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18

    《横滨玛莉》——我毫不羞愧 我以我的方式活着 - [关于纪录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66386278.html

     

     

     

     

    我该怎么说这部纪录片——《横滨玛莉》。MIDA纪录片展映,我看了八部,它是惟一一部让我止不住眼泪的片子。

    《横滨玛莉》的选题是不可复制的。横滨街头,有一位让人过目不忘的老妇人——玛莉。她脸上涂着厚厚的无油的白粉,从不摘下这个面具。每天,她抬着头在街头上走过,许多人以为她是个精神病患者,或者幽灵。年纪大一些的人,会说——她是一名二战时期的高级妓女,依靠向占领军出卖色相维持生活。

    战争结束了,玛莉却几十年行走在横滨街头。玛莉英文好,会画画,会弹琴。她从来都是选择她的客人——多数时候,她只做军官的生意,特别是那种富态的军官,那意味着生活安逸。玛莉不与人说话,走路总是抬着头,穿着复古的裙装,多数是纯白色的——大家叫她“皇后陛下”。

     

    玛莉那么扎眼,很多人见了她害怕,嫌弃她。玛莉去过的美容院,客人说,如果她还来,我们就不来了。美容院主人只能怀着歉意对玛莉说,哎,真不好意思啊,今后,您不能来了啊。玛莉还是很礼貌,有些失望地说,真的不可以了吗?

    可是,她身边却有很多默默关心她的人,给她提供一把椅子,一个栖身场所的人。咖啡店里,客人说,她用过的杯子,我们也会喝到啊。店主不忍心赶玛莉走,就专门给玛莉买了一个漂亮杯子,说,您是皇后陛下,应该用这只最好看的杯子啊。

    有个摄影师,专门拍人物肖像。他把玛莉的头像,放在他摄影集子的第一张,黑白的,那么有味道。他说,这张很好啊,她以后都可以拿来作遗像,很好看的遗像。

     

     

    同她关系最近的人,应该是元次郎。元次郎是一位男歌者,一位同性恋者,“黑猫”酒吧的拥有者。每天,元次郎都仔仔细细化好妆,上台唱一些爵士味道的歌。他是少数能同玛莉说上话的人。可玛莉从来不接受别人的施舍——元次郎每次给她钱的时候,总要说,这是买花的钱呢,收下吧。

    元次郎的母亲,战后,也曾因为要养活他和妹妹而卖身。元次郎无比后悔,在他小的时候,曾对母亲发火——“你这个妓女!” 他看到玛莉,便想起母亲。

    玛莉曾对人说,战后,她父亲死了,于是她选择了这个职业。有人问她,你也有爱人吗?——有啊,是一个军官。这是我三十年留在横滨的原因——这是她唯一重遇他的可能。

    有一天玛莉从横滨街头消失了。可人们却越来越多地谈起她。报纸用一大版介绍玛莉,标题是“83岁的娼妓”。关于玛莉的话剧在剧场里上演——扮演玛莉的女演员,也涂着满脸白粉,模仿玛莉佝偻但努力挺直身子的样子,缓缓从场上走下,在追光里扬起自己的手臂,这时,所有观众都在鼓掌。

    有人得到消息,辗转找到玛莉——她终于还是住到了乡下的养老院里。玛莉还会写信给元次郎——如果我还有三十年,也许我会做个好的老太太。

    元次郎先生也患了癌症,可他依然在酒吧里唱歌。有一天,他带病来到养老院,依然画着完整的妆,用最质朴动人的方式,唱了日文版的《My way》。 画面里,我们顺着元次郎直视的眼神,竟然看到了玛莉,竟然是卸妆后的样子——那是那么简单的一张老人的脸。元次郎每唱一句,玛莉就对着那句话,点一下头。

    歌词大意是这样:

    “我爱过笑过哭过,满足过失落过,

    我毫不羞愧,因为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活着。

    我有过后悔,但很少。

    我做了我该做的事情,并没有免除什么。

    是的,有过那么几次,我遇上了难题。

    可我吞下它们,昂首而立。

    明天我将离开世界,与你们一一告别。

    这些年我过的很完整,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活着。 ”

     

    没有现场看过这片子的人,真不知道元次郎的歌声,在玛莉的一次次点头里,是多感人。

    玛莉1921年生,就在元次郎去世的后一年,她也走了。她活了84岁。她真名叫西冈雪子。她那么动人。

     

     不知这部片子哪儿能找到dvd版本。如果你们以后遇上了,不管是正版的盗版的,就千万别错过了。

     

     

     

     

     

     

     

    分享到:

    评论

  • 很厚重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