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1

    2 - [走神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39693268.html

    9cm1cm

     

    之前说起暗恋。

    说是太浓便沉默,

    浅浅说出但无妨。

     

    既然要说出口,

    最佳策略,

    就如两个未曾吻过的人,

    相距10cm

    然后一方接近9cm

    给对方1cm的选择权。

     

    1cm是在一念之间的,

    是对求爱的回答。

    不然如果1cm都没留,

    就算吻了,也不那么完美。

     

    表白亦然。

    记得给对方留些气口。

    因为表白这件事,

    其实并不是感情的发端,

    它只是暗恋的结尾。

     

    求爱的动作,

    是完成那剩下的1%

    99%,已经在两个人的心里了。

     

     

    金钱

     

    金钱于我们的作用,

    是给了我们物质选择的自由,

    从而给精神松绑。

    让我们不要在物质选择的犹豫中,

    错过本该留给心灵的时光。

     

    “上海人在格算不合算中耗尽了一生的聪明才智”

    这些聪明才智,

    若留给让你丰满有趣的东西,多好。

     

    说到底,钱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因为我们终究会发觉,

    任何金钱能解决的事,

    再大的事,

    也是小事。

     

     

    一世一眼

     

    珍惜与你一起渡过一长段时间的人,

    即使不相熟。

     

    你们这辈子认识这么久,

    上辈子一定有了很多牵扯,

    才能在这次的人世一遭中,

    见证彼此的生命。

     

    若是还没熟起来,

    这辈子,应是还尽了以前欠下的缘了。

    下辈子,就不用再见了。

     

    你读到我的这些字,

    亦是因为我上辈子

    多看了你

    一眼。

     

     

    他的凤凰两三天

     

    凤凰古城,

    唯一一次坐在咖啡馆里。

    虽然兜里只有一张红钞票了,

    但他决定在这个下午对自己好一点。

     

    怎想到会重遇

    那个在阳朔买了他墨镜的凤凰县男子。

    他在阳朔打了几天工,

    为了换点旅费继续往西。

     

    他推开门。

    呀,怎么是你。

    世界其实就是他和他那么小。

    时间也不过就是喝完咖啡

    和交换墨镜之间的距离。

     

    他邀他到凤凰家中借住,

    家中又遇到上午凤凰小学野地踢球的青年。

    于是,在凤凰的那几天,

    他除了晒太阳之外,

    还参加了可能不会有第二次的

    “凤凰县足球联赛”,

    他所在的临时球队,

    也有第二名。

     

    几年后,他打给他。

    手机接起,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噢,他换号码了。

    google他的名字,

    仍然,凤凰中学,做老师。

     

    正确的那个号码,

    似乎也不必刻意去找了。

    找到又如何呢。

    他只需要知道,

    还在那里,

    就好。

     

     

    太美丽

     

    太美丽的人,

    总有些可悲。

    有多少光阴,

    静溺在池水中,

    顾影自怜。

    一不小心,

    一生,流过。

     

    太美丽的人,

    必有很多躲不掉的,

    捷径与事故。

    生命之于他们,

    注定不平静。

    若夏花难留,

    那么,

    他们在最美丽的时刻死去,

    我们是否也应该,

    感念上帝的安排。

     

    若他们打翻池水,

    隐匿在芸芸中,

    则其内心一定足够辽远,

    才能供其美丽在第二个世界里汹涌着。

    藏起美丽,

    似乎很渎职。

    然而不藏,

    似乎犯罪。

     

     

    不相往来

     

    前些日子与M聊起

    有些感情真的很短命

    也许是几天

    或是

    几瞬间

     

    然后

    便老死不相往来

    算是为这如此的短命

    感到抱歉

     

    你们仍会遇见

    但你却知

    真是

    不相往来了

     

     

    跨界

     

    谭盾和于丹在大剧院录一期对谈节目。

     

    谭盾自是推销自己的‘有机音乐’,

    生发出一个新名词,'organic music'.

    回归自然声音,经人工之手再度呈现,

    不管是拿来主义,还是投机,或者讨巧,

    他也总算是个人到中年仍有好奇心的人。

     

    于丹披着古典文学的外衣而来,

    继续塑造布道者的形象。

    于丹老师记忆能力佳,甩出长段的背诵,

    把谭盾同学压得只剩低头憨笑。

     

    跨界对谈最怕就是气场不合。

    各说各话,无交锋无承接,

    铺陈各自的专业。

    表面热闹地完成,

    内里的孤独,明晃晃。

     

    一般来说,

    健谈者是善良的。

    他们用语音填补句号与句号间的空隙,

    防止大家听到空气的声音。

    然而,对着明知道不能驾驭其内容的听者健谈,

    健谈者是傲慢的。

     

    傲慢是,

    讲述者选择性孤独,

    听者被迫孤独。

     

     

    穿衣与表达

     

    买入一件衣服时,是买入一种表达。

    很多时候我们会买入额外表达,

    毕竟我们买入的不是古旧时候的纯色布匹。

     

    有很多人,表达了这种额外表达,

    亦不自知。

    比如在不想性感的时候性感了,

    在不想邋遢的时候邋遢了。

    这种不自知,

    遇上好景况,那叫随性;

    遇上坏时辰,那叫事故。

     

    喜欢黑、白、灰的人,

    是躲避可能出现的额外表达。

    于是 安全、素淡、无扰。

     

    God has given us one face, but we make it another.

    穿衣、化妆、讲话,都是态度表达的一种。

    若不能有让观者、听者感到适意的觉悟,

    那还不如不化、不打扮,以及,不说话。

     

    因为我们无法拥有梭罗同志等人的觉悟,

    住进瓦尔登湖边的小木屋里。

    或是披张兽皮,把衣服只是当做保持体温的工具。

    从而更专注于观照自己的内心。

     

    我们总是看与被看,

    我们是在城市里。

    知道自己在表达什么,

    是自知之明,也是与人为善。

     

     

    被消费

     

    让我们谈谈男人们如何在上两年被好好消费了一次。

     

    好男儿中终轮到男子被一字排开,

    被评论被选择被派遣

    装成另一个女人们构想中的男子。

     

    作为一个出色的被消费品。

    要多才多艺,

    要聪明有趣,

    要适当多言,

    适当沉默,

    不能太肥,不能太瘦。

    (若有才到令人发指,身型可略)

     

    这哪是单纯选秀,

    这是女权者们的阳谋及窃笑的盛宴。

     

    真正的平等与真正的女权主义革命,要解放的不只是妇女。

    而是性的表达形式与社会性别的束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7 2009-05-21
    16 2009-05-21
    15 2009-05-21
    14 2009-05-21
    13 200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