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7

    20 - [走神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40027915.html

    一样

     

    我总希望,

    有一天科技的发展,

    能够完全废除 流水线工人这个工种。

     

    那是资本主义的阴谋。

    造出一个抹灭了表达和创造力的阶级。

     

    然而,一个处于特定群体中的人,

    都是不自知的。

    可能连流水线工人都会跳出来,

    告诉我,

    机械重复,准点作息,很规律,很安心。

    如果不能这样,说不定正在饿肚子,正在流浪。

    进了工厂,好过喂猪,还有放羊。

     

    也对。

     

    一种人群,总是不能理解另一种人群的。

    他们有他们的苦闷,也有他们的安然,

    有往上比较的不甘心,

    也有往下比较的偷着乐。

     

    能够自我说服的时候,就会留在这个群体。

    不能够自我说服的时候,自然会告别这个群体。

    改变也是需要勇气的,因为要付代价。

     

    流水线工人,讲不定在同情我。

    同情我为好好活着,找了那么多理由。

    到头来,还不是一堆灰,

    都一样。

     

     

    英雄

     

    英雄的子女,

    大多伟不过英雄。

     

    英雄是群体赋予个体的标签。

    标签是个体的某个特质的放大,

    带来的是其余特质的蒙蔽。

     

    仆人眼中无英雄。

    孩子眼中的父母,

    卸下伟人的光环,

    亦不过是个可能唠叨,可能琐碎的平凡人。

     

    于是神像也不再是神像。

    仿效和崇拜,

    亦缺失了那种盲而有力的激动。

    孩子看着神像被造起来,

    而神像自己不曾言语。

    都是造神的人,在卖力。

     

    造神的人,可能只是想看到神像造起来的那个耸人的样子,

    或者,从此受到神像的庇荫,

    做做罗汉,做做金刚,

    也好的。

     

    英雄的孩子们,

    看到真相,于是丧失激动的能力。

    不激动,不热望,

    自然难以说服自己,爬上山顶。

     

    那就留在山脚,做那闲云野鹤,

    英雄的基因,自此失传。

     

    有时候呀,真不能离得太近。

    就像近视眼戴上了眼镜,

    才发现这世上,

    原来没有那么多的美女。

     

     

     

    面见

     

    文字是个好东西。

     

    每每遇上诚实的表达,

    都有面见作者之感。

     

    国籍,朝代,死或生,

    在诚实的文字面前,都无差了。

     

    那我是不是已见了好多人了。

    这些人,怎么比真实见过的人,

    还要真实。

     

    那些便于人类沟通的科技,

    以及尚未发明的伎俩,

    快不过,又真不过,

    此种相会。

     

     

     

    重复

     

    重复一件事,

    需要十分拙,十分痴,十分瞎。

     

    重复之前,

    总有身影走来,撒下一地问号。

     

    不拙,不痴,不瞎,便绕不过去。

     

    重复是有其意义在的。

    尤其是重复上很多次之后。

    阅读,思考,写作,绘画,演奏。

    皆如此。

     

    真痴吗?

    真痴的总是不知什么该重复,

    什么根本不该开始。

     

     

    梦之一

     

    梦里我局部失忆了。

    周围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而我似乎跳过了一段时空,错过了变化的过程。

     

    我一遍遍问别人,为什么只有我不记得。

     

    醒转。

    原来梦里的不记得,是因为我本就没有那段忆。

     

    世上有多少 本就没有的事。

    错过的,怕是本就是不属于的。

     

    恰是这错过的,回头成了记得最清楚的那个段落。

     

    以为有过,和未曾有过。

    还不是一回事。

     

     

     

     

    出发

     

    会不会有这样一年。

     

    夏冬时候,天天不出门,一天一本书。

     

    春秋时候,天天走世界,一天一个城。

     

    我知道我在说梦。

     

    但我知道,若梦是真,

    若我接下来还有幸再活上几十年,

    我会活成另一个样子。

     

    然而我隐约知道我的出发日。

    或者,我已出发了。

     

     

     

     

     

    分享到:

    评论

  • 也许因为文字很多时候不仅是写给别人的,更是写给自己的,而话语总是说给别人的,鲜有说给自己的。
    所以文字更贴近真实的自我,而不是外部的世界。

    文字是人类思想的载体,没有了文字,思絮转瞬即逝,仅有文字能挽留它一点,哪怕也许只有20%。

    看你的文字更有这种感觉,字里行间都是思絮。
  • 人不就是自然界平衡的一个写照,这就是为啥巴比伦巨塔会倒,金字塔不倒
    别期望人都成为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