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1

    16 - [走神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39695841.html

    过去和后来

     

    过去介怀的事,

    后来不再介怀。

     

    过去不介怀的事,

    后来介怀为何不介怀。

     

    过去行过的路,

    后来再行,风景亦换了。

    路没变,只因为这双脚曾丈量过的,更多。

     

    过去很感动的文字,

    后来再翻开,却无心弦的拨动。

    感动是当时的柔软。

    再拨动却要更深沉的感情。

     

    过去忘了感动的东西,

    却在后来滞后地汹涌。

    也许只是当时没有同等的智慧来配衬同等的情感。

    情感的表达和承接,学问最深,也最不是学问。

     

    过去总期待后来再发生。

    后来却总奢望过去重来。

     

     

    词曲之斗

     

    现在的大多数流行歌曲里,

    曲与词是要互相帮忙的。

    不然单抽出曲或是单抽出词,

    他们都是要不好意思的。

     

    词与曲也总是在暗争高下的,

    看谁先触动听者内心。

    词胜过曲时,

    曲只是帮词做音节上的延续,脑里是字;

    曲胜过词时,

    词只是帮曲子固定意象,脑里是流动的思维。

     

    然而高贵的曲是不屑于被固定意象的,

    你们知道我在指什么。

    高贵的词,又怎舍得被安排在起伏里。

    文字自会完成自己的起伏的。

     

     

    极简主义

     

    极简主义,究其本质,

    是反人性,反自然的。

    因为七情六欲,

    凡人总是难逃脱。

     

    爱极简之人,

    精神上定有些洁癖,

    是有拒绝的。

     

    把所有欲念,

    简化为一条单纯,

    一抹单纯,

    一句单纯。

    集中精力,

    单作一种表达,

    亦是最大的奢侈。

     

    奢侈是什么,

    奢侈是你有一百种选择,

    但你只委身了之一

     

     

    参照

     

    在媒体工作的好处,

    是面向之广。

    能看到百态的生命,

    有参差的快乐,

    有轮流的落难。

     

    所有的生命,不论是否相关,

    都是自我的参照。

    从别人身上,

    看到自己未曾羞愧的鄙陋,

    还有未曾感谢的拥有,

    未曾在意的经历,

    以及未曾想象的活法。

     

    然而说完这些,

    读历史的人要发笑。

    因为新的发生都是兴替的变相重复。

    一切只是大规则下的小必然。

    政治、经济、文化的本质,

    决定了它们渐进发展的轨迹。

     

    于是不再为必亡之物而惊扰。

    也不再为将逝之人而愤怒。

    时间的作用,是桥梁。

    连接起惊讶到不再惊讶的距离。

    连接起小概率到大规律的距离。

    连接起入境到旁观的距离。

     

    看新闻是看自己同别人的参照。

    看历史是看现在和过去的参照。

    有参照的时候,至少还有个坐标,

    能够不迷失方向。

     

    然而哲学家又问了,

    方向是什么呢?

     

     

    心距离

     

    人心和人心的距离,

    其实是价值观的距离。

    看中什么,刻意忽略什么,

    若是一致,

    就算相隔遥远,或者很少见面,

    也能算一起生活过了。

     

    这比分享生活的琐碎更持久。

     

     

    年轻美丽与年老美丽

     

    年轻美丽是一种天赋。

    年老美丽是一种才能。

     

    年轻若能美到摄人,

    若是造化不那么弄人,

    年老一样不凡。

    只是换了个美法,加上了线条的点缀。

    神情亦自张扬好奇,

    沉潜成处变不惊。

     

    年老仍美的那种美,

    安稳,很和煦,不刺眼。

    却有时硬生生把滴水的青春脸庞比下去。

    有什么比未开口便用神态说了话更高明呢。

     

    年轻之美是美得毫无还价,青春是财大气粗的。

    年老仍美是有时间作陪的。这个后台,沉默着并让人沉默。

    不是说青春敌不过时间么,

    原意不是这个道理,

    我且借来用一下罢。

     

     

     

    越久的感情,

    就有越多缝。

     

    长缝短缝,

    渐渐滋长在初遇时候的无暇和光滑中。

    开始让一切变得不那么好看。

    哦不对,是变得诚实。

     

    要断,就在缝上加把力,扯开。

    于是彼此又无缝了。

    缝成了你的新的边界,留给下个人去扯。

     

    然而多少人有那个动力去扯那一扯。

    有时候,就算缝再大再难看,但至少还连着。

    修修补补,就算漏点风,还能避避突袭的寒。

     

    或者,不扯了。

    不扯就看上去还是密合的。

    有多少缝,你知道,他知道。

    别人不知道。

     

     

    爱情的几种样子

     

    最果断的爱情,

    应是爱的时候拼命爱,

    忘的时候拼命忘。

    他们仿佛晓得,若拖下去,

    再美的感情,亦要现出疲惫的原形。

     

    最像爱情的又不是爱情的情,

    是爱的时候爱上了伊给你的你的样子,

    伊并没有参与爱情,只是指了路。

    伊是命中之师。

     

    最错过的爱情,

    是伊给你的时候你后知后觉,

    你觉时,人家已给尽了好意。

    只因感情的启动和终止,

    无法相约。

     

    最安静有力的爱情,

    是懂得。是知晓暗面,仍愿宽容。

    永远记得,

    费力沟通胜不过彼此懂得的相对无言

     

     

    印象即镜像

     

    爱情是一种镜像。

    你以为你的不安和甘愿,激奋和倦怠,

    与那个人有关。

     

    有关吗。

    爱情很多时候并不是情感的交互,

    而是自我的完成。

    我们对某个人的印象,

    亦只是自己的喜恶和想象,

    在新旧遭遇中,找到了实体。

     

    原来只是自己的思想和自己的经历在博弈。

    原来只是在镜子面前,找寻自己想见未见和见了再见。

    原来人类真的只剩下自作多情和自作无情。

     

    印象是镜像,是回路。

    人类大脑太精致,

    所以代价是注定孤独。

    生是悲剧。死是喜剧。

    生死是默剧。

     

     

    画匠和画家

     

    去年在上海美术馆

    一个上了年纪的画家办个展。

     

    画旁边附上他的话。

    “四分阅读,

    三分写字,

    三分画画。”

     

    真理。

    不然只能是匠。

    世间已有太多的匠了。

     

    画匠和画家的区别就在于——

    画家分明用上了所有技巧,

    你却看不出技巧在什么地方。

    你越过惊叹,

    只剩失魂落魄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7 2009-05-21
    15 2009-05-21
    14 2009-05-21
    13 2009-05-21
    12 2009-05-21

    评论

  • 上杉謙信说过“若能找到真義之人,则此人必将在孤独中修身自省,持续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