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3

    《论唐同学的倒掉》(上周写的,现在才发,希望里面的讨论摆脱时效吧) - [走神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69176828.html

     

     

     

    唐同学的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

    围观者众。围观者的癖好,是把一个一个曾经注视过的人,合力推下假冒神坛——我倒是希望,我们在倾覆一样东西的时候,能否同时建筑一些什么。不然,也只是看到一种真相,它具备威慑力,但不具备正向启示力。

    其实看一个人什么样子,看他平时的表达——是眉飞色舞还是真诚恳切,已能窥知一二。硬往自己身上套的光环、夸下的海口,总有一天会被看穿。唐同学的童话早已失去了真实——他就像一个留洋读书,然后去牛逼外企、再荣归故里的励志小说,鼓舞着同样自卑的国民。想想,若当初没有人消费他,他一个人兀自上蹿下跳,也不会有今时的目光——被贴上标签,然后被撕下标签,剩下破洞,只能漏风,不禁有点可怜。

    我们从来不缺谎言——凡制度里的既得利益者,皆深谙此道。谎言的本源,因欲望、和欲之不得的自卑而起。造假者因自卑障目,并未料想到被揭穿的后果——尤其在某些国度,被揭穿,实在是没有什么后果的。好在,唐同学这一示众式的倒下,或许会威慑近期预备作假的人——说谎有风险,吹牛需谨慎。可是,新的谎言又盖上来,功利主义、成功主义那么强势,与之相左的故事,很快就要被遗忘了。

    在谎言的围困下,我们缺的是底气和辨识力。那些原来为唐骏热泪盈眶的人,若没有唐骏,他们还是会为李骏、张骏热泪盈眶。这个时代,孕育一批奇怪的人,蹿红一批奇怪的人,留给下个时代看笑话——如果时代更坏,就会有更多荒谬的笑话。

    如果有一天,国人能够接受自己坦荡地丑、坦荡地笨,接受真实的现状,再去尝试变得智慧、变得踏实和善良,或许可以少一些拆穿、少一些倒塌。

     

     

     

     

     

     

     

     

     

     

     

     

     

     

     

     

     

     

     

     

     

     

     

     

     

     

     

    (短文后记——这篇上周写好,因为一些原因这周才发上,又一次过时了,我总是慢半拍。 希望里面的讨论能够出离时效吧。唐同学也有可怜之处,被示众后,成为一种街巷的话题,曾经扮演的励志小说,一夜变成了恐怖小说。但若这样,能给社会一些提醒,一些思考和正面的力量,就都是值得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书架 2009-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