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3-05

    140304 - [世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263191396.html

     

     

     

    一定有很多东西lost in translation. 如果你对交流有所要求。
     
    人的交流里,最终的不可到达性, 在那里放大了。
     
    然而意识到这一点--永不可到达,就也意识到那个界限。然后你在界限里找那个微小的部分。 用碎片解释整体,也用整体辨认碎片。
     
    用一个隐喻解释另一个隐喻,好过说蓝色就是blue。解释是一个事件,它不是定理。
     
    你给自己的表达留出可能性,精确传递那个模糊的部分。 接受者,继而在模糊里找到那份有限却可贵的认出的ziyou。  [zi己的zi,you来的you。 博客大巴的审查都这样了?]
     
     
     
    有一天下午,一个朋友念了一页书。 那一整页是关于什么是蓝色。 书中从初夏的天空描述到深夜的大海,某种叶片的筋脉或是记忆里一个傍晚楼房里的气息。数不清的模糊的指向,都名叫蓝色。
     
    自此之后而我再也无法精确描述蓝色。但我或许有可能认出它,像认出一个秘密。
     
    诗歌 画 音乐 电影, 好的那种,都已经冥冥存在了,或许说可能存在了。
     
    所有艺术都有它们自己的命运。 它们会成为它们该成为的那种 诗歌 画 音乐 和电影。
     
    你要做的是发现他们,打开这个盒子。 摘录下它们在微尘众里的轨迹。 尽你所能。
     
    会有一个声音,告诉你你做的是对的。这是你的秘密。保护好你的秘密。
     
     
     
     
     
     
     
     
     
     
     
     
    分享到:

    评论

  • 保护好各自秘密,终有一天会发现,自己做的是对的。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