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4

    19 - [走神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39892744.html

    传世 

      

    画轴展开,

    画让我不舍得再说话。

     

    他说,

    这幅画,辗转找到最好的玉作了轴,

    画的背面,包覆的五十年以上的蓝布和服,亦难觅得。

     

    我说您何必这么辛苦。

    此画的命运,过段日子落入别人的手,您亦无从操纵。

     

    沉默。

    忽而,我听到,

    落笔的那一刻,要有传世的准备。接下来的动作,都要如此。

     

    传世。有这份自傲和自觉的人,估计也不多。

    若不为了传世,还画吗?

     

    我没问。

     

    艺术家,大概都是有份私心在。

    时局轮替,只要不施力于他们的笔,

    在他们眼里,大概也只是代复一代的起落。

     

    他们呢,也总是希望当下所作,

    能在每一次起落中,被有辨识力的人认出。

    然后好好保管。保管到不再被认出为止。

     

    突然,我现在目及的一些所谓自私的人,

    也便不再自私了。

    他们只是想活好一次呀。

     

     

     

    速度

     

    我总是不小心看到

    令我呼吸变得小心的女人。

     

    她们知道自己已有的样子,未有的样子,

    以及,不该有的样子。

     

    年岁是固执且尽责的,

    对于任何女人的脸和身体。

    物理折旧速度大过智慧增长速度的情况,

    是多数女人共享的无奈。

     

    那些让我呼吸变得小心的女人,

    却能生生用第二眼里的内容,

    让那些印迹,变得情有可原。

    她们让智慧的增长速度,

    凌驾了变老的速度。

     

    若真是这样,

    getting older就不可怕,

    因为有getting wiser作陪。

    于是人生的每个十年,

    就真是排名不分先后了。

     

     

     

     

    愉快

     

    愉快的人生,

    是认清边界,安然于边界的人生。

    不认清,不安然,

    都是没资格愉快的。

     

    然而这样的愉快毕竟是小愉快。

    大愉快是不可预知的愉快。

    遇上不曾想见的人。

    逢了原已熄灭的事。

    人对于送到手边的东西,只有感激,没有感慨。

     

    愉快是需要底色的。

    底色愈暗,亮色便愈触目。

    愉快惯的人,新的愉快成了新的平淡。

    痛苦惯的人,不痛苦亦是愉快。

     

    也总有在别人的愉快中不愉快的人,

    和在别人的不愉快中愉快的人。

    从欲望和较量中产生的愉快,

    怕是久不了的。

    没有人一直赢,除非您自认为赢了。

     

    我竟拿愉快说事,

    这真不令人愉快呢。

      

     

     

    后排

     

    我钟爱最后一排。

     

    后排往往寥落,

    寥落带来空间感。

    于是姿态能够随意,

    身体松绑,思维便不受扰。

     

    后排安全。

    舞台上的光,蔓延不到后排。

    坐在黑暗里看光亮,

    远比坐在光亮里看黑暗,

    暖和得多。

     

    后排亦清醒。

    远观带来距离感。

    这份距离感是第一排的人体会不到的。

    旁观的快乐,

    大致是把凑近的人,一起算作表演的项目。

    看看大多数人在吃吃地笑着什么,无动于衷着什么。

     

    最重要是,

    后排可以随时离开。

    入不了戏的时候,何必将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