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1

    不可名7 - [不可名]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46878918.html

     

     

    每个活着的人,都是既得利益者。

     

    最美的羞涩,永远在少男少女的

    左顾右盼间。

     

    所谓本能,不是别的,

    正是男女第一次四目相对的时刻。

    那里有本能的接近和本能的排斥。

     

    渐凉。我想我是喜爱秋天的。

    身上覆盖棉织物的感觉,足够让人在物理上安心了。

     

    无疾而终,是人最期待的告别方式。

    不管是生命,还是爱情。

    闭上眼睛,安然均匀地睡去。

     

    像去做新的梦,或是,

    告别一个很长的梦。

     

    回头时候,惟有感激。

    最后一个说出口的词汇,是enough.

     

    Enough.

     

    真诚爱你所爱,

    于是,任何时候终结,都enough.

     

    找一个一见钟情的人全然爱,

    找一个能宽容你的人一起生活。

    找一个自己一直陪伴自己。

     

    然而,越来越多人开始习惯,

    对陌生人说真话,对爱人说白色的假话。

    来获得无罪感。

    直到,

    陌生人成了爱人,爱人成了陌生人。

    直到,

    爱人都陌生,陌生人都爱。

     

    孤独,来自于自我对信仰的背叛。

    从前信的,仰的,而今不再信,不再仰。

    跨越自己制造的矛盾,

    然后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在告别与否定中成长,伤感又迅疾。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模糊的final self.

    我们的所有发问,不在问别人,是在问自己。

    为了恳求final self的确认。

     

    水恒久地滴在石头上

    它每一次溅起四射的样子,都是一出精彩表演。

    水需要一个恒久的观众。

    石头一直看着。

    它的凹陷是门票。

     

    所有新现象,都是历史的选择。

    新闻皆旧因。

     

    人们无止尽追逐金钱的原因是,

    当他们不知如何量化精神时,

    他们惟有转向去量化物质。

     

    商业真谛是,

    发现欲望、勾引欲望、利用欲望。

     

    若有一天,

    当中国的电视选秀也能选诗人。

    那就有点分量了。

     

    尊敬使你惭愧的人。

    因不够美好而羞耻,这力量便是良性的。

     

    死亡是别人都知道你睡了,

    而你不知道。

     

    小时候我总是害怕看别人睡着的样子。

    我需要靠观察他们身体的起伏,来确定他们是否仍有呼吸。

     

    生活上的问题,

    有人是实践家,有人是理论家。

    有人做了但不说。有人说了却做不到。

     

    另类人的奇异作为,

    是他们不愿同多数人定下的规范妥协。

     

    争论将带来伤害,真理是稀罕的。

    我们重复着错误的舞步,

    却也竟完成了一支舞。

     

    爱是一回事,

    得到是另一回事。

    解决这个疑惑的人们,将收获和平。

     

    其实并非由于遇上错的人,才让人觉得不幸福。

    最初以及最终的原因,

    大抵是,连自己都还没有找到。

     

    博尔赫斯说,语言本身就是一种文学传统。

    有理。

    那么我们讲话写作的时候,都该有点知觉。

     

    在平遥看摄影展,我转身时听到快门。

    看过去,那个男人背对着我。

    相机屏幕上是我的侧影,和我背后的他的摄影作品。

    他没有说什么,我也没有说什么。

     

    古城的住民,我看着你们的时候,是犹豫的。

    生于此,死于此。

    被这片土地上新来的异族人观看、利用、赏赐。

     

    时间会淡化国家性,留下种族性。

    保护文化象征,比保护主权更必要。

     

    我知道自己是喜欢一个人旅游的。

    除非身边是另一个自己。

     

    一辈子安定与一辈子流浪的区别,

    其实没有那么大。

    眼睛旅行、心旅行,都是旅行。

     

    正是因为没有永生,

    所以我们夸大过程的重要性。

    对于无法控制的东西——结果,

    我们习惯噤声。

     

    询问关于一些词汇的定义。

    比如生命。比如爱情。

    时而有答案,时而丧失答案。

     

    在我们因沉睡而安宁的时刻,

    时间在黑暗中赶路。

    它给我们一些不动声色的改变。

    而我一直不知道,我们的改变,

    发生在醒着的那些时刻,还是沉睡的那些时刻。

     

     

     

     

     

     

     

     

     

     

     

    分享到:

    评论

  • 纯,

    你好。

    在光华bbs上看到了你的blog地址,点了进来。

    背景音乐让我在寒冷的冬日午后感受到热泪流过的温度。

    “在告别与否定中成长,伤感又迅疾。”几不可闻的轻叹。

    让我把你加为友情链接吧。

    让我在动荡喧嚣中,有个安静的地方可以逃亡。

  • 这几年希望能把感情实际话,我们可以相信一个要凭感动去维持的事务吗?
    人的左顾右盼,是希望得到最好的。真的有最好的吗?
    凌晨3点醒来的时候,偶尔会问自己在哪里,在这里做什么。独自醒来,会问自己第一个浮现在脑海人的是谁。可答案总是空白的。
    这是人性的可悲,可悲的后面是一种精神的追求和迷失,于是我们在现实的世界中去追寻,追寻任何的一切,去告诉自己的:我活得很精彩。
    我们可以摆脱吗?或者,我们可以学会,如何在别人和自己的世界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熟悉的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