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1

    11 - [走神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39695256.html

     

    疏密

     

    有时候想,走路快的人,睡觉少的人,

    会不会相对比别人多活一点。

     

    后来发现,走路、睡觉、吃饭这类事,

    亦只不过同别的生活之上的事情在抢时间。

     

    时间是恒定的,生活的疏密却是自我选择。

    被迫密。选择密。被迫疏,选择疏。

     

    我们总是按照人类平均预期寿命来安排生命的节奏。

    但如果告诉你只剩三天,或告诉你余生还有一千年,

    你是否仍能不乱阵脚呢。

     

     

    旅行储备

     

    旅行是要有储备的。

     

    我所说的储备,

    不是网络上所宣传的各种省钱攻略。

    也不是跑遍自助游手册上的推荐景观。

     

    是对该地文化和历史上的储备,对一个城的想象和预设。

    知道这个城市过去的发生,

    以及这些发生,

    刻在世世代代居留者血液里的印迹。

     

    现代化的阴谋,是让每个城市的长相渐趋一致。

    这该有多无趣。

    宁愿停下来,坐在街边看看匆忙的赶路人的脸,

    是否会有相同的麻木。

     

    曾去过一些地方,

    因为自己的浅薄,终究是走马观花,囫囵吞枣。

    到过了,却也只是到过而已。

    如果有一天,我丰满一些,

    再去那里,我愿意重新交付我的目光。

    生命短暂,每一次的到达与离开,

    都要主动给自己遇到某些风景的机会。

     

    储备是一种衬底,有了衬底,

    接下来的遇见,就有了因由,有了归档。不再无依。

    旅行者有能力选择风景的时候,

    风景也会选择看到她的人的。

     

     

    好看

     

    每次看到好看的女人,总是要多看两眼。

    她们好看起来真是不费力的。

     

    不需要计划样貌的时候,

    她们穿上尽可能舒服安全的衣服。

    身体轮廓因宽松而和缓,

    然而,比例是藏不住的。

    况且,松软懒散,有时胜过纤毫毕露的性感。

     

    需要成为一种样子的时候,她们悦目而且应景。

    脚踝会说话,手腕能表达。嘴角也有深意。

    顾盼生姿。

    这顾这盼,是计划之内的计划之外,

    只因观者的目光预设,好心诠释了她们的每一次随机姿态。

    于是

    朱唇轻启可能算作欲说还休,

    发愣分神也一定是若有所思,

    寻声的一抬头那叫抬眼凝眸,

    咳嗽时背微颤都是我见犹怜。

     

    造物主有时疏忽,有时却不小心认真了一回。

    不然,男人之间披着堂皇理由的战争,总是缺个说法的。

     

     

    大学给了我们什么

     

    大学像是把一群久久在窄道里行军的孩子,领到了草原上。

     

    之前的行军,

    主动掉队都会有人在背后推着,为了确保孩子们不错过草原上的风景。

     

    木心说,学校之自由,是撒手让学生

    沉者自沉,浮者自浮。

    这句话,尤为适用大学里的学生们。

     

    草原上如何作为,全靠自己了。

    四年前刚进去都是差不多的孩子,

    四年后,境遇迥异。

    有的还是孩子,有的,已经开始尝试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那既然浮沉自定,大学究竟给了我们什么呢。

    快离开学校时,开始有点反应过来了。

     

    四年里有了一群见到了就很开心的朋友,

    以及一两个心灵上的至交。

     

    遇见混沌时指个方向,恳切批评的师长,

    他们的一句话,是足够孩子得意或是羞愧许久的。

     

    甚至是校园里的陌生人。

    那个每个讲座必去的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管他是不是疯子,他对知识的渴望足够让很多人脸红。

    或者林荫路上大声朗读的少年。他是最擅用“年轻”这个理由的。

    年轻是一无所有,所以也是轻装上阵,背得起种种笑话,而今后等到人们不再敢笑他,他倒是怀念起这份主动寻来的荒唐。

     

    还有那些站在后门外听完的讲座。

    看到的是各种后脑勺。

    看不见老师的脸,废了视觉,增了听觉。

    愚钝如我,竟然对那些门缝边听到的句子记得最是清楚。

    只因那些句子好像是从隔壁飘来的,有偶得之感。

    人对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总是不那么上心。反之,就是以上的情况。

     

    从何说起呢。

    大学给了我们一场综合的际遇,一种别处难寻的氛围。

    毕业后的人们,若是有心,

    一样可以翘上半天班,中午排队吃食堂,下午躺草坪,晚上再听场讲座。

    学生证上的最后一个章,只是学籍的结束。

    只要有心,常回来,常看看那些残存的理想。

    看看自己是否辜负了曾经许下的愿望。

     

    看看是否还有机会,

    遇见总要遇见的人,听见总该明白的话,

    摇醒总该醒来的梦,以及路过那可能荒唐,可能隐忍的青春。

     

     

     

    幸福带来糊涂。

    孤独带来深刻。

    激情带来疲惫。

    敞怀带来童真。

    较真带来烦扰。

    自保带来自欺。

    度量带来安全。

    任意带来失控。

    沉默带来延音。

    表达带来赤裸。

    遗忘带来轻便。

    失望带来清醒。

    精致带来担虑。

    粗放带来模糊。

    遗憾带来假想。

    圆满带来虚妄。

     

     

    发育

     

    孩子的身体线条是模糊的。

    挤出来的线,是肉和肉之间的沟壑。

     

    发育的时候,

    里面的骨骼暗暗拔节,

    使得外面的皮肉,延展成该有的样子。

     

    然后就渐渐清晰。

    这就是所谓“长开了”。

    长开以后的身体,开始有担当。

     

    这担当是一种表态,

    表诱惑的态,或表老实的态。

    这种态,衣服都是掩藏不住的。

     

    几乎都是一夜之间,

    姑娘玲珑。小伙沙哑。

    开始脸红,开始用疏远去喜欢对方。

     

    每个人都有青春期里的秘密。

    那些不安,辗转,不堪,无知无畏,

    那些傻傻走很长的路的日子,

    那些余光就能确定他的位置的日子。

    在大家已经习惯了相爱的步骤之后,

    这些敏感,反而成为了稀罕的慢镜头。

     

    在记忆里,重放。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7 2009-05-21
    16 2009-05-21
    15 2009-05-21
    14 2009-05-21
    13 200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