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1

    7 - [走神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39694747.html

    小愿望

     

    如果将来,我的心安静下来。

    我愿意开一家小咖啡馆。

    不管是冬天夏天,晴天雨天,

    我要屋内光色维持秋天的颜色,

    还有夕阳的颜色。

     

    摆盘时候我要乱洒一气,

    来确保每次的出品不一样。

    一样的出品,很规范,但很无聊。

     

    店里只放我喜欢的书,

    来确认我遇到生命近的人。

     

    相熟的客人,我愿写下他们的遇到过的一个故事。

    用最简短写出最感慨。

    然后贴在店里的墙壁上,这比墙纸有生命。

    贴满了就叠上去,一层一层的。

    纸头和纸头间的空隙,会有种松软的落叶感。

     

    也许会有蓝莓之夜里的情景。

    裘德洛在店里卖蓝莓芝士蛋糕,

    诺拉琼斯不断离开,再回来。

    从不同的地方写回明信片回店里。经过店门而不入。

    漫不经心的感情。有时想起的感情。

    但是知道有着这个固定的存在,

    所以,心有个地方放。

     

    如果一个城市里,有这样一个地方,在着。

    只随意偶遇,只随意重逢,多美好。

    互相不等待。

    等待太重,谁都受不起。

     

    不管是在安定里流浪,

    还是在流浪里安定。

    生命是在每一个阶段找到当时的自己的过程。

    我的咖啡馆小愿望,

    我就这么寄放在我的心里。

    实现与不实现好像也不重要了。

    我想念过这个愿望,就好了。

     

     

     

    越危险的架构,

    越是容易假想别人的侵袭。

     

    越没内容的人,

    越是怕别人发现自己的贫瘠。

     

    越不自信的事物,

    越是不愿用别人的开放来做对比。

     

    越狭窄的思维,

    越惊乍于小颠簸。

     

     

    换位

     

    对于不属于自己的城市,

    我们总是很待见。

    乖巧地用脚丈量,

    好奇地用相片记录。

     

    然而对于自己所在的城市呢,

    旅途中人的善感和好奇心,

    就这样被惯常和重复掩埋了。

    景色成了无言的移过,不再进入内心。

     

    所以有时候觉得朝九晚五是陷阱。

    长时间的停留一处也是陷阱。

    陷阱让人自以为安宁。

    却也让人忘了发问,忘了找寻。

     

    自以为的安宁,不是归宿。

    精神是在流放中,才能找到每个时刻的依靠。

    我忘了是谁说,只有逆风,才能找到回家的路。

     

    每次离开上海一段时间后的回归,

    总是能看到新的模样。

    新的不是城市,

    而是我目光的选择。

     

    后来,每次我去别的城,

    都希望找到一个不厌其烦的停留。

    以至于每次我来到这个固定的据点时,

    我都能假装这个城市,能够收留我。

     

     

    愚人

     

    少年有种似懂非懂的调皮。

    看到报纸中缝上面写:据某国科学家说,可乐加上味精,有催情的效果。

    于是一群傻姑娘如法炮制。

     

    买来的罐装可乐,加上一大袋味精中的一小勺。

    还不敢放多了,调皮的时候,找寻的是无害的快乐。

    大家拿着已经开了罐的可乐,递给那个男生。

    他迟疑了一下,知道有异,

    但仍然喝了一口,好像不喝的话,对不起大家眼中期待的光。

     

    我们从未如此注意过他的一举一动。

    接下来,他每一次抬腿伸胳膊,似乎都有了含义。

    刚打完篮球的他,开始脱去外衣。

    这外衣脱得真意外,得逞来得太快,我们笑之前还迟疑地沉默了几秒。

    下课后他走向那个他喜欢的女生,他本来就是要走过去的。

    然而这样的巧合,再也抵不住我们没心没肺的狂笑。

     

    小时候的大笑,一般需要配合拍桌子蹬脚。

    光发声音是不够的,嘴张再大看到小舌头也是不够的。

    笑得天昏地暗,筋疲力竭。

    而且最好笑还不是课余时候的笑,是课堂上的笑。

    课堂本是不准笑的。

    然而一旦加了这个禁锢,什么事,都更好笑了一些。

    压抑是为了更好地释放。笑的能量,一样需要累积。

     

    后来我们少有那样的笑了。

    也不再做这种报纸中缝上的人体实验。

    其实歇斯底里的快乐,也是一种能力。

    只是随着越来越多的背负,笑声也加上了这些重量的牵制。

    一有了牵制,就没了机会豁边。

     

    愚人节终究还是要过的。

    愚人,不再当成动词去用了。

    但总不知道谁来过这个节最合适。

    忙碌的人总以为闲散的人是愚,愚在不知上进;

    闲散的人也总冷眼于忙碌的人,以为他们的拼命,到头来只是无用的热情。

     

    愚人也不再是负面的词了。

    在这个无可挽回的时代进程里,

    清醒之人,反而难得快乐。

     

    那就一起愚罢。好在有种陪伴感。

    就像那个年代,大家都拿一样的工钱,吃一样的食物,住一样的房子,乘一样的车。

    没有比较的时候,叹气都少了许多。

    愚者抱团,多温暖。

    留着越来越少的清醒者,做那自讨苦吃的少数派。

     

     

    早熟

     

    画室每个礼拜去一次。

    每一次身边都会有不同的小孩子。

     

    边画画边和孩子聊天,

    从小孩子的口中,窥见那一代小孩的大致样貌。

     

    有两个家庭不完整的孩子,出奇地早熟。

    会看脸色。会讨好。会说大人话。

     

    也许从小就见惯了人情世故的真面目。

    见惯了人的脆弱和狠心。

    也知道压抑和失控,也只是一念之间。

     

    催促人成长的东西,

    有种缓缓的痛。

    不知道过了很多年后,

    这些小孩是不是记得,小时候稚气而早熟的样子。

    不知道她们是否懂得,

    这些是总要经过的承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7 2009-05-21
    16 2009-05-21
    15 2009-05-21
    14 2009-05-21
    13 200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