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10

    140509 - [琐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271570476.html

     

     

     

    1. 一个朋友说,他以后的墓志铭,准备写这样一句:

    One day at a time.

    我说:这句不错。

    他说:Then come visit my grave one day and laugh.

    我说:All right. One laugh at a time.

     

    2. 记得住的好看,和性离得很远。

     

    3. 对我来说,有一种友人,是不管谁先走,你写他的悼词他不会尴尬,他写你的悼词你不会尴尬的人。

    悼词很难写。 死是无法计量的沉重的尘土。

     

    4. 看雅思贝尔斯和海德格尔的通信节录,看得感动。 学者之间的冷静与真诚。

    人应该葆有这样的交流,使得你们成为这个世界上少有的能互相理解的人,并能尊为对手的人。

    其他的事情不必在意。

     

    5. 对面的楼里一个姑娘,已经totally naked坐在窗边两天了。 她偶尔站起来,身体很美。

    或许过去的冬天太久了。 或许我低估了纽约人民的慷慨。

     

     

    6. 走路时听广播,听到host说他看过一个日本电影,内容是:一个人死了以后,会被一个鉴定小组访问,然后你谈论你一生的故事,他们最终会选择你一生里最重要的一个时刻,然后你被允许回到那个时刻里,并在那个瞬间得到永生。

    这个电影是什么? 我喜欢这个概念。

    我想起一个朋友所说: 什么是好的关系? 你回想起来,这个关系里有几个好的时刻,就算是好的关系了。

    是,只要几个高一点的时刻,不庸常的时刻。高一点,少一点。敲在心脏上重一点。

    这样的话,死的时候,不会给鉴定小组太添麻烦。

     

     

    7. 我很高兴我只有26岁,也总是在想自己怎么只有26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40508 2014-05-10

    评论

  • 偶然间想起自己还有个好久没有管理的博客,登陆后又看到好久没有联系的小纯。

    原来这些年来你一直坚持写作,原来你去了美国读研,原来我们同龄。

    没什么哈,只是想来轻声问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