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04

    不可名8 - [不可名]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47575502.html

     

     

    那些愿如萨特般活着的男人们,

    你们是否同样在等待着一个波伏娃呢。

     

    当我们意识到人之本性时,

    便不再要求自我之于爱人之唯一。

    取代唯一性的,是某个领域的无上性。

    或是领域数量上的无上性。

     

    成不了唯一,就成一种无可取代。

    你会成为他最忘不了的人,

    但这一点,却并不能阻止他爱上新的人。

    这就是人性。

     

    长期的男女关系里,

    要捍卫的已不是最初的爱情,而是一种生活模式。

    爱情是自发的,要费力维护的,都已变味。

     

    人之自身,

    本就是一个无底洞,

    本就是一个悬崖边。

     

    壮举、恶行,

    都只是微弱的一念之间,

    在事后,却获得了异常明确的裁判。

     

    在一个长相丰富的城市里,倒真是会给人旅行着的错觉。

     

    人的媚与不媚,都在姿态。

    然这些几乎都是天生的。

     

    寻找下一个让人暗自惊奇的事物,

    直到心不再波澜。

    变老让人伤感之处,并不在于越来越多的皱纹,

    而在于越来越少的惊奇。

     

    所有偏颇、类型化判断,

    都只是因为见得不够多。

     

    此月之天气,

    不好好冷,也不好好热。

    它拒绝给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于是我便在这阴晴不定间

    走着,

    用来掩藏另一种阴晴不定。

     

    珍惜因无知而羞愧的时刻,

    这是永恒的畏惧,

    故是永恒的推力。

     

    珍惜羞愧,珍惜伤感,珍惜失语。

     

    倒霉和不幸一次次给我们机会,

    一个以自己的能量消解他们的机会。

    它们是能量的标尺。

     

    不战,是不知道兵之强弱的。

     

    热闹终究只是热闹,用来调剂安静。

    再强大一些的时候,安静便是全部。

    连调剂的必要也失去。

     

    当队伍行进着向观者献欢,

    我总是好奇他们会否突然醒转。

     

    正因为智识如此之多

    我们才有机会一直保持无知。

    明确无知,是一种良性品格。

     

    得到的东西,若是得到了,也许没多大意思。

    可在得到之前,总有很大的意思。

     

    每个人都有个安定梦,每个人也都有个流浪梦。

     

    平行其实最是安稳。

    它们可以无限近,不相交。

    而相交的那些,相交之后,又各赴前程。

     

    人本能选择接近同类,远离异类。

    并非因为异类劣等,只是因为人懒惰。

     

    处世态度不足以解释当前景况时,便获偏差。

    故,第一课:解释自己。第二课:说服自己。

     

    每个活着的人,

    真的,只有死了,才能有机会称出自己的斤两。

    那时候肉身已无意义,余下灵魂的重量。

     

    最值得琢磨的,

    仍是小偷的慷慨,

    歹徒的仁义,

    以及妓女的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姐姐好,我是通过一个同学的推荐找到这里的,从昨天到今天看了很久,想了很多,感触很深,我想以后我一定还会常来。
    姐姐的文字让我都不敢贸然留言了,因为我非常害怕自己没有营养的话语跟整个空间格格不入,呵呵。
    不过姐姐也说,因不够美好而羞耻,这力量便是良性的。
    谢谢姐姐让我想变得更好。

    ps:姐姐博客空间的背景音乐叫什么名字呢?我很喜欢~也想放到我的博客上去~姐姐不介意告诉我吧?~嘻嘻
    回复jun说:
    恩,谢谢你。你没给我留一个地址,我不知道我这样回复你是否能看到。这首背景音乐也是向别人问来,《年华都是无效信》,愿你喜欢。 加油,共勉。
    2009-10-07 23:20:22
  • 波伏娃,我是喜欢的。
    只是,她说:“我和所有人一样,一半是同谋,一半是受害者。”
    很好的人,情愿她有着东方文明的基因。
    评价她,不会影响我对她的尊敬。

    关于他们,逻辑上的问题是,
    在他或她,和情人生活时,究竟是什么呢? 欲望,或者是爱?
    那他和她之间呢?是相互支持?相互懂得?相互理解?相互促进?
    那么,这跟结婚里的两个人,有什么区别?
    那么,这就是另外一种反过来说的,结婚跟不结婚是没有区别的。
    走了的东西,都走了。结婚不结婚,只是一种形式,或者只是一种借口。
    那最可怜的,大概会是,他们以为是真爱,却连结婚都不敢去挑战。
    还真什么?还爱什么呢?

    难道,爱在于相互取得?这样大家皆可毫无压力的活着?大家都能潇洒的活着?

    我不知道西方人是怎么想的。
    但是,世界文明在中华这一支,代代相传的。骨子里该会认为:
    真爱在于,你会宁愿为她付出你的生命。

    千年里,多少口口相传,以身传身的故事。
    还是五个千年呢。

    或者说,是可笑的,
    眼光怎么会狭隘到为一个东西付出生命呢?
    只是造物主给我们考虑到了的是,生命在无涯的时间里,又复几万年之后,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
    所以它给生命找来了爱。
    懂得并相信她的人,会找到眷恋的生命。

    凡此种种,
    皆因,真爱仍未出现。

    大概,有许多人,懂得生命,却不懂得爱。
    他们到死了,也无法感知,
    原来,这个生命,可以活得如此的眷恋,如此的心动。
    他们是不知,几百年后的人,对他的看法,影响不了他的一生了。
    他的一生,只在那个时间里面。
    他可以善良,大爱,为人类服务,都很好,那是他对一生的选择。
    但是,别忘了真爱。
    不枉然的,就此一生。

    有些人,有很多人,目不识丁,却会用生命表达出爱。
    甚至动物,也会为保护自己的后代付出生命。
    我想,它们在哺乳的时候,或者鸟在给张着嘴的小鸟喂食的时候,
    也会有感官上的刺激,体内的某种天性会得到满足。
    那么,在保护后代时,和天敌死拼时,体内的某种天性肯定是激发着。
    在被天敌杀死时,临死前的眼神,看着没有保护的后代,也肯定是悲悯的。

    我想,造物者设置了宇宙所有的规律,让无机物进化成有机物,并进化成生物和人时,
    在人这里,
    安设了欲望的同时,也安设了爱。
    此间种种有关人类的故事,皆由这两者衍生。
    (当然,要说一下它的是,它还设定了生命的有限性。
    从而引起了两者,无限的厮杀。)


    我不可耻于,我拥有欲望。
    我只是可耻于自己,纷扰于欲望,不管是爱的,还是被爱的欲望,不能自拔。
    却不能引导他们
    走到寻找真爱的路上。

    或许,解剖生命和解剖爱,都是错的。
    只能相信。


    但是,不能以爱的名义,践踏了爱。


    想到这点时,是理图的下午四点。阳光美好,树影婆娑。
    满满的。
    突然好想,发给短信给在香港的黄董。
    告诉他,好久不打球了,手特别痒。让他快点回来,我们好一块去打球。
    好想,打个电话回去给妈妈。在下午闲聊一阵。
    好想,
    等待下一次和她遇见,
    我能抛开欲望,亲切的和她说,我亲爱的朋友。


    走出理图门口,外面阳光灿烂,在大树和校道间,明亮却柔和。
    带着我白色的板鞋,灰色的T恤,
    我在楼梯上,高高跃起,跳下不是很高的台阶。
    明亮却柔和。



    ps:有关信仰,我想,性情与信仰,该是不排斥的。
    其实不相信会有不真性情的人,会坚持信仰。
    可能会说,为了紧迫的信仰,放弃了性情。但该不会有无真性情而信仰者。
    历史上,为了信仰而死的人,该都是真性情之人。
    但往往也有一些人,不见得有真性情,却在欲望和权术的推动下,成就了一番“伟业”。
    大概也说挺豪迈的,挺潇洒的。
    但是,从人终归一死来看,似乎又是一样的。(这里是以不真性情的“伟业”者为低端)
    看透生死后,看人们的选择吧。悲观的说来,不都是一样的吗。人总会有选择的。

    同学一天说,现在简单难了,复杂倒容易了。
    我说,是啊,简单纯情的东西,越来越难得了。

    想起我和爷爷,父亲,搬来凳子坐在院子里,他们说着各种事情。
    我那时肯定没有去想,人就一个一生的问题。
    他们肯定也没想。
    做好当前人,尽好当前爱。
    离开时,记挂记挂的人。
    而今,剩我一个人,进入了纷繁的世界中,开始思索纷繁的生活。
    做自己的话,一定要简单的自己。
    这是一种可贵的幸福。
  • 幸好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萨特
    能够忍受绝对安静的只有圣贤和野兽。
    存在就是一切,没有存在就没有灵魂。
    推荐部电影《watchman》
    主题是:神可以拯救人类,但是无法拯救不可救药的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