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0-20

    131019 - [世界]


    我重新拿起这支RICOH的时候,想起其中一个高对比黑白的模式。 我们开玩笑,叫它森山模式。

    Daido Moriyama的写作其实让我有些惊讶。

    一个使用画面感的作者,似乎不足以概括他。或者让我用另一种方式描述他: 一个厌食的厨师、 失明的歌者。

    一种低频的、无可无不可的气味。

    最近读另一位摄影师的写作,也惊讶。他写短篇小说十数年,攒着,尚未发表。
    他的故事散着一股滑稽又低落的调子。

    曝光会影响我的创造力。 他说。


    * 用长焦对准迎面走来的人群。世界在此刻被压缩了。人和人那么近,但其实又毫不相关。






  • 2013-10-18

    131017 - [世界]

     

    我有时候想到博尔赫斯在60岁后失明这件事。

    那时候他刚成为图书馆的馆长。

    他说上帝同时给了我书籍和黑夜,这真是一个巨大的玩笑。

     

    疾病有时候给人一种可能性。 一种让一个特别的人维持其特别的可能性。

    就像那句话,“命运总是压倒对善与恶的评价。”

     

    世界在那条未被选择的路里。 这解释了许多事物的区别。

  • 2013-10-16

    131016 - [世界]

     

    我在看一张老照片。

     

    在奶奶的眼睛里,我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

     

     

    骨血是一种信息,而非情绪。

     

    情绪是后天加上的。出于一些真真实实的相处。

     

     

    ————————————————

     

     

    有时,你在脸上看到一种新的表情。

    它不曾属于你。

     

    它带着那一刻对于过去的致意。

    以及对你曾遇见的人的致意。

     

    熟悉的面孔会托付表情。在同一张脸上,你们将重遇。

     

    多数人不明白这些瞬间背后的可能性。我也不明白。

    它们像是庞大运算后的结果。

    而结果是此,非彼。

    精确甚至狭窄。

    但这些瞬间将重新加入模糊而开阔的运算。

     

    直到下一个新的表情来临。

     

     

     

     

     

     

     

     

     

     

     

     

     

     

     

     

     

  • 2013-10-14

    回来 - [世界]

     

    让我主动选择一些速度。

    我不需要即时的反馈。 对,我想到过,沉默的评论比即刻的掌声更为精确。

    下一次,我觉得哪里不对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