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1

    大雨 - [愿望们]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42715248.html

     

    大雨突然落下,打在干燥的车顶上,噼啪作响。
    这种零落的撞击,马上就淹没在连续的雨声中。

    路上的人们面无表情地加快脚步,
    他们知道如何赶去一个干燥暖和的地方。
    只是有时候未及赶到,就已经狼狈。

    奔跑时候的少女,害怕踩到地面上的水洼。
    她左右躲避,小腿肌肉紧张地团在一起。

    我躲在车里,为自己仍保持干燥的状况感到羞愧。
    大多数光天化日下的人们是无力的,连一场雨都无法阻挡。

    很多扑面而来的事情都是无法阻挡的,不是吗。

    那些没有淋湿的人,真应该走出去,去知道淋湿的感觉,是怎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无情 2009-07-21

    评论

  • 天竟然亮了,这个日全食的日子。。。
  • “本来就想就意思回复一下”的意思是,就你原文的意思,回复之。
  • 下雨的时候,刚好要出门,雨刚来的时候,很猛,感觉理图门口都要被砸出花来了。
    退了一步,转身回去拿了雨伞。
    早上出门的时候听说有雷雨,就聪明的带了伞,
    觉得避雨是挺浪漫的,但是肚子不听使唤了。
    骑着车,小伞只能遮住头和身子,雨打在胳膊上,心里想要不要出去呢,来个痛快的,好好的淋他一把。
    还是不要了好,一会还要做其他事情呢,淋完回去洗澡太麻烦了。
    躲在伞下也挺好的。
    一把小伞。


    以前很奇怪冰是怎么来的,来得肯定很难得吧。
    谁知道,中午买的饮料,往冰箱里一塞,晚上就成冰雕了。
    这要是给我在家的小外甥,够兴奋好一阵了—我小时候只看到过冰成半冰的,全冰的真没见过。
    冰成半冰的都已经让我很兴奋了。就跟现在一样,含着口,拿着挤着水出来。可是得等一阵才又有一点水,等了一小会了,等不及了,马上又打开盖子,用力挤着瓶身,就着瓶口的冰用力的吸,还是只有一点水,或者刚才一点水都没有,看是太急了,心想它该融化了吧,这么久,说不定到后来不用等这么长时间呢,失败后想下次一定要放久一点,喝起来才带劲呢。可是又老忍不住。
    小外甥叫十五,暑假随我姐姐到广州去了。可惜不能回广州,要是现在和他一块的话,就赏他一瓶冰雕的饮料,他大概不停的要开盖子吸吧。(笑)(我亲爱的姐姐,亲爱的十五)

    小的时候,雨还没有被分出来,来了的时候,要出去了,带上草帽,披上小的雨衣,冲出去,一下子就闻到了雨清新的味道,或者不对,先是听到嘚嘚嘚的雨声,接着湿了后才闻到雨的清凉。
    赤着脚,不用慌张—在雨衣下跟雨抵抗总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或者是外面下起了很大的雨,妈妈在厅里缝衣服,我在地上玩弹珠和磁铁,屋子里的地是泥的,虽然很硬实,但还是又不平的地方被我做成坑来玩弹珠,雨一直敲在瓦上,把那叫雨声大概是最恰当的,等外面的雨突然又特别大起来的时候,妈妈一般会停下手中的针线,看一看外面的雨,我也会到门口,看雨下大了,白茫茫的,光能看到雨,配着震耳欲聋的雨声,喜欢透了那样的感觉。
    有时候雨是夜里下的,听醒了,却是很熟悉的感觉,反而睡起来更加的舒服了。有一次遇到了特别大的那种,大概是台风过境,夜里醒了,妈妈说,水灌进来了,快起来去舀水。
    我家客厅的地比外面要低很多,所以门槛是用砖头做的,两边都堆着山坡状的泥,但是那次雨下得太大了。
    门槛下来后先又一个很大的坑,水进来后先流到坑里面,满满的了,开始要往屋里涌,我拿着一个盘子,妈妈大概拿的是大水勺,她泼一勺水出去的时候就轮到我一盘子水泼出去了,紧凑的,我反正是着急的,不知道妈妈那时候是什么心情。刚开始的时候水流进来的速度很快,外面还有点风带雨的感觉,那时都忘记有雨声了—哗哗的不间断,成了好像一直都在的声音,一些水开始流到屋子里了,所以我拼命的泼着,又做不到太快,有一些担心,但又觉得挺好玩的。
    过了小会,发现坑里的水变浅了,就只有一半了,还好雨总有停的时候。累,还是坚持着和妈妈一起把坑里的水全舀出去了。
    之前一直没有在想,为什么门口那会又一个坑呢?小时候是感觉这个坑挺自然的,在整个客厅的地里就是一个整体。大概那时候也是觉得坑还没有被分出去。
    刚才回想了一下,这个坑应该是长年累月的舀水舀出来的。之前也没有去想原来旧屋的地是要比外面低的,那年变动,也赶上了台风,妈妈从广州回来,旧屋快撑不住了,两边房子的顶都凹了下来,唯独中间顶着,跟妈妈打电话,她说那几天她自己去把旧屋的地填平了。那时候没有在意,心思光在旧屋也是有感情的,该走的时候,也走了。
    这么久了,才想到,原来妈妈是怕下雨水会灌进去,旧屋不能住人了,就唯有把地填平,填得比门槛高。
    前几年过年回家,妈妈老不让我到旧屋里点灯,但是我还是去了,还要顺便在墙上贴上毛主席的像,妈妈的年画一般是毛主席,或者是十大元帅。妈妈常说,我们是部队,去冲它,不怕。我们是乞丐儿乞丐婆,怎样的风浪都不怕。
    说起来还是愧疚的,在旧屋长大的我,进去后竟然害怕他会塌下来,我一般拿着水油小灯进去,往桌子上一放,快速把年画贴好,在客厅里走走,看看两边的墙壁,不知道是长高了,还是填得是在太高了,感觉旧屋好矮,两边也不够宽。脚底是软软的,用力一点都可以踩一个深的脚印出来,妈妈一个人挑着泥把地填平该又多辛苦,最后平了就好,怎还又力气弄实呢?
    现在旧屋终是倒了,今年过年回家看到断壁颓垣,跟他合了影。
    前几年妈妈吃饭的时候总是要把她的碗分出来,说人老了,不卫生,我一听就说,谁说老了,还年轻咧。或者是在其他时间里老嚷嚷,哎呀,你小儿子还没出来做事呢。

    妈妈39年出生的,今年70了。
    要是世界一直都是小时候那样,该多好。
    初一出去读书后,每周五都要打电话给妈妈,十四年了。才十四年。尽力去爱,尽力去相守。看不透的是,尽力爱,尽力爱,却无法打破这个世界的存在的荒谬,止不住时间的流逝,时间流逝本身没有什么,只是它后面带着终结。
    六姐又怀孕了,去年才生下的五和。
    二姐说了她一下,最后还是支持她继续生下来。
    我想,真是那样,那就是命运,就算辛苦,也挺好的,像我们兄弟姐妹一样,有爱,那就是值得的,是命运中的,就感激它,成了你的命运。

    看到小纯说,“我们生下来的意义,到底是好好活着,还是等待死去。”
    不管是好好活着,还是等待死去,都还是活着。。。
    曾经说,有爱,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精彩的。
    如果,让我选择要过的日子,我肯定选择和父亲和妈妈在一起的那个时代,辛苦,朴实,和爱,还需要什么呢?
    如果能那样,管那么多是是,非非呢。
    这样,小纯会问:“那,好好活着?”
    回,这两个不冲突,我不相信不好好活着能够创造出传世的价值。同语反复,说,要创造出传世的价值,就必须好好活着。

    但是,死亡,有什么好等待的。

    读书了后,雨就分出去了,等大一点了,喜欢在雨中打球,喜欢冲到久违的大雨里面,喜欢和雨独处的痛快。但是我知道了那叫雨,从天上来,跟我的世界是分开的,独立的,只是一种自然现象而已。
    你说,人学到了知识,是不是可怕的。
    你又反驳,要是没学到知识,你还不会打这个字,写这个回复呢。
    妈妈就不会写字,她只会告诉我,晚上东边闪电,明天天气会怎样,北边闪电会怎样,月亮有晕了会怎样。。。
    要是让你选择日子来过,你选择哪个?

    后来,到了现在,我很聪明的带了把伞,骑车在雨中,光能遮住头和身子,可我就是不想出去。
    或者,是在犹豫,挣扎着最后还是没有出去。
    要淋湿了还挺麻烦的,再说了,我还带了一把伞。

    嗬,就这把很小的伞。

    要是让你选择日子来过,你选择哪个?


    我的话,
    小时候的日子不会再来了,给十五和五和他们一个美好的小时候,传递下去。

    Ps:这个有点太长了,本来就想就意思回复一下,后来“没刹住车”。。。这里没有悄悄话,不能只回复给你。。。
    下次要好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