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30

    140630 - [关于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271726875.html

     

     

    读到海德格尔的研究文章,有几点很有意思,

     

     

    1. 谈海德格尔对希腊思想进行语言上的重新阐释。

    比如,“思想” 成了 “回忆” (“曾在者”总在历史性的思想中“到达”,“最古最老的东西”总在历史性的思想中“重演”或“回复”。)

     

    2. 我们老是把philosophia,哲学,从词源上解读成爱智慧。

    但是,如果回到赫拉克利特时代,phileia,不是刻意的追求,而是“应合”,“契合”。

    sophos,还不是后世理解的“智慧”,而是“一切存在者在存在中”。

    然后到了智者时代,因为论辩盛行,sophos被当作一个论辩对象,成为人们追求的“智慧”,才有了“爱智之学”。

     

    思想(noein),应译为 “颖悟” ,既而“照管”,它们都不是主体的对象行为,而是非意欲的接纳、归属、期待、应合。如巴门尼德的“思想”,是一种把人吸纳入其中的原始的存在境界。

     

    3. 据海德格尔的考证,巴门尼德是用estin, eon, einai等多个动词以及分词形式表示“存在”的。这些词语有希腊的eimi原始词根的意义,即“生命”,“涌现”,“逗留”。

    如此,前苏格拉底的思想家们的“基本词语”都不是名词性的,而是动词性的。

    比如, “理性”“言语”“规律”, 为 “聚集”。

    “命运”, 为“遣送”“命运的发送”。

    “自然”,是“涌现”。

    “真理”,是 “解蔽”“无蔽”。“显-隐”之运作。

     

    从“思想”走向“哲学”,是从动词走向名词,是一种脱落。

     

    这里我开始有一点了解,为何海德格尔后期称如今人们的哲学尝试是“一种模仿性的复兴及其变种”。 他为何要回溯希腊的语言? “重获语言和词语的未受损害的命名力量”。这是高尚的。

    “语言之说在先,人之言说(诗与思)只是“应合”语言之说而已。”

    我这里再把前几天读书笔记里的一段话提出来:

    “说话者并非人,而是语言。人只有当命运使然而回答语言时才说话。”

     

    去年夏天,在采访的时候,谈到一段话,“人是传信者,从消息而来,然后向消息走去。”  这段其实不错,目前没有放进片子。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40527 2014-06-30
    140629 2014-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