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05

    诗意 - [关于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53010680.html

     

     

     

    电影里几个作家尝试定义“诗意”。关于这样的讨论,我是害怕的。这两个字而今看来有酸文人之嫌。

    凡是已经被用滥了的字,再用起来,期望是万不得已之时。不敢再说“爱”,不敢再说“爱情”。 共享了太多次的词汇,若是用在深沉的事情上,怕是要被泛滥所牵累。况且,心里的那些长篇,取任何名字作标题,都是另一种误读。

    能写好文章的人,对字词的挑选,至少应不让人心生退却。那些宏伟的四字大词,以及这几十年的大会用词,报告用词,已渐渐使我们麻木。我们用惯了相同的套路,挥舞着无知无觉的形容词们,却也并不汗颜。这是整体语境的陷阱,在大家都已经跳进陷阱的时候,就顺势默认了新的平地。

    那天旧书店里拿了一本81年译文出的《英译诗稿》,纸页黄到发红。郭沫若的本事,就是把人家纯良的英文诗,译成五言、七言,不仅有忠于原文的“信”,更添了原文之外的静的意味。英文句子短短长长,中文对照却是齐整,视觉上也有肃穆清冷的美感。不知是否是我多情了。

    说回文章一开始提到的诗意吧。电影中作家们纷纷表态,高下立现。马原说无用之事才谈得上诗意。有用的都不行。我是有些赞同的。有用的事里,若是要找点诗意,一定要配上旁观者的姿态。太投入是看不到的,那不是诗意,是诚意。

    友人问了:那小纯以为什么是诗意? 我说:失焦之乐。 现世之美,是要进了心,且有心相容,才能成诗,才能寓意。被打动的一刻,应是清醒地醺醺然。刻意找来的诗意,是要滑稽的。不经意,不着相,不确实。诗意在被定义之前逃逸了。

    一直以为,诗最美的地方,仍是在句号外,仍是换行间。读诗的最愉悦之境,是不可续读的掩卷时分。

    以诗意作题,是很亵渎的。这种回避现世苦难的良药,一提再提,我也成了用滥它们的共谋了。我忏悔。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偏见 2009-12-05

    评论

  • 小说。
    我觉得“谈诗意”本身就是诗意化的呈现。
    没有人吃完饭开会讨论这个的。
    至于电影所要传达的情欲挣扎。
    在男女演员的努力下,情感的跌宕还颇入心境。


    另外,
    王朔还是挺有意思的。他说等他70岁的时候,他才能真正的欣赏到女人的美,那个时候才是一个真的的体验者和观赏者,而年轻的时候老想做个参与者。

    呵呵:)

    安。
    回复刘小跳(Lynn)说:
    你听下来的王朔的话很有意思。
    2009-12-14 08:59:37
  • 被写烂了东西重新写出新意来,是了不起的才能。
    提到诗意:首先联想到竟然是是有一天人来走向宇宙了
    看到七个太阳,七个月亮,这一刻真是无比的诗意啊。
    古怪的联想。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