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开心的笑。

    常听说,难得什么。
    比如难得傻,难得糊涂。
    这些,都是一种退悟,不需要努力和天赋的。

    在这儿竟然发现一种最难得的东西。
    连路过的人都能开心的笑。
    最难得了吧?

    这种东西,我想了想。
    叫做澄澈。

    竟能和生活相处得如此澄澈。

    儿时会有各种感觉,但不知如何定义。
    慢慢的旁边的人教导之。并知人间百味。
    却藏着两个不自然属性。

    一是这些教导都是先验的。
    二是儿时不懂,都是灌输进入的。
    被教导前是不知道的。知道后,又无法验证了。

    这样看来,搅浑过得水,怎么过都不能到达澄澈了。
    就连佛家,也只是扭曲了的平衡而已。
    谁说他跟生活好好过了?
    他直接把生活判了死刑,执行完毕后,还完完全全的把生活解剖了。
    没听到他常说,空啊,空啊的。
    生活看见他马上就惊慌的逃掉了。

    假如,等人有了深刻的思考和洞识,再有着儿时的纯粹的心境和感受,会不会能和生活相处到澄澈这样呢?

    一般人很难再有儿时一样,对着生活干净阳光的笑
    笑着说,你好呀。虽然不知道是什么。
    (想到这里时,脑子里出现的是阳光很好的春日,在校医院转入往艺术系楼去的那个拐角处的柏油校道上,一个胖胖的,眼睛大大的,脸圆圆的小女孩在玩,一会蹲下一会起来,然后突然有东西闯入她的领域,她笑着说,你好呀,然后继续玩。。。)


    像我,“成熟”到了死死的去解剖生活。
    嘴边常挂的是,荒谬,荒芜,生命的悖论,逻辑的惨淡。。。
    被解剖过得生活,你只能和他达到融洽了。
    再高不过了。

    小时纯粹的心境?

    世上最悲的事情,明明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却不知道。
    最后竟忘记了曾经拥有过。


    所以,我们看到这样生活的澄澈时,会开怀的。
    因为我们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
    心里笑着想,噢,原来小时候被教导坏了,原来这个还有另外一种说法的。呵呵。
    柔柔的,暖暖的。澄澈的一片。

    澄澈在融洽之上。

    瓦尔登湖里的梭罗,大概也是努力寻找和生活相处的澄澈。
    但他还是用了成熟后的感知和逻辑去要说教于人。
    器者,再宽大,也是有限的。
    至少我看到了不会开怀的笑。因为我感受不到。心里激灵不起来。
    只是憧憬。
    他以为大家不知道这种生活是好的。大力的在告诉大家那样的生活怎样的美好。
    其实大家都知道,那样的生活是相当美好的。
    大家都是被教导得“成熟”的。怎么会不知道呢。
    浅直的人还会嗔骂一句:怎么舒服的生活都让他占了。


    所以说,澄澈,是真难得的。



    Ps:本来想说那有没有真正的澄澈呢?有的话,是哪些人呢?
    石匠祖父算不算,他给画家有着如此多的影响。画家该也是其中一个?
    不对,这样苏格拉底的“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价值”就是错误的。因为石匠祖父可能没有知识。
    又不对,苏格拉底还是对的,省察人生必须要用真心经历的生活去省察,而不是用后天习得的,或者社会教导的东西,比如器。那么石匠祖父肯定是用了他淳朴的生活去省察过他的人生,才能影响到了画家,使得画家从小在心里种下了种子,长大后,就在心间发芽,开放。

    后来又觉得,要达到澄澈,也必须是要经过省察的人生,若不是,如何能抵抗住强大的过去和现在社会中普遍的人对人类的理解和对生活定义的先验,但是唯有经省察的人生又还是不够的。还有儿时干净清澈的心。所以所有人,大概都是千遍一律的,在解剖生命。才会最后总结说,哲学指导生活云云。
    但是又没有真的澄澈存在呢?
    我相信是有的。
    我把这个定义成艺术和哲学的区别。

    如果以一千年为单位的话,在几个千年里,在几十个千年里,在几百个千年里。究竟我们要用什么去传递和代表着人类的文明呢?
    是哲学还是艺术。
    我的思想大概不够评论这个东西。
    但是如果缩小文明的定义,如果艺术是包含我所理解的爱的种子的话。
    那我就眼睛一闭,把希望都押在艺术身上。

    对于人的苦苦思索,我宁愿相信人底里的澄澈。



    Ps2:“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睡过去,但是,我知道我什么时候一定要醒来。”
    从这里开始坚持。(帮我问一下上帝。)
    “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