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4-25

    140424 - [世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270340577.html

     

     

     

    Daily quote:

    The future is inevitable and precise, but it may not occur. God lurks in the gaps.

     

    这句话是来自于Borges。

    我记得曹然推荐我读他。 所以我要谢谢曹然。

     

    我没有带关于他的书来纽约。 显然我移情别恋了死了的德国人。 但在上海我曾常常翻翻,所以不陌生。

     

    我逐渐丧失了阅读诗歌的能力。我觉得那真的需要一点儿荷尔蒙。所以我很佩服中年后还能读诗的人。

     

    我是不行了。我陆陆续续只能读读这种bitter的,比如:

    Time forks perpetually toward innumerable futures. In one of them I am your enemy.

     

    怎么说呢,诗歌总是年轻人的事。过于直接的语辞,是为荷尔蒙的挽歌。

    除非调子足够暗,足够无。这样诗歌才可以得到寄存,因其无理由而丧失消亡的理由。这是为什么衰落能得到永生。

     

    拍片的时候,心里记得一句话。

    Reality is not always probable, or likely.

     

    也是他的。

     

    年少时候读的句子,在它们该出现的时候,它们会出现一下。

     

    或者你遇到个新朋友,不管他说什么鸟语,你们如果能谈谈Borges或者Pessoa, 或许能找到一个交谈的支点。

     

    或许你们都已经无法再读诗歌了。但你在身前身后看到许多河流。它们流向无数居所。 你认出的过往,是你弃绝的过往。 而真正的交谈,只可能发生在某时某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