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1-22

    140121 - [世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252691210.html

     

     

    我的楼都是落地窗,对面的楼也是。
    我的楼的落地窗都是茶色玻璃,对面的楼是透明玻璃。
     
    他们看不太清我们。 我们看他们却过于清楚,在阳光不强烈的时候。或者夜晚。
     
    大概是十二楼,有一个男人会在每天十点整拉起百叶帘,站在窗前对着一枚镜子剃须。他作息严谨,几乎和康德的散步一样准时。
     
    有一个房间,只在周五晚有人。 屋子里只有红色的光源。深红深红,没有动静。
     
    还有一个场景,我曾向人说起。一个男人,穿着西装,在昏暗的起居室里拉了很久的小提琴。只有一位观众,坐在沙发里。但我看不清他的脸。
     
    对于我们这幢楼的观众来说,对面的人们,穿得很慷慨。有一次路口发生车祸,巨响。他们更为慷慨地站到了窗边,像一排橱窗里等待更衣的模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