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31

    设一个局,然后让它发生 - [故世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64798151.html

     

     

     

     

     

    他是一个木匠,多年前离开农村,到上海闯荡。在众多木匠里头,他眼力特别好——敲打木头,有时候尺子都不用。

    做了好多年,他的腰时常隐隐疼。他想,孩子也大了,再做下去,总有一天,要做不动的吧?想着这些担虑的事,他在多伦路上乱晃,看到画室收学生,就走进去。第二天他成了里面最老一个学生。要知道,在那儿,都是小学生,他是老学生。

    画画,停停,他仍需要继续养家,所以根本没有断掉自己的木匠活。可是每次来的时候,他总是最认真的一个。问最多问题的是他,冬天还能看到鼻尖汗珠也是他。日益精进。

    在他画得很有些样子的时候,他背着一个小板凳和画板,去了外滩。他想给人画肖像。画得不好,最多不收钱嘛,就当送你好了。老婆陪着,站在他不远处,拉客源,赔笑脸。他们时常和城管比跑步。

    一个月下来,三十,五十,八十,都有,碰上老外,满意的话,还能有两百的好价格。客人不满意,就不收钱,当练手。当然客人多数还是给钱的——每个人都不容易,更何况这个脸庞黑红黑红的、长得像个木匠一样的画匠呢。

    几个月后,一个马来西亚商人来到外滩,跟上海街头艺人小分队队长商量了一件事——他想带一批人去马来西亚的云顶赌场。带十几个去,组一个黄金团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绝招。

    他当然愿意去。赌场里,艺人团队接着赌客撒下的钱,很受欢迎。通常,赌来的钱,都不那么像钱。一个月后,他是这十几人里赚钱最多的一个。第二多的,是个算命先生。

    第二年,他把老婆孩子也接去了。他天天在赌场里吃饱了画,画饿了吃,每年几十万。他有时低头看看自己满是碳粉的手,再想想以前沾满木屑的手,总要出神。

    他趁休假的时候回国,再来到画室。老师对他说,你面色好了,眼神稳了。他偷偷给老师看马来西亚的照片,上面还有小姑娘陪在身边。一副艺术家找到追随者的表情。

     

    我说这个故事的原因,是想说——你真不知明天会是什么样子。要是真的想要一种生活,你得去让它们发生。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被生活耗损的人。多你一个,真的不嫌多。

    设一个局,然后让它们一步一步发生吧。如果运气好的话,你种下的苹果,大概不会长成生梨的。管它呢,生命最可知的就是不可知。你可能在街上遇到一个你最合衬的伴侣,并在下一个街角丢失了他。

    然而我真的祝福你们,特别是你,能够找到一种让自己安心并经得起假想和嘲笑的生活。

     

    我也做梦去了,晚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1 2009-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