [不可名]

     

    001

    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表情负责。表情是皮囊的魂魄.

     

    002

    表达给可预见的观众也是一种投机。

     

    003

    所有的昨天都是应得的——我们值得那些过往。你经历了这一切,然后你接受了这一切,这就是你的韧性。现在你要做的是大步往前走,去观看寻找那些自由的可能性。当然如果你有些犹豫,小步也可以。

    若要决定——该交给命运的时候交给命运,该留给自己的时候留给自己。任何方向都有到达,我接受这答案,这答案就是我的目的地。

     

    004

    想象死亡带来的赦免感,是这个世界许多人活下去的原因。

     

    005

    人的脆弱,同时也是人的残忍。 健忘,然后,依然活着。也只有这样,只能这样——转过头,模糊过往的苦难,人们才得以生存。跨越千年的嘲笑并没有停止。人用生命的有限性作为盾牌,来捍卫死亡之后的那个世界。

    看不见成了一种清白。这清白,我们称之为希望。

     

    006

    也是一位旧人,大致说了这么一段话——或许再过个几十年,你会记得这段故事。 并不是它的结局,而是故事里最明亮而又失落的瞬间。 我们经历的这些年岁,甚至,生活本身,都可能是不真实的。  可你知道的——那些让你恍然的瞬间,都是真的。

     

    007

    要么猜拳和硬币,要么自己写下圣经。

     

    008

    还是要纯粹、要严肃。

    尽管戏谑早已浸透了我们的生活。

     

    009

    生活仍然是太快了,明天我们会忘了昨天最痛苦的事。

    新的涌来盖住旧的,人们哭一哭,却转头走了出去。

    我们都又笑了。可我们本该哭的。如果哭不出来,至少缄默不语。

    看见了就该背着,忘掉就是罪孽。

    如果是这样,我们都会完整地下地狱,没有人能上天堂。

     

     

     


  • 2012-01-21

    001 002 003 004 - [不可名]






     

    001

     

     

    雄性的暗角,满溢的脆弱。

    湿润的眼睛说,

    请允许我黯然。

     

    沉默的慈悲,吻一个晚祷的人。

    无条件注视,

    神圣而冷清的宽容。

     

    遗忘,幸运的疾病。

    轻巧的、不必回望的旅程。

    我们终究未能罹患——

    尘埃包裹双眼。 过慢的一秒。

     

    时间的皱纹,无间断夜行。

    耳畔有风,掠过旷远而模糊的言语。

    赶路是一种诉说,记忆响亮呼吸。

     

     

     

    2011.10

     

     

     

     

     

     

    002

     

    借我

     

     

    借我一个暮年,

    借我碎片,

    借我瞻前与顾后,

    借我执拗如少年。

    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

    借我可预知的险。

    借我悲怆的磊落,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借我一场秋啊,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2011.10

     

     

     

     

     

     

    003

     

     

    你说,如此度日,

    与死缓又有何分别。

    可每个人都是死缓。

    ——少年安慰你。

     

    一天最低落的时分,傍晚。

    白日下沉,

    生活如溺。

    冬的每场肃杀,都是难关。

    我于此,观看你于彼,

    衰颓,沉默,奄奄一息。

     

    句子与词语如鲠在喉,

    或许这是沉默之因。

    为何要练习衰亡,练习隔离?

    一生里永不逆行的人,

    究竟在哪一秒开始世故,

    不再无目的地奔跑与嬉戏?

    这笑声异常遥远,

    如前世的余音。

     

    告诉我,你是否可惜。

    什么话没说,什么梦仍愿做。

    若取风雅与完整,

    那些迟疑,我选择不记忆。

     

    衰落的尊严——理性的受难,该是哪一边?

    是厄运吗? 还是我无知的惊奇。

    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教徒,

    却在昨天的梦里,对着敞开大门的空旷教堂,

    怔然、流泪,不能止息。

     

     

     

    2011.11

     

     

     

     

     

    004

     

     

    徒劳的一年,沉默与发声并无不同。

    死亡传唤我们,

    往回走,回到干净,回到我。

     

    太多的人在年幼时自尽,

    然后换个样子苟活。

    我们羞于痛苦,因为总有更为痛苦的人。

     

    当小丑回忆过去,

    那些眼泪就是真的。

    然而,在你明白的那一刻,

    也会在眼前的模糊里,

    明白你过往所有的生活。

     

     

     

     

    2012.1

     

     

     

  • 2010-12-06

    20101205 bkm14 - [不可名]

     

     

     

     

     

    001

    周作人写——“信仰与梦,恋爱与死,也都是上好的麻醉。”

    人因为看见自己而清醒。然而又不能太清醒,这样会痛苦——于是我们去信去仰,我们发梦,我们爱,我们选择睡着。

     生命挺短的。若麻醉的剂量足,撑一撑也就过去了。

     

     

     

    002

    每个自然的样子,都值得一首诗。

    牛羊在满载的船上,孩子在天光下露出笑脸。

    没有什么是富余的,我们彼此存活,彼此侵占,再彼此宽慰。

     

     

     

     

    003

    当人们相信一种意识形态是正确的,是引向自由与光明的,那他们对意识形态中话语的不自觉的靠近与服从,也是必然的。

    最可怕的就是意识形态对语言习惯的改造。让人不会说人话,永远是一个民族的污点。

     

     

     

     

    004

    好好活着的动因,是在于防止自己一路活了下去。

    正因为人如此容易厌恶自己——所以人不停做一些事,去抵消对自己的厌恶。

    直到接受这些厌恶。

     

     

     

     

    005

    真正的注视是面无表情的。

    面无表情地相互注视,彼此成为前景,焦点在脑海里。

     

     

     

     

    006

    人类在出生后,就必须为同一物种的愚昧和贪婪买单。只要还有饥饿和贫穷,活着的人就是共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