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29

    不可名9 - [不可名]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49404730.html

     

    踏在规则线外,

    我们面临所处位置的审判。

    审判者是那些服从者。

    服从,带给他们优越感。

     

    在过去左边和未来右边活着,才能逃脱当下赋予我们的审判。

     

    遵守规则,就是承认别人赋予某些事物的意义。

    接受它,这个动作,便强化这些意义。

     

    自由是意志的一种决定,接受是自由的动作之一。

    自由是接受规定动作,或熟练运用自选动作。

     

    若不接受规定动作,或是对自选动作感到犹豫,

    便都是不自由的。

     

    想来,最大的不自由,

    是这四个字——坚持到底。

    “到底”成就一种完成,

    “完成”成了“证明”的表演。

     

    我们不缺为恶的勇气,但总缺少放弃的勇气。

     

    每个人在不如意时候,也许都有过,清零的念头。

    我们嗫嚅着,只是怕爱的人失望。

     

    所有限制都已被丢在身后了。

    限制我们的是对过去的回忆,以及他人对我们的认知。

     

    而你也许不知道,每个下一秒,都来得及做个好人。

     

    共同生活的人,

    必须分享同一种生活态度,尤其是物质同精神的比重。

    若有差异,便须妥协。

    妥协日久,迎来疲惫。

     

    选择陪伴者的时候,同样选择了一种生活状态。

    明确自己生活态度,有利于不再遇见无聊的人。

     

    对于看不起的东西,连抗拒都成了一种看重。

     

    父母婚姻中的最大问题,

    往往成为子女择偶时最先避开的重点。

    而这种迫不及待的放大,

    又往往遮挡了子女婚姻中的其余。

     

    我不得不说,

    阅读的好处在于,一本好书,

    在相同的单位时间内,提供了最大的信息量,

    还有最不受限的想象空间。

     

    当你在想象空间里,为恶,为善,

    记住,只有你目睹了你自己。

     

    诗句,最终回归人,依附人,安慰人,陪伴人。

     

    真理都被前人说尽了,我们都只是二道贩子。

    然而观点是一种责任,所以我们不能不作声。

     

    艺术家,若是作为一种身份,而不是一种生活态度,

    则很容易落入滑稽的境地。

     

    干净的性感,是和服女孩的后脖颈。

     

    你太美了,美得让我不知如何看着你。

    我不认识,也没有打算认识你。

    我不需要你多记一个人的名字。

    我看着你就好了。

    而我心疼你,你知道吗。美是你的桎梏。

     

    放弃了性别表演的女性,

    应是有了容颜之外的底气。

    女人淡化动物性优势,与此同时,

    这种主动的放弃,也避开了自己的动物性劣势。

     

    旅途中,我迷恋隧道中的感觉。

    我甚至希望所有的旅途都在隧道里。

     

    未来,在周游一圈后,

    选定接纳自己的地方。然后不再离开。

    起点和终点,也许是同一处。

     

    想知道那些曾为了理想,

    流泪、奔走、彷徨的人,

    是否在多年以后,

    也变得同周围人一样,被生活说服了。

     

    此生我们只活了一次,

    所以我们要精心筹划死亡。

    无论死去的时候,

    是一个幼儿、青年,还是老者。

     

    多数人在等待一种老年的死,一种无重罪的死,一种有子孙的死。

     

    死亡是给定的事实,

    我接受它。它在未来等待着我。

    在这个有限的框架里,

    接下去如何为,为何,

    便是人之意志之选择。

     

    在你们把自己的欲望和死亡平放在一起的时候,

    是否会因为给定结局的荒谬感,而笑出声来。

     

    那些我在乎的人,其实我该写写你们。

    写你们的意义远大于我写遗书。

    然而,如何下笔我知道。

    可我不知道如何收笔,因为我还没死。

     

    没死,于是我自身的变化,刷新了每天对你们的遗言。

    即使,我们很久以前就不再相见。

     

    我不知道,是否该每天诚实面对死亡。

    每天留下活着的侥幸,

    每天认清生命之延长。

    每天多一封遗书,积累到终站。

    最后一刻,将所有的告别信,

    铺在自己的灵柩里。

     

    我们花了很多气力,

    来证明自己活着,被爱着,影响着。

    可是,给谁看?

     

    我们的肉身终究是动物的一种,所以我们需要不断克服自己。

    克服欲望,克服恐惧,来获得无性别、无年龄、无死生。

     

    终有一天,我们不再衰老,不再有美丑之优劣,

    终有一天,我们杀过的人,都将复生,犯下的罪全被宽恕。

    终有一天,我们在别人的眼泪里,不敢含笑。

     

    我们陪着一起哭。

     

     

     

     

    分享到:

    评论

  • 围观!
  • fan.. 背景 是 什么 音乐??? 很好听。。
    回复efe说:
    这首是钢琴曲《年华都是无效信》,愿你喜欢。
    2009-11-01 18:02:54
  • 我。需要认识你。
  • 我。需要认识你。
  • 我现在正接受着挑战规则的后果,我们是玩不过规则的,至少是现在。

    其实我们真的有权利去审判他人吗?认可的只有法律。如果末日之后,神又要这样审判人类?

    我讨厌那些说要清零说要重新开始的人,那毫无疑问是最自己过去的背叛。
    过去无论好坏都是我们无法逃避必须要背负的。

    父母婚姻中的最大问题,
    往往成为子女择偶时最先避开的重点。
    中国历史上每个朝代的灭亡也是如此。没有办法思虑得如此周全而又完美,只能选择重点。

    关于真理,乔治索罗斯有一个有趣的说法:人是无法得到真理的,但是在这个理论被证伪之前,我们可以默认它为真理。
    我倒是更觉得我们都是语言的二道贩子。前人已经把话说尽了,要我们说什么?
    关于美,觉得真正的美丽都是最真实自然的表达。路边的野花闪过任何塑料。
    死亡是一个必然会来到的事,懒得筹划了。


    其实有时候真实觉得干么非要证明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这还真是令人讨厌的虚无主义。

    最后一段,小纯信神嘛?
    写了一篇好长的回复啊,不管怎样,今天还是一个不错的秋日。



  • 本科时,有一个好友。给他传快攻时,进球后,他总要回过头,有手指着我,笑。
    在篮板侧边的空补,也只有他能够传给我。我们不互相看着眼睛,都只是感觉着对方的笑。
    人于世上,交流不可避免。也有很多进路。但是篮球,我想是一种真诚的无私的交流。广阔的球场里,你可以自由的选择物以类聚。球品,如人品。其他地方,略略,有点复杂。

    今晚,他到上海,酒吧一聚,微醉。
    顺着头疼,回复。

    整篇都有回复。起点不在开头。

    妥协不带来快乐,那为何会有妥协。
    生活得以过下去?
    不为着快乐,
    只是怎么过最后都是虚度的。
    就如人生。

    人总有定性。
    定性就在于之前的经历。
    定性没有对错,人总是千姿百态的。
    父母也是其中很重要之一罢了。
    能不停的去寻找自己的定性。
    或许能找到独自的真。

    目睹自己,然后呢?

    诗句,最本质的,是出自于人。

    观点若只停留在观点,
    算得上责任么?
    声音,从来不缺少。
    但人们,有多少进步呢?
    或许, 问,声音,有多少是站在他处,诉说他人的?
    都是自己的内心,内心的欲望。
    罢了。

    作为生活态度,就不滑稽了么?
    不该说,大概是,真有生活态度的人,后来有了身份。
    我不敢笑,怕撞见真性情的人。
    有几个呢?都是有限生命里的生活的愤青罢了。
    有几个宽宏真实的内心呢?

    性感,粗俗一点,就是对欲望的引诱。
    斯文一点,就是对美的诠释。
    粗俗,或者美,看性感的那个人。
    罢了。

    谁又不在桎梏之中呢?
    我们觉到别人的桎梏,这种想法,
    本身,就是一种桎梏。

    桎梏之外,是什么呢?
    谁人,又能体验到别人呢?

    容颜之内,容颜之外。
    我们注重了,才会有所区分。
    我所不明白的是,大家都坦胸露背的年代,
    靠什么,去引诱呢?
    桎梏,定性。
    或许是一种返璞呢?

    迷恋隧道,
    或许是因为,我们没有真正感觉到无垠的阔大。
    如苍茫之沙漠,萧瑟之秋原。
    迷恋隧道,大概还有自我。
    在无垠的广阔,苍凉中,才能只剩下天与地。

    这个世界,大概总有个定量。
    有这么多数量的人,在追求理想。
    博弈论而言,这大概是稳定的态势。
    除非有深刻的不平衡,这个态势就不会改变。

    都是生活,说服了,大概不会毁掉整个后继的力量。
    能传递爱的生命,不在乎,是否会被说服。
    我想,这就是人类。

    知道此生只能活一次的人。
    应该不能筹划出最精美的死亡了。
    所有的筹划,
    都是可笑的挣扎,模仿
    罢了。

    在没有最底里的幸福的世界
    都是悲剧的生命里。
    等待,不见得,不是最美好的。

    不能因死亡,因有限
    而有所追求。
    这样,会失去生命本来的真。
    意志,只是一个工具。
    千万不能让他占据了所有的空间。
    那样,人绝对会迷失在欲望的意志之中。

    知道荒谬的人,绝不会笑。
    而是,
    给了生命,足够的尊重。
    不管是自己的。
    还是别人的。

    我始终相信
    遗书,
    是用生命谱写的。
    下笔的话,
    或许没看清,
    或许是迷糊在一定东西里面了。

    遗言
    我想,只依附于一个字
    就是爱。
    爱,刷新多少遍,
    始终是爱。

    足够尊重生命的话,
    死亡,不是用来面对的。
    你没有载体去面对死亡。

    所有死了的遗书,
    只是煽情的自我发泄。
    有生命的时候,就去尊重他。
    死亡,只是一个被别人定义了的结束。
    罢了。

    从来就没有死亡,这一说。
    没有了,就回归无。
    如宇宙之开端。
    开端之前,宇宙之外。
    本来,就是一个无。

    那灵柩呢?
    那是爱
    自己对自己的。
    别人对自己的。
    自己对别人的。

    没有这些,
    人本来如动物般
    生命无时,就成无的。


    不给谁看
    只是,又能把力量,放到哪里呢?

    最后,我还是想,
    有欲望,有恐惧,有性别,有年龄,有死生。
    如此有血有肉的。
    才称得上尊重生命。

    终有一天,我们会接受一直衰老,接受有美丑之分。
    接受,无可复生,接受恨与爱在总量上的偏差。
    终有一天,我们会明白,
    唯有陪着哭,才是最真的爱。


    优越感,这个词,本来,被创造出来,就是给这些人的。
    不是这些人,而追求优越感的话。
    本身就是这些人了。

    我们自以为逃脱
    只是我们自以为而已。
    只有不视其存在的人
    才没有逃脱之说。

    不管历史如何,知道何为人的人。
    从来就没有被监禁过。

    我担心,明显的反对,会比默示
    更加的有一种倾向。
    不管是对这一种规则,还是自以为要建立的另外一种规则。

    没有压迫,就根本谈不上自由。
    不管是规定的动作,还是自选的动作。
    都是在人的现价段的极限之内。

    谈个人的自由时,往往是浅白的。
    每个个体都是自愿的失去自由。
    所有人的自由更大。
    个体失去自由之前的自由度就会更广阔。

    感到不自由的犹豫,反而,就是一种自由。

    只是,不坚持到底,其他的过程,就是自由?
    就不是表演了?

    为恶,和不放弃
    都是想获得。

    不如意时,才想着清零
    本来,这种清零,都是不值得一提的。
    或者,不该被提起的。

    爱的人,从来不会有失望的情绪。
    对于成功,他们更多的在乎你本身。

    过去的回忆,未来的认知,
    不应该被丢弃。
    而是淡化,放到基础里。
    而基础中,冒出新芽,向着真正的阳光。

    好人,做在这一秒。
    下一秒,太飘渺了。
    知道,又有何用?

    我不喜欢无聊的人。
    但是我担心。我喜欢的人们
    在有聊中,不知道什么是真正值得的。

    我也不知道。
    只是,我不知道的,我也不去追求
    就干躺着,让年华一滴一滴的流淌。



    Ps:最不喜欢的,也是最喜欢的,就是我还没躺下的时候,有些勤奋的人,就已经醒来了。。。。。。
  • 生活在梦里的人,反而可以更清醒的看待真实的生活。可当他醒来的时候,却不知应该从哪里开始,哪里结束。
    我们在嘲笑做梦的人,因为在大多数人眼里,他们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我是这样人中的一个,不定时的加入这个群体,我对这样的人的诠释是 “用犀利的语言,掩饰自己的向往与自卑”
    人生真的很矛盾,因为太多的事情需要理由了。自由,规矩,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给所有的事物定义呢?定义了,又如何,我们还是一样的生活。在思想中追求无我,在现实中寻找踏实。
    很喜欢你说的一句话“每个下一秒,都来得及做个好人”
    我会在一个人的安静中去给“好人”“定义”,之后,去好好的走完自己的余生



    熟悉的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