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1

    3 - [走神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39694166.html

    自以为

     

    素食者自以为痛苦程度是决定他者生死的标准。

    哪知植物也许也痛,

    只是他们没有器官可供表情。

    那被摘离,撕裂,切割和高温分解的过程,

    想来,亦是死相惨烈。

     

    女人们自以为把自己的脸make it another是最美,

    哪知变成另一个人以后,

    千篇一律的脸孔,是如此难以被记忆。

    骨骼,肌肉构成的方式,

    是祖宗们在那个双螺旋体里给你的礼物。

     

    被中伤者自以为委屈,自以为应该愤怒。

    哪知被骂是被看得起。被在乎了。

    被妒嫉是你还有东西供人妒嫉。

    赶紧开心吧。

    别人连讨厌都懒得给你的时候,

    该是真寂寞了吧。

     

    恋人们自以为遇到那个人了,

    那个值得交换生命一辈子的人,

    哪知承诺,只是在说出的那一刻,

    能被确保是真实的。

    所谓永远,是那些瞬间,

    永生遥远。

     

    痛苦者自以为悲伤是将来的常态了。

    自我进行生命的去色。

    哪知任何苦难之前,都还有一个‘更’字。

    感激你的苦难,感激它的狰狞,仍是相对收敛。

     

    教徒们自以为天堂是好的,极乐世界是好的。

    哪知,人间是因为有不堪作比,

    才使愉悦和安定有了优先被索要的资格。

    不堪是底色。没有黑,白是白不出来的。

    天堂是平的。人间是凹凸有致。

     

    流水账

     

    发布流水账这件事,

    在科技使记录生活更为方便之后,

    变成很多人乐此不疲的事。

     

    少年是很有理由去记流水账的。

    首要的,便是他们希望同伴们知晓他们的生活状态,

    有告知作用,也有求回声的作用。

    再细读,会发现很多生活细节。

    然而这些生活细节,不可避免地与物质相关。

    那是年轻人独有的可爱的炫耀。

     

    对于文字的表达,卡尔维诺拒绝提供传记资料。

    他认为一个写作者,只有作品有价值,

    他提供你想要的,但拒绝提供“真实”。

    这种姿态表陈,是一种主动的退隐。

    我想他是聪明的。

    如果文字是要承载思想的,

    那么,把琐碎的日常,往后压一下,

    使之不成为主体。是对阅读者的尊重,

    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流水账青年们,是否应该帮时代一个忙,

    适当收手。

    因为每个时代,对传记作家,

    其实都没有那么大的需求量。

    个人行为不足道,但集体一致的行为,

    将会构成一个时代的气质。

    未来的人讲起我们,

    若是用了“平铺、琐碎、无知觉”,

    我们是应该笑纳,

    还是应该谢绝。

     

     

    无用

     

    夜与日的交替间,

    天空仍固执地深沉。

     

    太阳在升起之前,要先让万物预暖,

    从黑灰,到灰蓝,再到灰绿。

    由颜色的演变,来证明一种仪式。

    这种仪式,是光的生命的到来。

     

    也只有升起与落下的这短短的时间里,

    太阳才有所顾敛。有所迟疑。

    其余的时间,若是无云,

    他就理直气壮,肆无忌惮,

    用正当而堂皇的理由来界定我们的白天。

     

    人是一团无用的热情,

    他又何尝不是呢。

     

     

     

    我把木心的书快递给她,

    扉页上铅笔淡淡一行小字。

    我说好东西,不舍得让你错过。

     

    她回我。

    “智慧开了一朵花,那叫文学。

    智慧结了一个果,那叫哲学。

    似花而果的是现代艺术。

    那悲凉的干,

    长在必将毁灭的心灵的寂土上。

    它之所以寂,

    是因为一切皆有生,有生必有灭。

    因为群体之外有个体。

    个体终个体,难永恒,难相知。

    智慧潺湲,静穆有终,是为读后。”

     

    青春期遇见的女人。

    青春期过后,她是我不管我怎么变,

    仍远远,但缓缓喜欢的人。

    是不用见面而胜过常见面的人。

    是她知道我在那里,我也知道她在那里的人。

     

     

    念自然

     

    城市的多元性让人不致厌倦。

    它的俗气,让我们想念自然。

    然而,自然不可多得。

    因为它的周而复始,

    很勤奋,很不自知。

     

    最美好是,与之相遇,

    并时常站在非自然处想念。

    因为在一个天然的地方呆上很久,

    从不抱怨的人,

    要么心里有很多东西,

    要么心里什么都没有。

    平凡之辈,依靠外部世界的多元,

    来支撑内心的空隙。

     

    这正如爱一个人,就尽量放弃与之生活。

    因为远观总是最美的。

     

    爱自然,心里就想念个自然,

    并在水泥森林里,埋怨着,离不开着。

     

     

    不婚人

     

    我心目中有些人,

    是不应该去结婚的。

     

    婚姻是如此耽误天才和疯子的东西,

    耽误的是他们的自由和野性。

    它给我们带来的托付与被托付的绵长,

    承诺和被承诺的疲惫,

    以及惯性着的将就,

    太人间。


    有些人,应是野生的。
    入了轨道和圈子,就不够野,
    就成了豢养的,多少少了些锐气。

    一起生活,是一起交换生命的过程。
    吝啬生命,才能大方其他。
    天才若是只爱自己,那就原谅他们吧。

     

     

    孩子的性格

     

    聒噪的孩子,

    长成后能否放弃说话的冲动。

    安静的孩子,

    未来说的话究竟会不会比思考的还要多。

     

    六岁之前,

    一生就在眼睛里了。

    成长,

    只是把你的眼神,

    通过外人外物,

    再回刻到自己的表情纹里。

     

    因为性格总是凌驾在每个选择的当口,

    让你遭遇你的遭遇,

    经历你的经历。

    孩提时候的模样,

    在记忆里成的那个成像,

    是先模糊,然后是过了头的模糊,

    末了,是清晰。

     

     

    摄影和绘画

     

    摄影是忠实的。

    喀嚓那一声,

    是抓住决定性的瞬间,

    是创作分量最重的一笔。

    当然,大多时候会有很多声,

    然后挑最好的那一声。

     

    那绘画的时候,

    其实每一次下笔,

    都是感性思考经画者的手脑,

    转成的理性判断。

    每一次笔尖和纸的接触都有其意义在。

     

    这样相比之下,

    摄影师似乎是更退隐在作品之后。

    从照片中的细节,你看到照片中的主体,

    是摄影师躲在镜头背后,

    想呈现给你看的属于他的视觉体验。

     

    而细节之于绘画,

    则会使画家不时跳出来。

    我在看画时,

    总是不时想到画家每一笔落下时候的样子。

    原因大抵就在于,

    摄影是一次透露所有天机,

    而绘画是每一笔都在泄密。

     

     

    先人之作

     

    有的时候,

    看别人画得太好,写得太好,

    自知超不过,

    便想以画中意,文中哲为种子,

    仿;临;复刻;重阐;再谈,

    精神上为其传宗接代。

     

    纵然可能被先人甩开几条马路,

    但朝那方位赤脚奔跑的诚恳,亦是一份心意。

    好在还有心意。

    若心意也无,

    那恐怕先人之作,

    真要断子绝孙了。

     

     

    一摊老克勒

     

    一个画展里,

    老克勒集体出笼。

    懂画还是不懂画,都没关系。

    这样的场子,就像当初年月里的兰心,

    再忙也是要报到的。

     

    圆顶黑呢帽,中长毛料大衣。

    视力不佳者,看画好像在闻画,

    一幅一幅嗅过去。

     

    毕竟还是年纪大了,

    走一走,就要停下坐坐的。

    邻着坐,也不相言语。

     

    年轻人是不坐过去的。

    那些小宁们,大概是不好意思闯进这出默剧。

    那是跑马场,百乐门,还有大世界的遗风的

    集体串联。

     

     

    童心

     

    用童心去荒唐,

    我们借口说自己年轻。

    用童心不复去推脱,

    我们主动错过那些妄为。

     

    童心在每个年龄都会出现。

    因为幼稚在仍幼稚时是被迫,

    在长成后,

    是一种选择。

     

    童心这东西是会失的。

    失是因为我们被簇拥着地活着,

    忘记了自己的想象力,

    走入了安排里,

    痴了,木了。

    然而就在我们愿意肆意,重拾好奇之间,

    童心复得。 

    因为终于有了胆魄,

    不再不由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7 2009-05-21
    16 2009-05-21
    15 2009-05-21
    14 2009-05-21
    13 2009-05-21

    评论

  • 文字识人。
    请问背景音乐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