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0-23

    131022 - [世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236166784.html

     

    我是一个抬着头游泳的奇怪的人。

    当然这么做的最大的原因是:我不太会换气。

     

    但不管我在上海,还是在纽约。总有一些中年阿姨会说,来来,告诉我怎么抬头游,看你游得很轻松呢。

    我说我不轻松啊。 抬头游很累的。 不过对我来说换气更累,那就这样了。

     

    阿姨们很失望,不过还是接受了我的说法,并目送我抬头游走。

     

    抬头游有一个问题,就是老被隔壁自由泳的人泼一脸水。

    因为不用换气,所以,我抬头游的时候相当于我一直在。。换气。

    我得关注左边右边的人是否以自由泳的姿势前来,以避免被泼一脸并喝几口的剧情。

     

    如果发生了,就只能默默地念一声fxxx off然后继续。

     

    于是我情愿和一个骨瘦如柴在水里默默跳操的日裔老太太分享一个泳道,也不要和一个勇往直前的自由泳小青年挨着游。

    游个泳不容易啊。 

    不过纽约的泳池具有身体的多样性。这一点算是风景。

    有一天,我游完泳,在吹头发。从镜子里我看到一个老年妇女的身体。她的背松了,胸部曾经的填充物上,盖着下坠的皮。

    可是很奇怪,这些堆叠,有一种吕西安 弗洛伊德油画里的质感。 有肌理感、物质的世故感。

    皮只是换了一个样子搭在人的骨头上罢了。我没有觉得这比泳池里饱满的、在透明天顶下闪光的年轻男孩的身体难看。

     

    有时候我会同情一个人在衰老进程里的脆弱。这是心理的范畴。

    就像你眼睁睁看这一个人的希望在一点点丢失。

    保持好奇的希望(某种意义上这是保持自我意识里狂傲的希望)、可以失败的希望、爱一个人的希望。

     

    我看着她,想自己的50年以后。我希望我在渐渐丢失这些的时候,我还能懂我。这事情不能靠别人。别人的同情,总有差错。

    人的皮有顶峰。有顶峰是一件尴尬的事,因为前路后路,都是下坡路。

    我宁愿没有顶峰。

     

    想起一句话,大意是:在一场预先就知道会失败的战役里,人要对自己的尊严表示敬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或者微博inthemorning
  • hi 小纯,我是jimmylee,这周末去纽约,27号下午有空没?加我微信lichen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