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1

    15 - [走神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39695783.html

    解码与编码

     

    诗人说,语言即隐喻。

     

    理解并懂得隐喻的过程,

    我以为是解码。

    结合自己的旧经验,

    说出所思考的,是编码。

     

    解码与编码能力,

    是天生还是习得,真是很难说。

    若说是习得,那么习得的途径太过琐碎,周期也过长。

    那就归咎给天生吧。

    天生,是个好理由。

    因为遗传好似中彩票,内中的规律,

    耶稣,或者乔达摩悉达多,

    总是给了我们更宏伟精致的建构,

    来让我们忘记这原本老老实实的概率之说。

     

    好的解码者却不一定是一个好的编码者。

    这同好的收藏家并不是好的艺术家是同一个道理。

    有的人的确能够敏感捕捉易被忽略的精微,

    解码能力极高。

    但若不把所感去编码,那么,这些精微,

    一样会淹没在解码者的脑海里。

     

    我欣赏同时具备解码和编码能力的人,

    这样的人,能够识辨智慧,读懂智慧,并传递智慧,煽动智慧。

    使智慧具备繁衍的生命力。

    这样的智者的思想产物,不论是文学,哲学,绘画,还是音乐,

    往往留给你的,不仅仅是慨怀。

    是使智慧植入你,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越抽象的东西越是难以被解码,

    然而却不会被遗失。

    因为隐喻是一种默契。

    这种默契,凌驾在血统与时间之上。

    这也许能够解释,

    为什么西方人通过语言的编码解码过程,

    为陶渊明的一句话而流泪。

    而东方人,同样也会因为莫扎特,

    在自己看似不相关的生命中,找到精神的安顿。

     

     

    说是与说不

     

    说“是”比说“不”容易得多。

     

    说“是”的时候,你是顺水行舟,

    旁人推挤着,代你做了决定。

    有时候你说了“是”,却也只是响亮的唯诺而已。

     

    说“不”的时候,毕竟是孤独的。

    是对助力的告别。

    转对了方向,那叫勇敢。

    转错了方向,那叫自作自受。

     

    “是”与“不”,看似一念,

    实质却是千万念的合力。

    而我们,总把情愿的念头归功自己,

    把不情愿的念头归咎命运。

     

     

    时代失落

     

    世间万象,

    实在是不用我们自己去探的。

    尤其是在这个时代里,

    打开媒体,

    怪象、乱象、痴象、俗象,

    争先恐后扑面而来。

     

    你只消坐着,看着,

    想都不用想,

    便知时代的失与落。

    于是失落于她的失落。

     

    世俗,俗世,

    我们说服自己,

    这是合理存在。

    若内心是雅,

    俗亦是你的衬,

    俗便俗成了大俗。

     

    不然,

    就集体无知觉,

    无意识吧。

    把我们最初的理想

    ——进食与交配,

    发扬光大。

    由何变来,

    就变回该物。

     

    我们,一大圈,

    最终,原点。

     

     

    教育的因果

     

    多数情况下,

    中国孩子的习惯是去appreciate,去试着接受,并找出其合理性。

    因为我们从小做了太多阅读理解,

    去理解那些其实并不真正认同的东西。

     

    而美国孩子作文课的第一个作业是argument

    他们学的是找出对方的不合理性,并用自己的逻辑去说服。

     

    那这两种‘中庸并接受’,和‘辩论并争取’的文化之间的差别,

    是教育的因,还是教育的果?

     

     

    Shut Up

     

    我们穷尽一生

    去学会如何沉默

     

    到最后

    我们终于都彻底沉默了

     

    而叫嚣的

    都是少年

     

     

    人与歌

     

    有的人像一首儿歌,

    单纯得可亲,直白得可爱。

    有真切的词,和乐陶陶的曲。

     

    有的人像一首甜腻的小调,

    初遇不错,复听疲劳,不耐推敲。

     

    有的人像首悠然倾泻的爵士,

    慵懒随意。

    听者亦进入松软的情境,

    融化了空气中的凝固。

     

    有的人只是一曲寡淡的歌,

    只是音符的组成而已了。

    听者连厌恶都懒得给,

    这样的存在,是否比臭名昭彰,更值得被同情。

     

    有的人像一曲未完成。

    即便是戛然而止的生命,

    亦不影响其早已书写下的伟大。

     

     

    书店

     

    书店是奇妙的地方,

    知识带来的安定感,

    会注入空气中。

    于是空气也能安定流动着。

     

    头发乱了没关系,

    姿态愚钝没关系。

    书店里的人,

    神色是安然的。

    这种五官的松弛感,

    与地铁里的上班族的面无表情,

    是生活着和活着的差别。

     

    书店里的老头,

    见我在翻积灰之书,

    扔来一句话。

    “文字的话,

    看到民国之后就勿要仔细看了,

    翻翻过去了。”

     

    原来路上会杀出来个老师,

    那么,这次,

    是不是轮到我,

    “安谧地一惊”了。

     

    想象力

     

    忘了是谁说,

    结婚需要钻戒是因为缺乏想象力。

     

    诚然。

    两个人若是足够爱,

    用指环来证明,

    似乎看轻了双方履践诺言的能力。

     

    想象力真是很奇妙的东西。

    它让你和不能相见的人相见,

    和看似最近的人分离。

    实现未能实现的爱,

    预演那也许永远不会演的局。

     

    一个朋友反驳,

    既然这么说,

    两个人因为彼此喜欢而一定要在一起,

    是否也是缺乏想象力?

     

    笑。

    我也没有答案。

     

     

    Soul Mate

     

    两个个体的交流时,

    通常有几种情况。

     

    与精神不在一道的人讲话,

    皮是扔撑着摆成你的模样,

    而魄已去散步了。

     

    同差不多的人说话,

    由于水平不相上下,

    于是,两人便自说自话。

    都精彩,都可回味,

    但只是展示功能,没有承接功能。

     

    再同精神远高于你的人讲话的时候,

    如果不能好好安于沉默,

    那么精神便是要失态的。

    因为十句之内你便有强烈预感,

    就是,对话关系回到了第一种情况,

    轮到人家的魂魄去散步了。

     

    精神的齿轮,本来就没有那个soul mate来帮你填缺的。

    无论你是高手低手,少年还是迟暮。

    你以为你不寂寞,

    那也只是以为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7 2009-05-21
    16 2009-05-21
    14 2009-05-21
    13 2009-05-21
    12 200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