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1

    5 - [走神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39694402.html

    气功

     

    安静的人有一种气功。

    坐在那里,散发一种和煦的光。

    旁人的目光,亦被软化。

     

    场合上,两个女人相遇,

    亦有气功。

    擦肩时的武器叫气场,

    度量叫余光,

    有时高下立现,有时两败俱伤。

     

    音乐亦有气功。

    征服你,先要偷偷让你寒毛竖起。

    思维还没来得及承认,神经已主宰了生理。

     

    场景也有。

    有气功的场景,会勾引观者的回忆。

    纵然空落,亦不妨害。

    甚至是种迎接。

    迎接你对于曾经相熟的经历的记忆。

    迎接你对于不复出现的人以及出现亦不复的人的记忆。

     

     

    头发

     

    头发与脸生得太近,

    一不小心,

    就被纳入脸的表情。

     

    柔软亮润的长直发,有一种古典美。

    看见这样的女子,会假想出她的坚持。

    虽然人家很有可能只是懒得去剪短或烫卷。

     

    脸侧的头发若形成曲线,

    也参与了脸的轮廓表达。

    与饱满的额头,凸陷适度的眼窝,挺直的鼻梁,微翘的唇峰,

    组成起伏,半遮半掩,让人定神。

     

    头发也被人们借来作为表达情感的意象。

    青丝为谁留,为谁剪,

    其实只是与青丝主人有关。

    头发被牵扯进感情,作为象征,

    亦只是因为参与了那个时间段的形象记忆。

    决定告别一个人,甚至连当时的形象,亦一起挥手。

     

     

    夜读

     

    无良出版商的疏朗排版,

    正中我下怀。

    行距变大,一点关系也没有。

    一页才一句话也可以被原谅。

    关键是这句话要撑得起这一页。

     

    看到自己殉从的文字的时候,

    悄然冒出了手汗。

    页脚,竟被手汗弄成了凹凸不平。

    心里被自己身体的忠诚一惊。

     

    我如此安定地狼狈。

    如此静止地无措。

    好文字比漂亮姑娘和小伙性感多了。

    你信吗。

     

     

    渡过

     

    十几年,学校里。

    留在你脑海里最深刻的是什么。

    是九九乘法表习得的喜悦,还是现在时过去时完成时的区分之才。

     

    我真的不再能想起那些技巧。

    曾经的知识也渐渐融入自己的思维中,

    模糊了最初的新鲜面目,甚至干脆还给老师,失去了证明它们曾经存在过的能力。

    我敬佩所有有知觉、无知觉走过来的孩子们。

    我甚至忘了曾经是如此听话地做了那么多次阅读理解,

    找那个无聊的关键词在文中出现了几遍。

    我们集体被通知要走那条唯一的路,才能让方才的跋涉,值回本钱。

     

    我真的只记得曾有人陪我们一起渡过。

    渡过许多谎言,穿越许多圈套。

    他们是父母之外,真心希望我们好的人。

    他们想要护送我们到对岸,对岸,也许有光。

    然而有没有光,实在是后来我们自己独行后才能察觉。

     

    这种师生间的人情味,天天感知时,亦等于没有感知。

    然而在独行后,想起那些叮嘱、劝慰与苦口,

    才发现少年时的迟钝与麻木。

    陪伴,同行,一起渡过,那是冰冷制度里,尽力温暖我们的良善。

     

     

    “坏人”

     

    中国人对犯错者,众人口中的“坏人”,往往是无情的。

    一旦犯错,则不得好死。被处罚、处决之时,众人击节,大快人心。

     

    然而,“坏人”“敌人”,往往是可怜多过可恨。

    人做出极端行为,有酝酿许久,亦有一念之间。

    而所谓的“好念”转到“坏念”的过程,

    是人性中的贪嗔痴,使得“温良恭俭让”崩溃的一瞬间。

     

    “坏人”把这一瞬间转为行动,

    “好人”把这一瞬间咽回肚子里。

    有多少人没有过不堪的念想呢。

    “坏人”只是那个可怜的崩溃者罢了。

     

    这样的崩溃的可怜人,遇上这样一个少有中间地带的民族,

    也就遇上一场非黑即白的大审判。

    于是浅灰也看不见了,深灰也看不见了。

    最后的结果是,人之本身,也看不见了。

     

     

    身体

     

    翻开19世纪的油画画册,

    人的线条是如此柔滑。

    前人的体积,比今人集体大了一号。

     

    而我仍无法分辨,

    到底是Beyonce的身材是一种应该,

    还是Nicole richie的盈盈可握更悦目。

     

    瘦能震撼人。

    有一次张曼玉的Vogue封面,

    让我站在街边出神。

    丰满也能震撼人。

    查理兹塞隆边走边扯下耳环项链的那个DIOR香水广告,

    是我永难忘怀的性感。

     

    最美丽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样子,

    这是数学家亦永远无解的答案。

     

     

    服装

     

    女人总是以最贵的价钱,

    买下最少穿到的衣服,

    为了给自己一个想象中的场景。

     

    为什么大多数人为了试图在人群中隐形,

    于是套上与所有人一样平淡无奇的衣服。

    而所有的衣服都仍没有一件白体恤好看。

     

    为什么我们把自己套进温柔里找温柔,

    套进硬朗里装硬朗,

    用服装来通知别人自己的性格。

    我情愿相信眼神比服装真实。

     

    为什么每年我们仍然在购买新的衣物,

    而每次回想总发现自己一年中常穿的那些,

    不超过10件。

    余下的那些,偶尔出场,

    多数时间,负责让衣橱不那么寂寞。

     

    如果没有S M L来衡量人类的身材,

    是不是就没有胖瘦这一回事。

    我们所谓的理想身材,

    是缩小与国际统一的男女尺寸标准表上的绝对值。

     

    按照人类服装布料尺寸的减少速度,

    会不会有一天,我们又回到了,

    坦诚相见的那段时光。

    而那个时候的人类,会不会觉得,

    这段衣能蔽体的日子,

    是多么压抑和折腾。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7 2009-05-21
    16 2009-05-21
    15 2009-05-21
    14 2009-05-21
    13 200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