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1

    6 - [走神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39694506.html

    频率

     

    人与人之间,有种不可名状的频率。

     

    频率的对接过程,

    在对话的头几句可以初见分晓。

    即使是不带思想的生活话语,

    都能从语态,反应,以及语言的取舍上,

    看出频率的分布曲线在思维频谱上的交集。

     

    所以,有些人刚认识就很亲近,好似知根知底的故友。

    也有些人,诚心诚意地交往,却总好像隔了层透明玻璃,看得见,触不到。

     

    你欣赏的人所欣赏的人,往往也能与你频率对接。

    你会发现你看重的人,竟也是相惜另一个你看重的人。

    这些人,往往都有相近的气质。

    正是这种不可言说的气质,使得人和人,最终以群分。

    而且分得很温和,很不互扰,也很自觉。

     

    是残酷。也是美好。

    是无奈。也是必然。

    是瞬间的答案。也是永恒的谜题。

     

     

    协调

     

    听大家评价众女明星,

    往往听到,“A什么都好,就是xxx差了一些,可惜了”之类的话。

     

    人无完人,

    目光却不那么宽容。

    总是为了那些触目的小失误而分神。

     

    被挑剔的目光所注视的时候,

    一个人的优点成了理所当然。

    缺点却成了最短的那条木板,

    决定了木桶中的水的多寡。

     

    均衡的人,好似不偏科的那一类,

    总是受到大众的喜爱。

    男人喜欢好看又善解的女人。女人亦然。

    而我也总以为,

    聪明的人,不能得意于聪明,忽略其他。

    至少要让自己整洁干净,尽量协调。

    好看的人,也不能仗着好看,走了捷径,忘了留条后路,让智慧与美貌稍加匹配。

    毕竟好看会失,捷径亦随之失。

     

    当然,总有那么些人,

    好看到让我们觉得就算笨,亦笨得毫无过错。

    或者聪明到即使面目可憎,都只是长得失手,不妨碍其摄人的思维魅力。

     

     

    书友会

     

    我有一个像简奥斯丁书友会一样的书友会。

    定期读一个作家,每几周见一次面。

    平时不见面。

     

    书友会里的孩子都是好孩子。

    不是好孩子到了那天也要变成好孩子。

     

    我们会讨论不同的译本,

    会拾起最原初的朗读。是朗读。

    读给对方听自己喜欢的句子,听对方自觉动容的段落。

    如此诚恳,如此孩子气。

     

    无论如何表达自己都没有做作的嫌疑。

    那一些下午是单纯的。彼此的微笑都和煦。

    我看着那个中文系的姑娘,她诉说的时候,眼中有光。

    有个理科的男生,注视得很安静。沉默也是陪伴。

     

    然后我们回到各自的生活。

    再由下一本书牵连到一起。

     

    我有一个书友会。

    这样的刻意又丝毫不刻意的下午,

    又能有几个呢。

     

     

    拔牙

     

    细长的针探进口腔,

    麻痹的液体,上膛。

    还未及反应,半边脸已失感。

     

    锥子,榔头,

    牙医的武器跟木匠无异。

    我控制着脑袋的方向,

    用来迎向他的敲打。

     

    松了。

    钳住,左扯,右晃,

    牙齿带着微温,离开了身体。

    带走一颗长久的陪伴。

    留下一个模糊的空缺。

     

    然而空缺是会愈合的。

    愈合得让你忘记这个曾经的所在。

    惟有记得这一场睁着眼的受刑里,

    你的恐惧,麻木,决然,无奈,顺从,

    以及,如释重负。

     

     

    口罩

     

    天气渐是温宜,

    轮到我与口罩兄话别。

     

    冬天我喜欢藏在口罩下,

    口罩的众多好处让我感念。

     

    暖。身上都裹足了衣物,为何脸不能也穿上布料?

    友人告诉我,脸要露出来,为了被辨识。

    那当无意被辨认时,脸是否也有被遮盖的权力?

    老担任着示众的使命,请个假,又如何?

     

    脸放假的时候,会有种自以为隐形的安全感。

    你留一双眼在外面,别人看不见你长相或表情,你看得见别人的。

    而且仗着自己遮去大半的隐身感,给视线壮了胆,会看得更清楚。

     

    人类从赤裸到遮蔽,从遮蔽到小心翼翼地一寸一寸褪除,

    再从褪除回到保温之外的遮蔽,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也许,遮蔽是为了露出后更多的惊喜?

     

     

    生理反应

     

    真正打动人,

    能让人放声沉默,

    或和缓流泪。

     

    有时,生理反应

    比你所认为的心理反应,

    更真实。

    脸红、心跳、出汗、竖寒毛,

    是最最实诚的判断力。

     

    是提醒。

     

    是泄露。

     

    是畏惧和欲望的缩影。

     

    欺骗自己,我们都是惯犯。

    还不如听身体的呢。

    虽然我知道,很多人,已经不再脸红心跳。

    这种情况,轮到谁来脸红心跳呢?

     

     

    第二眼

     

    买菜仍戴黑呢帽的男人。

    很美丽却似乎并不知情的女人。

    安静的阅读的孩子。

    专注得忘了形态的投入者。

     

    有谁能够值得你恍惚中的第二眼,

    值得你擦肩后的回眸。

     

    男孩女孩们花了许多时间与心思在第一眼上。

    然而他们忘了,

    年轻的时候,第一眼已有足够的本钱。

    然而只一眼终究太短暂。

    目光的迅即移开,比目光从来没有到来,残酷得多。

     

     

    城市据点

     

    一个城市里,总有些据点,

    让你安心。

     

    安心是因为,你想不到去处的时候,

    你会知道有那里。那里能够接纳很多种你。

    疲惫的你。轻快的你。茫然的你。不可名状的你。

     

    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那里。

    那个地方也如此对待着你。

    最后你发觉原来一个地方,都是有情意的。

    淡淡的情意。沉默的情意。

     

    记忆若有厚度,

    你默默给据点时光的累积,情绪的累积,

    据点给你宽容一切的包容。

     

    这样的地点,这样的朋友,最为适意,最不可多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7 2009-05-21
    16 2009-05-21
    15 2009-05-21
    14 2009-05-21
    13 200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