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我喜欢这篇!

    冷不丁的,突然决定脱离自己跟自己签订了合同的世界。

    只有意料之外的陌生,才能冲击身上所有器官和神经对美的感觉。
    包括,也只存在那里的,对生命的惊喜。

    突然的想到一个很“大众”的歌:)

    如果没有这份清新的陌生。
    我们大概就像那首歌里面唱的。
    一天到晚游泳的<。)#)))≦。

    就如突然决定,
    带上画板,飞到N的乌梁素海去,
    在草丛间立起画板,
    日落的时候,站起来,
    凝神,
    看着无边际的金黄,
    撩人的风。

    (我的梦倒都是挺美的,笑之)

    我如果能幸运的,活到很老,老得走不动了。
    有一天,跟自己说,要不,回儿时的红薯地去走走?
    我真的如愿了。
    这片红薯地是白色的,泥都是干的,和村边的红薯地不一样。
    我小时候,不野,所有的“坏事”都是跟着别人去做的。
    那天跟着堂哥们一块到了田地的中间。离村子很远。到了田中间的河--那边是别村的田了。
    他们说,爷爷就在那条河上放鹅。
    我跟着到了那个地方,发现了一片很白很干得红薯地--可以到田地里跑,这是新奇的--村边都是水田。
    然后小时候的我就在那里大脚的跑着,打斗撒野着。
    小纯说,偷得的快乐。

    我回到那个地方,小时候的我看不见老了的我,我也喊不动他。
    他静下来呆呆看河的时候,我靠了过去,在他身旁,摸着他的头发。

    只是,小时候的我不知道,
    那个时候,老了的我,就在旁边。



    按理说,小时候的生活该是最净的。
    而我记得最清楚的,却是做过的一些“出轨”了的事情。
    比如跟堂哥到山边的海去捡贝壳碰到了骷髅头。大家惊慌而逃。不知道是谁不争气的在哭喊,等等我啊。呵。大概不是我吧,我该是在低头拼命的跑,哪来的力气和傻劲哭喊啊。
    又比如跟着哥哥沿着海边走了很远,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知道我们是走到了那一片,后来下起了很大的雨,哥哥把他的衣服脱给了我,回去后我烧到了41度,退烧后那一年里每一天我隔上一会就“恩赫”一下。当然,哥哥也少不了罚。
    还有跟着他们去不让游泳的地方游泳被人赶。我们被冲散了,我一直以为被抓到会被打死的。所以那时可真的是害怕了。都忘记了怎么逃回来的。大概是从海边的大堤那边绕回去的。
    现在,想起来心还是有点抽,大概是存下来了。存下来的还有终于跑到大堤时,那里的花和小路带给我的惊喜。
    还有。。。
    要提一下的有一次堂哥们在阁楼想装隔着两个院子的马傅他妈妈洗澡被我遇上了。
    于是,
    我也加进了这次活动中。
    当然,
    最后,他们是未遂,
    我是中止了。

    又长篇大论了。。。。

    连续的阴雨,人也有点沉了。
    还有点不顺,就开始低落。
    再看了《我们仨》杨绛的万里长梦,之前不知道啥意思没有看,今天知道啥意思了再看,如果是春天,我坐在柔和的阳光里,或许能收住一点。
    所有“纯的纯”的东西,都是灼的。
    灼的可能是外面的触觉,可能是视觉,可能是听觉,也有可能是里面。

    回到了住的房子里,
    打开电脑,
    拉开窗帘,
    点IE,点Quiet Times。
    今天又写了好多。
    遂来了点生气。
    特别是看到这篇。

    如果允许我有话语权的话,
    我说,这篇是我最喜欢的。

    其他篇里的小纯,
    或许,会让人感动,感慨,又或是欣赏,甚至是爱慕。
    但是,
    我喜欢这篇里的小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