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14

    一面 - [故世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65967444.html

     

    去佛山那天飞机晚点,等在位子上,确是让人劳累。晚上到酒店,不想自己洗头,问前台最近的理发店,趁他们关门前走了过去。

    洗头姑娘没比我大多少,湖南人,儿子三岁,放在老家。她声音动听,脾气温和,客人常把她当做诉说对象。她说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一个月有三天休息,可她基本不用——因为老公就是店里的发型师,上班一起,下班一起,他们24小时都能看见彼此。我说,不会厌?她说,习惯了,看不到就觉得不安。情愿看着讨厌,也不要看不见。

    洗完我下楼,看到一个黝黑的圆脸理发师。他说话得体流畅,还很生动。他说他读书时候,最好的就是语文,作文从来不打草稿,一封情书搞定十个姑娘。他打听我来佛山的原因,知道我是做纪录片的,就开始说,嘿你知道么,我以前在湖南混街头的故事呀,写出来绝对可以做小说做电影呢。我想,大概是吧,离开家,来到佛山,妻子又说家中有事回去不便——总会有些故事的。他继续说,现在是没办法了,天天在这个小店工作。挣着一些回次老家都觉得浪费的钱,伴着一个当初不小心搞大肚子的姑娘。

    可他不知道我是做文献纪录片的,打交道的都是旧时光里的文字和图像。可我还是对他应允——如果我以后写当下题材的本子,如果我需要一个我想象能力之外的故事,我给你电话,你把你的故事告诉我。

    离开的时候,我把整票找下来的钱,全部给了妻子。我并不觉得我比她更需要这几十块钱。我知道如果没有公事,我最近几年再来佛山的机会很小。再来这个理发店洗头的机会,几乎没有。不管在同城还是异城,很多人的第一面,都将是最后一面。

    然后我走出店,大步走进夜色里。真实的原因是,我的确害怕走夜路,在这个车头灯异常晃眼的、陌生的城郊。可我还是忍不住回了头,再看了一眼那个没有生意的理发店,还有那对也在看着我的小夫妻。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