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3

    写信 - [愿望们]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42825472.html

     

     

    读完《傍晚的家》,

    我竟要在大庭广众下,哭出来。

     

    我想对我喜欢的人们说,

    来,给我地址。

    我抄下让我流泪的诗,然后寄给你们。

     

    或者我每天早起。

    我用小楷写下来。竖的那种。

    可是我的书信宣纸有点太黄了。黄得我又想笑了。

     

    怎么办。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随便几句吧 2010-07-23
    智商 2009-07-23
    力气 2009-07-23
    信任 2009-07-23
    后来 2009-07-23

    评论

  • 好想回到三十年代,或者五十年代,
    是穿青布衣就好。
    寻不到这凄淡。
    最好是独着的一个院子,在山坡上
    用布鞋踩着土路才能到达门口。
    或者在城市里,安静的一个角落。

    看到“晚饭时妻的琐碎的话”时,心里防线完全崩溃了,触动,让所有的洪水冲进心里。看下去,泛滥,洋溢。

    触动那个瞬间是美的,很难得的体会。
    我不想的去解读她,触动不应该被解读。
    刚才试了一下,发现是做了一件很蠢的事。
    我哪能解读的了?
    (我刚才在假想,我是李大钊:)带着眼镜,青布衣,洗的有点泛白,但是后来想不对,这里的主角是妻,晚饭和妻淡淡的聊着琐碎的话,然后我觉出了一些生之凄凉,这里人子时觉得我和妻是连在一块的,没有分开。人子想这里面肯定有凄清的不显露出来但是又很牢固和朴实的爱。那主角是生之凄凉?还是生之凄凉中妻的淡静。接着发现最后的一句话又不往我得方向走了。哎。。。
    估计我还真的像我经常说的那样,骨子里就是一个农民。
    在想那他们平常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一下子我就跳到我要出去好好赚钱,偷偷在哪开个荒地,种点菜,或者到码头去多扛点货,多挣点家用,要能攒多一点的话,就给妻买支钢笔,还有些稿纸,上次跑鬼子,钢笔丢了,纸也贵了。
    这电影到了这个份上,总是有一个结局,就是我被怎样怎样给整死了。
    所以我一般看电影的时候就想,真傻,那回乡下好了,种些田,开个荒,也能过得很朴实的。。。但是乡下也有恶人啊。(我这纯粹的小农思想)那最后跟恶人闹翻了,带上妻儿,又到另外一个地方去,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对妻说,走,我们革命去!
    哎呦,你怎么这么狠心呢,妻儿怎么革命啊。
    回城市去,做该做的事情。坚守信仰。)

    路易士要是知道我这么解读他的诗,该气死了。
    我看来是不行了。

    突然有个想法,
    要不,小纯,你把她画下来?

    该有的景的有了,可以虚化一下景,把实放在妻的动作和眼神上。不对,或者把景也融进来,成一个整体。
    说过我不懂画吧。。。。

    要是真的可以画出来,然后我又幸能够找到触动的话,那真是。。。


    ps:在网上搜的时候,看到了一篇文章,然后一直读下来,读到了作者在谈《傍晚的家》然后看到《傍晚的家》接着继续往下看,完全被这篇文章的作者吸引了,我还以为是一个博客,所以马上想办法把这个作者找出来。
    边找的时候,好像有一丝担心,(就一丝丝啦。)这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如果是男的话,跟小纯真的是绝配,这样的一对会让我太羡慕了!
    但是不管是男是女,这个人能写出这样文章,必然有很美好安静和大气的心境,定要拜访之。
    那个网页还什么都没有,就一篇文章,然后我点了下一页,题目是忆胡适之,正文有爱玲两字。
    难不成,是张爱玲的文字?
    赶紧回到那篇文章,看到题目是诗与胡说。
    百度之,真的是她。
    喔。。。安慰之:看来我还是爱对人了。
    可惜了小纯,本以为我找到她的绝配了。

    原来是爱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