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14

    20110214 to her - [故世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105036228.html

     

    高三语文老师约见面。

    我问她,你教课的风格还一样么?

    她说,其实你不知道我教高一高二的风格,你只知道高三风格。

    我说,可我能想象。

    我当然记得她。这个高考只剩两天,却催我把《往事并不如烟》看完的人,这个在我大学时候见我,催我多画画、多恋爱的人。她同我说, “一个自己不知如何仰望星空的人,是不能让少年们也仰望星空的。”

    坐下,先谈语文课本身。

    她说,语文课,应是思想、审美,然后才是知识。首先要有思想。在这个时代,如果语文课不做这样的事情,没有一门课能担起这件事。语文课一直在争论人文性、工具性,但实际上,语文课本该是轻盈的、审美的,但现在语文课必须要担起这些硬的思想。

    为什么必须要担?因为没有哲学课。所有思想都是硬的。而今的生活是那么疲软,撑不起生而为人的这一层。同孩子谈理想、谈心灵,实际上只是谈常识。可仅仅只是谈这些,孩子们的反应、成长,也成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

    要让孩子发光。要作一束光,让学生看到自己的影子。每个老师总有一些空间,在应试之外说一些东西。可惜的是,多数老师,也都被磨损了。他们按着今天教育的大方向,让孩子和自己都成为顺应制度的人。有一个优秀教师,教了一辈子,结果他说“学生很配合”。他闪闪发光,可是这些是他的。为什么孩子现在变得狭窄?这个体制先灭了老师,然后通过老师灭了学生。

    我们能指望什么?“在自己身上克服时代。”

    这次她刚送走一批小孩。送走的意思是分班。现在的孩子到高二上就要分班了。不像我们那时候,还能缓一学期再告别。

    最后一节课。上课时她突然问底下:“我们是不是很远?”

    孩子们不知该不该点头。其实,他们几乎不知道彼此的生活。比如昨晚回家吃了什么,放学坐了几路公车。家在几层,父母如何。

    “但也很近对吗?”这句话她没说出口。但她能感觉到的,有一些时刻,是会比父母还近的。

    她开始布置最后一次作业。一、二、三,一条条念过来,一边布置,一边就哭了。这些作业的批改者应是下一位老师了——这个班的孩子们,都被分入了其它班,她一个也教不到了。孩子们尚不知道。

    从初中毕业到现在,这一年半以来,心智层面,他们已经完全变样了。生命里最原初的那种单纯的、仅有阳光那一面已经终结了。给孩子清醒的同时,也给他们伤感。这是世故的代价。他们长出更多触角——表达悲哀的、对更多东西有担当的触角。他们成了能有更多面向的人,尽管,仍然只是孩子。

    她说,多数人还是会被社会拉回去。社会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人不受影响都好难。可我也同她讨论,觉得开过窍的孩子是回不去的。他们无法再回到最原初的状态了——诚心诚意相信现有制度,以一种过分的、被动员的热情。如果遇到阻力,要妥协,至少是无奈的。不是一脸谄笑的。

    在上一批送掉的高三学生里,她问一个孩子,你几分啊?学生说,你别问我,这一年其实我完全变了,你改变了我的生活,改变了我对世界的认识。考几分真的不重要了。另外,以后我想做老师,真的。

    她说,“理想一定不是在眼前的东西。”

    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她了。我时常想起的人并不多,她算其中一个。顽固的一个。听说她其实并不那么顺遂,我从不问。她也不问我的事,除非我说。我们缺少太多彼此的细节——那些并不熟悉我们的人,或许知道更多。他们天天看见我们,知道我们穿了什么,几点到了单位,神色是轻松还是凝重。“我们是不是很远?”我一样想问问她,如同她问那些学生一样。

    我对一些人从来都无法游刃有余。甚至比遇见陌生人还笨拙。我想说好第一句话,也想说好最后一句话。我想有温和的开始和有余味的结局,可我一次都没有做到。每一次都是过轻或过重的拥抱。不知转身后是否要看她一眼,还是装作轻松,不再回头。或许因为在意,一在意就不知如何是好。我从来就以为自己神经大条,可在这些人身上,我低估了我自己。

    “但也很近对吗?”告别的时候,我想用她的话来问问她。当然,我这种没用的人,这种话一样是说不出口的。她很酷,穿着单薄的衣服,一转身就走了。我也只能转身迈步,用动作消解情绪。

     

     

     

     

     

     

    分享到:

    评论

  • 高中,好的老师真的太重要了
  • 恩,那些并不熟悉我们的人知道更多。但我们彼此知道的也无非是对方的回声罢了。

    所有精神活动本质上只存在于“我”和上帝之间,我们是各自平行宇宙中通过虫洞连接的同行者。偶尔的惊鸿一瞥,只为了消解太久和上帝相处所产生的无聊和寂寞。
  • 我记得我的一位高中老师,一次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去找她,明明觉得不应该麻烦太多老师的事,但是老师做了详细的评述给我。
    那个时候,我真正把老师,作为了以后职业的考虑。
    现在读的不是师范类,高考分数不够呀呵。
    但是会在考研的时候努力。
    在加油中。
  • 这才是好老师啊。。。“教育,就是种下一粒种子。。。”
  • 一遍一遍,想起我的语文老师,那么真,那么真,感动!感激!感谢!
  • 这语文老师是我成长的榜样,我希望我可以!
  • huiyi
  • 正在读高中。
    看了这篇文章之后感悟良多。
    现在老师的确磨损的厉害,一切只能靠自己把握。
    我想要活得像我。
  • 这样的老师真好,平时在学校里老师都只在乎我们的分数!
  • 好的老师,带给我们的能受用一生,也让我们感动一生
  • 高中?淡淡的纯
  • 想起我的高中语文老师,总是忘记拉裙子拉链,但身上有香香的味道,会因为睡午觉而迟到。呵呵。
  • 管老师吧?我也想她了~~~~
  • 也想念我们的语文老师
  • 感动ing……
  • 一生中就应该要遇到了这样的老师,才算是完整呀,可是很难,我庆幸我也有一位。
  • 我们高三时的语文老师是我们班主任,酷感十足,人称姚哥,生活也因他变得有意思,是他经常帮我们在那些难熬的日子里松松箍在头上的高考缚圈,还是很怀念呢
  • 和我的老师一样——晚自习会给我一本南怀瑾的书的老师!
  • 高三的时候转学,也遇见一个很有内涵的语文老师,但他同时也是很有城府的人,所以一直都不是很喜欢他。但事实上,他也教了我很多。有时候又常常会想,如果当初愿意多接触他,是不是能得到更多?而如今,已来不及多想了,只希望,以后的日子,还能遇到能够指引我前进的人。
  • 我以前的语文老师也是个颇有个性的中年大叔。

    对我的影响也蛮大的。很幸运。
  • 小纯,真好..
  • 这样的老师多好
    不会只告诉你拿分技巧
  • 语文课~~好亲切啊,记得我的每一位语文老师 ,感慨语文带给我的所有。。。。。。
  • 语文课~~好亲切啊,记得我的每一位语文老师 ,感概语文带给我的多有。。。。。。
  • 我也想有这样一位老师 唉!
  • 呵呵,不知不觉想起了自己的语文老师。

    初中语文老师大大咧咧,每天让我们背诵一首唐诗或者宋词,现在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也许还能记住一半吧!

    高中语文老师能有六十岁了,上课很少按照课本上的内容给我们讲课,倒是经常让我们听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也给我们听迈克尔杰克逊。

    很幸运,中学能碰到这两个老师。
  • 很好呀。。要是 我曾经的 高三语文老师 是这样的人,那就很好啦。
  • 文字很好,加油啊
  •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