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1

    10 - [走神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39695124.html

    不曾参与的过去

     

    常见到男女介怀对方心底过往的留存。

    可这总不够公平。

    你有留存,

    我亦有留存。

     

    留存甚少的人以单纯做筹码。

    少有少的好处,也有少的危险。

    留存少,反而有更大的想象与期待。

    一个人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终究是不死心的。

     

    回忆,还有期待,都是最难管束的东西。

    有时只是一闪念。一闪念的留恋。一闪念的背叛。

    谁没有过呢。

     

    想得开些的话,

    就感激她过去的男人,还有他过去的女人,

    让她和他变成现在的她和他。

    每个人心里都会为过去的人留下位置。

    而这些位置的领地,本来就不属于新的人。

     

    新的人自会完成新的占领,

    来让再晚到来的人,

    轮流介怀。

     

     

    吃食

     

    面粉上撒上盐和芝麻,是中国大饼。

    面粉上撒上腊肉芝士,是外国大饼。

     

    善良的厨子们,总是变着法子鼓励人们进食。

    动点小手脚,让人们以为吃到的是新的东西。

     

    面包店里的面包和蛋糕们,

    也不过就是高筋面粉低筋面粉奶油芝士鸡蛋糖盐的

    不厌其烦地排列组合。

    它们变着花样出现,交换着决定谁被压在下面,

    谁负责抛头露面作点缀。

     

    我总是佩服在吃食上花时间的人。

    他们让食物变得好看,有噱头,却也避免不了它们被嚼烂的厄运。

    被嚼烂之前的精心打扮,

    好像一场仪式似的。用以祭奠食物的死亡。

    他们终归还是好心人。

     

    而我这种不懂品鉴的俗人,

    却总是盼望科学家们发明一种进食系统,

    准点给人体提供必要的动力和养分。

    每次5秒钟。

    那些省下的时间呢?

    吃书?吃人?吃时间?

    爱吃什么吃什么。

     

     

    进程

     

    越新的人类应越羞愧。

     

    他们享受着前人挣扎之后的所得。

    前人的梦境 和 超越梦境的事情,

    在他们身上变成了发生。

     

    然而他们也是最无力的。

    他们看着那些大痛苦和大快活,想亲历却又只能看着。

    人呀,

    安稳的时候想以流离粉饰自己的人生,

    流离的时候却又心念一份最淡的安稳。

     

    新人类羡慕着以往单纯缓慢的时代。

    而那些已不再来了。

    除非有一天,巨大的外力让地球上的生命停止脚步。

    那些慢慢苏醒过来的人,或非人,

    重新决定这个不可逆的进程。

     

     

     

    捷径

     

    人的开化,开眼,最直观的是去经历。

    然外界终有限,时间、金钱,不断跳出来,捆绑人的见识。

    于是便要寄托阅读。

     

    阅读,实质是间接经历的最不费力的方式。

    小说中你窥见了别人的人生,你在暗处,人物在明处。

    你沉默,你安静,你过完了别人的喜乐。

    散文中你随作者同行,有一同散步的温和感,连接两个时空。

    诗中你填上作者故意留的白,你便成为作品悟识的合力者。

     

    去阅读吧。捷径放在面前,我们却忘了去趁机。

     

     

     

     

    母亲节

     

    节日里的表达,总是衬出平日里的疏于表达。

    节日是惯常忽略的突发补偿。

    我和母亲约定,把今天当平时的日子去过。

     

    仍然记得坐在她腿上穿衣的年岁,

    而如今我却能轻松纳她入我臂弯。

    孩子和母亲的关系,有如反哺。

    当孩子有能力遮挡,母亲便有机会主动示弱,变回小孩。

     

    如今我们成为朋友了。

    会写信,会强迫对方看精彩的东西。

    会告诉对方怎样妆扮自己更为悦目。

    她是长于表达的,我是寡言的,往往是她说着,我听着。

    她知道我知道。我也知道她知道。

     

    我怕她老,怕她不健康,怕有一天见不到她。

    日子是不等人的,只有抓紧同她分享生命。

    我们现在太容易把生命分享在不该流连的人与事上,

    却忘了最该陪伴并尝试懂得的人。

     

    有人说父母是上辈子欠了子女的人情债,这辈子来还债的。

    我以为,真是这样。

    然后我们这辈子又欠下新的债。

    还不清的时候,还一些是一些吧。

     

     

    独身

     

    城市在人类进化中的作用之一,

    是给个体独身带来便利。

    从前的劳作状态下,男人为女人做重体力活,女人为男人洗衣做饭,

    配搭着,合作着,也就成了家。

     

    而现在独身似乎比同居更少了很多麻烦。

    生活上的照顾,不再需要用身体的气力交换,

    从而被迫承受很多附带的不合拍。

     

    独身使得决策更清晰。因为受制于另一个个体的可能减少。

    同时也减轻对其余个体的压力。

    城市的挤迫,也使得独身不那么扎眼。

    坐着,站着,走着;笑着,哭着,呆着,

    以各种姿态混入人群中,

    也与躲藏于伪婚姻结构下的独身者为伍,

    一起写下愈繁华愈寂寞的人类进化记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7 2009-05-21
    16 2009-05-21
    15 2009-05-21
    14 2009-05-21
    13 200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