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16

    琐记002 - [琐记]

     

     

    001

    每个人都放言,想做个自由人。可说完这句话的时刻,便不再自由。不着相大概才是自由。无所求,迎来的就相携相行。

     

    002

    求的终点便是失——你永远都不是上帝。人间的故事,经不起导演,经不起推敲,经不起假想和问讯。那些丢失掉的、错过的、因为微小的、琐碎的执念而放手的故事,尤其经不起回忆——尤其在你暮年后的,偶尔瞅见一只兔子的夜里。

     

    003

    两个防守队员,曾都冲入对方禁区,意欲拿下。可现在呢,他们还是在自己的后场里,穿着定下号码的战袍,在设定好的战局里,接受时间对体力心力的侵蚀,未及射门,便被换下场去。

    防守队员看到场边的电子号码牌,上面是自己的数字。他看了一眼球场,Farewell,我的小梦。

     

    004

    人生没有几次世界杯的,没有几个防守队员能遇上射门的机会。人们总是把这些未遂,当做谈资,说自己当年,差一点,就差了一点——成为一个有权傻笑、有权不顾的人。

     

     

     

  • 2010-06-12

    琐记001 - [琐记]

     

     

     

    001

    书和电影当然是最佳逃避。

    从来都没有圣人能够解决好自己的生活。

    所谓解决好的人,都是善于自欺、说服的人。

     

    002

    下班了在大堂遇到Z

    和她站在路边吹风,说说最近。

    提到一些事情的时候,开始以毫无内容的方式滔滔不绝。她抱了我。零散路人经过,纷纷投来目光。

    能被误会,也至少说明我和她还算般配。

     

    003

    时间就是这么被我们自以为是地用掉的。

    青春,这个矫情的语汇,正经历者对此无知。这个词经不起有知。有知时只能往回看了。

     

    004

    在一个灯光定向、空间有限的环境里,我说的是机舱,阅读是一种合适的事。只要不要遇到一个会一直同你说话的同伴,那只带一本书是不够的。在一次旅程中,解决一本书这件事,会给人安慰——说明这一次三万英尺的停留,并没有浪费生命。

     

    005

    我在冰箱里翻检橙子——我闭上眼睛捏它们每一个,这样触觉可以更敏锐一些。我找到最软的一个——这意味着它不那么新鲜了。这样我能确保家人不会吃到那一个。

     

    006

    收到译文社笑月赠的新书。《伪币制造者》和《地粮》。这个译本真好,文字干净舒服。原来我常念叨的“纳塔纳埃尔”成了“奈带奈蔼”。从今换个名。

    “有的,当不能再找得的时候,它的回忆即是一种渴。”

    “……其后,远航归来。

    沉寂的海岸——船在港中。

    平静的浪花上我们将看到

    沉睡的候鸟以及系缆的小艇——

    黄昏来向我们展开它庞大的

    静默而友情的海湾。

    ——如今已是万物安息的辰光。”

     

     

    如今已是万物安息的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