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06

    有时 - [愿望们]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58012205.html

    看完《伪钞制造者》,上豆瓣看看评论。

    排在第二个的是 卡夫卡·陆。

    看到这个名字,想起——他已经死了。两年多前死于车祸。

     

    可他的页面还在,文字还在。还有温度。

    陆陆续续有人留言,问候他,祝福他在天上平安。

    网络普及后,只要留下过痕迹,便生出虚拟的墓碑。

    生时的个人说明,未能经主人应允,却成了生后的墓志铭。

     

    卡尔维诺说,总有一天,你认识的人中,死去的会多过活着的。

    总有一天。

    记忆背着这些灵魂,越走越重。

    我想起那些已死的人,也想起后来未再碰面的朋友。

    消失的点,和相交再行远的点,其实一样。

     

    我想,死亡会赋予记忆力量。

    这是离开的一种,被人们最当回事情的一种。

     

    小莲的片子里,贾植芳老人说——不变的是墙上的钉子。

    大家轮流把黑白照片放上去,站着看的人,没几年,自己也上去了。

    后来贾老还是上去了。

    那个地方倒是公平的。框子里的人终卸下担子,留着活人承受这生命的分量。

     

    死时挂一次照片,听一段音乐,接受一场注视。然后离开。

    当然,这种已属于好结局。

     

    大作为小作为,看着时间调整一下比例尺,便都归于尘埃。

    可总有新的眼睛生出来,新的未见到苦难的眼睛,新的未蒙上灰色的眼睛。

    惟有期望我们来时的世界,和我们走时的世界相比,千万不要更糟糕了一些。

     

    生时,尽好生时的责。

     

    我并不是基督徒,却曾被这段话打动。

    节选部分,按自己喜欢的方式重译——

    生有时,死有时;播种有时,收成有时;杀戮有时,愈合有时;

    毁弃有时,构筑有时;低泣有时,莞尔有时;哀恸有时,乐舞有时;

    抛散有时,堆聚有时;相拥有时,隐忍有时;得之有时,失亦有时;

    留存有时,放手有时;撕裂有时,缝补有时;静默有时,言语有时。

    ——《圣经·旧约·传道书》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若干年之后,爱我的人在哭,而我在笑,那就够了
  • 一段时间不长跑,再启程的时候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可能是体力确实衰退
    也或许是淡忘了跑步的节奏
    再跑起来,总会好的
    再跑起来,会比以前跑的更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