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1-24

    140123 - [世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253177649.html

     

     

     

     

     
     
    这一年来,新友旧识疏于候问。  我试图转向一种专注一些的生活,而不是任其分解于碎片的陈列。我也希望生活的读者都是能读愿读的人,而不是每个人都是每个人的匆匆过客。
    <一代宗师>里,我记得的不多,但有一句,当时听来俗气,却记住了。宫二在多年以后说:"叶先生,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  真要说原因,记住的大致是那份不轻易。  在这个年代,放弃轻易比接受轻易难一点,正如在自己身上克服时代 比成为时代的造物 也要难一点。 
     
    说了这么多,好像什么也没说。
     
    回想去年的谈话,有一句我还记得--每个人都可以拍出至少一张大师级别的照片,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拍出一整组大师级别的照片。这是偶然和蓄谋的区别;也是文艺爱好者和真正创作者的区别。
     
    如今都是这样,这个时代的气质就是这样——大家发挥着世俗生活里剩余的文艺热情,为的是拍一张照片,唱一首歌。然后转向下一个。
    大众如此,无可厚非,精神毕竟存有些微寄托。但创作者要万分小心。
     
    我喜欢某些人烧掉从前的作品的态度。我喜欢他们的知觉。他们知觉有一些东西不在命里。这不是否认而是大确认。
    不抱小期望,抱大期望。大期望不会马上有结果。 而大确认,其实也不会有结果。 
    它们永远在你的头顶高一点的地方。不会降落。
     
    祝大家新年平安,精神富足。 我会知道照顾自己,也请大家不要牵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