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02

    失真的表白 - [愿望们]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67778769.html

     

     

     

     

    某些时候,我总有机会,来重新问自己一些问题——每当遇到质疑或不理解时。我反而感激这些东西。每个人都活得太快了,我不觉得人停下来问一问自己的机会有多少。我并不清楚多少人明白我的性格,也许这并不重要——自己作为个人,是微不足道的。重要的是自己之外的那些个人。

    可仍然还是有朋友能知道,多数时候,我并不愿意说话。这种骨血里的东西,让我不适合那些常常需要说话的职业。小时候,我曾是当众朗诵、说故事的人,可我愈发害怕这些东西——这种赤呈的、大声的表白,总让人觉得失真。我倒情愿,低声对谁讲一段话,也许迟疑、也许犹豫,可那真实。

    说实话,我不喜欢见人,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这个时代给予我们的共性—— 太多的事情能在密闭的空间内解决,在电脑前面对世界,在各类媒介中看到世界。甚至,我希望成为一个被边缘化的人——这么说简直有些可笑——这样的话,能让我进入一种在独处时间里阅读、观影、单独运动的生活状态。省下无谓的所谓打交道的时间。可同时,我也希望自己是个温和的人,一个易相处的人,一个无害的人,一个对别人单纯有益的人。

    如果说得不那么个人化——边缘化,或许是一种对主流语境的回避方法——在主流语境里,你可能获得权力,获得规则的顺流、获得制度的阳面。但同时你也必须接受很多东西。至少这个制度的既得利益者们,对这些都熟稔得很。

    我怕玩游戏,因为我怕输、怕没有把握地被考验。我太容易厌倦,若我因为倔强把游戏玩到底,就又会为自己花下去的时间感到难过。生命那么短,还不如去谈一场恋爱,不是么。

    然而我并不害怕出神,人真的想清楚问题的时候,都在那一次次出神里。我钟意那些不用求人的活——哼歌、写字、写文字、画画,那些一个人完成的事情。我学什么都快,这是我从小就知道的事情。我终于能不红着脸承认这句话——因为渐渐变得无所顾忌。我也知道我的弱点——容易变得正经,这样会显得不够好玩。我求得的事也不多——不那么无聊就好了,我真是有无聊焦虑症的,不论是工作还是爱情。

    多数时候我并不明白自己在阐明什么,写下这些有什么意义。也许我在指望有同类走来,告诉我,嗨,真巧,刚好我也是这样。或是异类过来反驳我,让我有机会重新问问自己,看清自己。或者,没有人在意——我就能在自己对自己的一次次表白里,成为一个,不管获得什么、失去什么,都不轻易改变最珍视的那一部分的人。所以我很偶然才会说起这些,正如我说过我不记流水账——我无病无灾,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我没有资格絮叨与抱怨。我要做的很简单,只是尽可能少地谈论自己,多分享那些获得,并往前走。

    每个人在每个时间段做的事情,都是一边被赞许一边被可惜的。每当失去的时候,都不要太叹息——因为你总获得了它的对立面。那些年轻的身体,永远不知自己为何还是绷紧的,并散发着新鲜汗液的香气。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八面 2009-07-0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