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4-14

    20110414 关于电影《质数的孤独》 - [关于电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119253411.html

     

    几个月前的一个周末傍晚,小莲打电话召唤我去同济看《质数的孤独》放映,说是女主角到现场,威尼斯电影节的主席也来。那老头力推这片。

    那天我在早晨就决定了当天不出门,所以坚持决定不去看了。

    结果小莲回来跟我说,不去可惜哦,挺好看的。 

    上个月的一天,看到夏布洛尔咖啡馆晚上搞放映,就过去了。我每次在外面看的时候总是比家里看认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家里环境太熟悉,而在外面我容易旁观到我自己——自己和身处场所的关系,自己和幕布的关系,自己和放映时刻的关系。像是另一个人。

    另外,我在家里有选择性快进的恶习——有的纪录片,用两倍速播出。这样做,除了损失了声音,其余是没有损失的。照看不误。多数人的阅读速度完全跟的上字幕两倍速的速度。老实人就别快进了,一定特别慌张。

    看完回来的第二天,跟小学的好朋友聊天。她应该算是我小学里最好的朋友吧。直到多年后我再次在聚会上遇见她,才知道她用了和我一样的英文名,也叫Sharon。

    某一次我去北大找她,大夏天,在南门后边的路上走了很久。很久没见,却聊了一些和别人不常聊的东西。那些我自己也讲不明白、想不明白的东西。

    我和她生命的连接肯定是有断层的。我们在童年相遇过,在人群里靠近了。然后我们散失多年,重新遇到,中间间隔了许多不曾重合的人生。可与她的重遇让我感到特别——我们身上还是渗着童年的特质。如果把我们放在同一个十字路口,她的选择很可能就是我的选择。

    我们只是被命运抛掷的人,吃惊地被抛向不同的方向。说实在的,我赞同她人生里的许多选择,尽管我到不了那个路口。奇怪的是,两个人身上最本质的东西,好像是童年就这么定下来的。就像我眼中的《质数的孤独》——童年是对一生的某种符咒。在幼年的那一场告别之后,这两个靠得很近,却又因为轨迹不同无法相约的质数,差点成了一辈子的陌生人。

    同她聊完,我写了一篇不算影评的感想。我也没觉得这片子有多牛逼,但至少是有好几处击中我的地方,值得一说。

    一直没贴博客,今天贴一下。

     

     

    《是不是一样难》

     

    “他没有跟你说有个妹妹?”

    “没有……”

    “那他跟你说他要去德国了吗,也没有对吗?”

    “……有……他说了。”

    “没有说,对吗。”

     

      

    这才是生活。

    只要你看到人们在微笑,就能认定他们活得和煦,平安无忧吗?

    每个人都有一层皮囊之下的、谁都无法看清的生活,连自己都不行。

    当然,你可以不意识到那些,那些生来就要求你背着的,你的家乡、你的父母、你的残疾、你四肢的长相、你先天的智力。

    这些,以及抵抗这些,成了你后来的命运。

    你表皮下的表情,以及独处的那段时间,才是你真正的模样。人的孤独在于你可以用新人替换老人,但没有人能替换你自己。

    你可以选择改变这些。你可以背井离乡,不提起你有什么样的亲人,隐瞒你儿时不可饶恕的过错。你不会同亲密的人讲起你过去的某个故事,就像影片里的Mattia,不会同Alice说,在他小时候,曾把智力有缺陷的妹妹留在公园,并在一个下雨的夜里永远丢失了她。

    没有多少人有勇气把这些生活表象下的东西扯出来。有能力扯出这一层的人,不管是通过文字、影像,我都愿意表达我的尊敬。

    Mattia再来找到Alice的时候,在一片慌乱中,Alice在半分钟之内调整到“可以见人”的状态。一打开门,Mattia连好久不见之类的话都没有说,却是问了一句:洗手间在哪儿。

    现实就是这样的对吧?见面前积累了许多情绪,见面后反而说的是这种话。人们可以脸贴着脸,在耳边说一些互相安慰的话。人用物理上的靠近来掩饰孤独。最需要彼此面对的两个人,是没有办法彼此面对的。

    就算11+13=24又怎样?我们都是质数。背着各不相同的宿命遇上了。我们以为11和13有个共同点是1,可这毕竟是两个数。

    片子里的许多镜头的配乐都是间离的。就像雪天、雨天,大风天,用的不是现场音,用的仍是那个女孩派对里的电子乐。听觉在这个时候盖过视觉。听觉环境进入了视觉的环境。不知为何,这好像更接近内心的样子。

    说句题外话,这些天走在路上的时候,耳机里放的是宗教的合唱团唱诵。听觉盖过了路上的所有样子,我很珍惜这些恍神。

    可控制的蒙蔽、自愿的蒙蔽,是自造出来的另一种生活。

    活着难还是不活难?

    杀一个人难还是不去杀一个人难?

    是不是一样难。

      

     

    另外,听说最近这本《质数的孤独》小说卖的很好(电影就是根据书改编来的)。看来上海译文社的营销做得真不错。我还没看,目前还不打算看。

    很多人写文章说喜欢,乔纳森却写了一篇东西来批判这小说。 这都挺好的。对于文艺作品来说,成为一个阶段热点在于有人争论。没人争论代表没有人介意,不介意它好,也不介意它差。对于书商或者片商来说,最担心的就是这样。但对于作者来说,当他交出作品的一刻,就已经完成了他该做的。


    最后,我由衷地希望你们都能快乐。就算孤独,也要以孤独为快乐。因为相对于那些真正承担起不公和苦难的人,我们的情绪都太微不足道了——我们早就失去了忧伤的资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首先进来就被这个背景音乐吸引住了.!我想说能否把这个段音乐的链接发给我邮箱 或者说把这段钢琴曲的名字发给我.!谢谢了
  • 你一直以来那些由衷的呼告 让我学会了许多
    我希望自己可以跳出自哀自怜 不再飘忽和感性
    用最安定的心态迎接高三 时刻清醒

    小纯 很久没看到你的新照片了 最近好吗
  • “对于作者来说,当他交出作品的一刻,就已经完成了他该做的”
    同意!你也完成了你该做的,哈
  • 这么说我也要去买本来读。之前摸过四五次了,觉得封面挺好看,一直忍住没买。
  • 我最近也和最好的朋友聊了一下午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呀。
  • 你的字句同样也击中了我的某个地方
    话说,当你的背景音乐放完的时候真好看完了你的文章,真巧
    回复NASa说:
    :)
    2011-04-15 17:08:47
  • 你的字句同样也击中了我的某个地方
    话说,当你的背景音乐放完的时候真好看完了你的文章,真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