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30

    140527 - [世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271726950.html

     

     

    (前段时间写的 现在贴上来)

     

     

    复旦今天109周年了。

    100周年的时候,我们这一届本科生刚进学校,那一年,复旦开始执行新制度--第一年不进本专业,全部修公选课和人文基础课。

    我觉得这个制度是好的。

    如果重新选专业,我应该会读哲学或历史系。新闻系太实用了。太实用的东西,本科并不必碰。

    先无用,再有用。 先问人的目的,再谈如何为人。

     

    不过,没有关系,我并没有给自己的学生阶段设下界限。 如果可以,我愿意再读下去。 读更“无用”的东西。

    我听过一句忠告,你可以一辈子做学生,但不要有学生腔。 我会记得。

     

    我还是想念复旦的。或许以后回去读博。如果没有牵绊。

     

    我还记得九年前那张照片。 绿色短袖,牛仔裙,头发很长,束起来。我站在复旦校门前,笑得像一个游客。那时心里的担忧,没有一样是今天的担忧。该辜负的早辜负了,不辜负的--活着,学习,做事,成为自己,成为人--做的不够,还在路上。

     

    大四那年。我当时在想是出国还是去电视台。 还好,在大师栏目的三年,做过的功课,也等于一个研究生。 两年前离开,出来看看,好像不早不晚。

     

    如果我已经经过,我会把这已经经过的,当作是最好。

     

    有时候时间是一个略有荒诞的标尺。今天和一个朋友讨论,从远古到现在,所有空气里的信息并没有消失,只是换个方式继续存在。 从一种尘土到另一种尘土。你呼吸的空气,也曾是亚里士多德呼吸过的空气,当然,也是希特勒呼吸过的空气。

    人会死,但组成人的这些信息不会消失。

     

    年龄也是一个刻度不匀的标尺。我经历过的生命依然少得可怜,而我刚意识到的这九年,现在的我和那个校门前18岁女孩之间的九年,不是时间,而是我和我自己之间走过的距离。就像光年是光走过的距离。

     

    刚才我在23街过马路,往西看,日落还是那么好看。我停在路的中央,拿起手机拍了下来。

    每一场日落都像第一场日落。

    每一场日落就是第一场日落。

     

    感受到那一刻的时候,时间压缩了。我几乎可以想起每一个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40630 2014-06-30
    140629 2014-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