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21

    001 002 003 004 - [不可名]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188658573.html






     

    001

     

     

    雄性的暗角,满溢的脆弱。

    湿润的眼睛说,

    请允许我黯然。

     

    沉默的慈悲,吻一个晚祷的人。

    无条件注视,

    神圣而冷清的宽容。

     

    遗忘,幸运的疾病。

    轻巧的、不必回望的旅程。

    我们终究未能罹患——

    尘埃包裹双眼。 过慢的一秒。

     

    时间的皱纹,无间断夜行。

    耳畔有风,掠过旷远而模糊的言语。

    赶路是一种诉说,记忆响亮呼吸。

     

     

     

    2011.10

     

     

     

     

     

     

    002

     

    借我

     

     

    借我一个暮年,

    借我碎片,

    借我瞻前与顾后,

    借我执拗如少年。

    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

    借我可预知的险。

    借我悲怆的磊落,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借我一场秋啊,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2011.10

     

     

     

     

     

     

    003

     

     

    你说,如此度日,

    与死缓又有何分别。

    可每个人都是死缓。

    ——少年安慰你。

     

    一天最低落的时分,傍晚。

    白日下沉,

    生活如溺。

    冬的每场肃杀,都是难关。

    我于此,观看你于彼,

    衰颓,沉默,奄奄一息。

     

    句子与词语如鲠在喉,

    或许这是沉默之因。

    为何要练习衰亡,练习隔离?

    一生里永不逆行的人,

    究竟在哪一秒开始世故,

    不再无目的地奔跑与嬉戏?

    这笑声异常遥远,

    如前世的余音。

     

    告诉我,你是否可惜。

    什么话没说,什么梦仍愿做。

    若取风雅与完整,

    那些迟疑,我选择不记忆。

     

    衰落的尊严——理性的受难,该是哪一边?

    是厄运吗? 还是我无知的惊奇。

    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教徒,

    却在昨天的梦里,对着敞开大门的空旷教堂,

    怔然、流泪,不能止息。

     

     

     

    2011.11

     

     

     

     

     

    004

     

     

    徒劳的一年,沉默与发声并无不同。

    死亡传唤我们,

    往回走,回到干净,回到我。

     

    太多的人在年幼时自尽,

    然后换个样子苟活。

    我们羞于痛苦,因为总有更为痛苦的人。

     

    当小丑回忆过去,

    那些眼泪就是真的。

    然而,在你明白的那一刻,

    也会在眼前的模糊里,

    明白你过往所有的生活。

     

     

     

     

    2012.1

     

     

     

    分享到:

    评论

  • 嗯 很喜欢你懂文风
  • 人生就是如此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件事
  • 如果能在几年前能看到这篇文章就更好了
  • 说的 太对了
  • 沉默与发声并无不同。
    樂在無趣之物的反復。
  • 看到你的更新,真的说不出的高兴,不忍卒读的感觉
  • 亲爱的小纯 什么时候出《纯2》?还有一个问题。失态之后该怎么办?虽然看你的博客后会平静会有力量,但是毕竟是做了蠢事,有没有好点的办法?thx.
  • 写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