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1

    17 - [走神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39695880.html

    素描和人生

     

    素描和人生,

    太相似。

    刚出生,白纸一张。

    成长中,有了轮廓。

    有经历,又就有了明暗。

     

    然后你开始渐渐调整。

    太亮的时候,用灰度压掉一点。

    太暗的时候,用高光提亮一点。

     

    打线条的时候,盯着局部,形易走,深浅易失。

    你惟有把人生的画板推远,

    综观自己着墨太重与太轻的地方。

     

    才能发现自己太在意的那些细节,

    任由整体不留情地吞走。

    整体这个东西,

    嘲笑你的扔下去的大把大把的时间,

    你的无辜的一厢情愿。

     

    早些时候我们总是在做加法。

    怕这个不够,那个错过,纸上终归太满。

    过犹不及时,我们做减法。

    知道舍弃。知道省略。知道擦,知道给画面透气。

     

    增色减色间,画到了终点。

    睁眼闭眼间,你最后亦是被裱起,放在了框子里。

     

     

    真相

     

    夜归时路灯的光,有一种毛茸茸的黄。

     

    城市苏醒后,街上叮当,有暖俗的早饭香。

     

    在汹涌人丛中停步,静止被周身的匆匆反衬得分外凝固。

     

    天空迟疑地明暗,太阳不可抑止地套用规则,上下忙碌。

     

    新的文明走进我们,却一次次用丢失与放弃去付出代价。

     

    不认识的一张张脸,四目相对,又毅然擦肩,茫然错过。

     

    终于我们不再相识。却硬要簇拥在一起。防止所有的城市里的人,说出真相。

     

     

     

    语言的松紧

     

    诗与歌词,

    往往打动我们的原因,

     

    一方面,

    诗与歌都是有节奏感的,

    字里行间的松,

    给读者留白。

    方便我们在这些诗与歌的场景设置里

    填充自己的想象。

     

    另一方面,

    宏伟篇章同样可以浓缩在一小段凝练中。

    之所以凝练是因为腹稿中有过百转千回了。

    或是千帆过尽,

    只剩下不得不说的话,

    以及不得不陈的情。

    所以,如木心先生所言,

    “有时候人生真是比不上一句陶渊明。”

     

    如果让我来粗略分类,我会这样分。

     

    用简单的语句讲复杂的道,

    是参透。 少有人悟得。

     

    用复杂的语句讲复杂的道,

    是转述。 是经验的叠加与累积。

     

    用简单的语句讲简单的道,

    是生活。 往往令人温暖,然后失语于这份简单。

     

    用复杂的语句讲简单的道,

    是解构。 是人类迷糊自己以及消磨时间的常用方式。

     

     

    相识相认

     

    相信我。

    相近的脸孔都会相识。

    相近的灵魂都会相认。

     

    相识是因为似曾相识。

    似曾相识,是你预备好的相识。

    你在脑海中把这样的长相留给这个人,

    他和她,就真的长成了你印象中该有的样子。

    于是目光自然在芸芸中交给此人。

    目光是你的选择。这个选择,答案早就在着。

     

    相认是因为生命近。

    生命近,于是路宽路窄,亦都躲不掉。

    总有生命中的媒介来介,维系来系,

    在岔路口有着相同的面向。

    于是你们狭路相逢。于是你们坦然面见。

    气味相同的灵魂,甚至不用诉说,亦能彼此懂得。

     

    世间纷杂,不成阻隔。

    百转千回,迟早相遇。

    你说,原来你也在这里。

    我说,其实我一直都在这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6 2009-05-21
    15 2009-05-21
    14 2009-05-21
    13 2009-05-21
    12 2009-05-21

    评论

  • 字与字紧凑,我从狭小细缝中看到一出出属于笔者所呈现的默剧。
    是的,你若以为他/她是什么样子的,他/她真的会是什么样子的。
    只有属于灵魂临近的人才能感觉到。那种能闻到的气息,太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