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27

    不可名 - [不可名]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45194381.html

     

    每个人都应该找一个

    能在生命中原谅他所有不堪的人。

     

    年轻最可贵的,应该是荷尔蒙。

     

    我们对任何事物的畏惧,可能都是由于我们不愿获得失望。

     

    必须通过各种让人平静的事情,来让自己忘记一个事实

    ——我们正时刻走入死亡。

     

    惟有在梦游时,我所说的不是传统的梦游,

    才能克服活生生的死亡。

     

    我不断阅读,写字,以此安慰自己。

     

    我喝浓茶,用苦味证明给我看

    一件我实际上并不确定的事情——我仍活着。

     

    我为什么还在用“我”这个字,废物。

    “我”本不应该出现在文字里。

    仍不断提起自己的人,都只是脆弱而已。

     

    我们早已错过了那个最干净的年龄。

    不是身体的干净。是记忆的干净。

    那时多擅长饿了吃,困了睡。

    还有,不开心要哭,开心要笑。

     

    当一个机构里,玩游戏的人

    要比制定游戏规则的人聪明的时候。

    这个机构离倾覆也就不远了。

     

    人类无法克服的大悲伤,是

    人在衰老。

    不衰老的国度我猜该是天下大同的。

    那里没有淘汰,每个人都是新生儿。

    造物主安排我们衰老,

    是为了防止我们突然面临死亡时候的不知所措。

    衰老是死亡的推进。

    衰老是死亡的预演。

     

    从对事物的感知力上,

    人分为两种。

    敏感的人,和不敏感的人。

    这两种人看到的并不是同一个世界。

     

    每一次,都是比从前更寂寞的。

     

    对于两个命该属于彼此的人,

    最仁慈的结局,

    便是让他们从未相认。

     

    在大痛苦尚未袭来的时候,

    我们都应卑微并不作声地偷享平安。

    人生的平安是一个苦难和下一个苦难的中转。

    我们被自己的懒惰和苟且流放在这个中转里。

     

    起床后我并未急着进食。

    我只是想用暂时的浅层饥饿来让我神志清醒。

     

    人会饥饿这件事,就是人不堪的来源。

     

    我们所有的鄙夷都来自于不习惯。

    人总是对超乎过往经验的事物,

    皱眉,并同时好奇着。

     

    两个人能否相处融洽,

    取决于两个人书架的融洽程度。

    若书架上的书们不会彼此讨厌的话,

    那么这两个人应该可以开始对话了。

     

    有时候我会觉得同一本陌生的书生活在一起,

    比同一个陌生人生活在一起,

    不可怕得多。

    或者,同纸面讲话,

    比同人讲话,真实得多。

     

    人想了无数种热烈的可能,

    却因无法面对彼此的真实,

    而变得彬彬有礼。

    冰冰有礼。

     

    发现真相,会附赠人以伤感。

    一切都是守恒的。

     

    那些人类犯下的罪恶和卑鄙,

    都只是因为我们不能够去克服它们。

    愈罪恶愈脆弱。

     

    所有过往,真实的,虚幻的,

    都将是后来的戏剧库。

    后来人提取他们愿意提取的桥段。

    来支撑他们当下的价值观。

     

    所有的兴替都是交换。

    各种交换。

     

     

     

    分享到:

    评论

  • 我好像很久很久
    没有睡不着了
    于是就来找你说话

    那么多方式
    却选择了这么奇异的地方

    而且大概
    ……
    你也猜不出我是谁把……

    这也不错
    没什么目的
    没什么动机



    那什么做结语呢……

    用你最喜欢的说的

    我们都要更美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