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25

    20100925 读书笔记(1) - [关于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75595179.html

     

     

     

    读到觉得适合分享的内容,就打下来。

     

     

     

    严绍璗:我们读书时,顾颉刚先生说,你们有什么学术感知就写下来,但不要发表,每年拿出来看看,有什么补充和修正,二十年后必为大作。

     

    张汝伦:我给现在的学生推了二十本书,在复旦哲学系网站上也挂着的。

    国学部分:《国学略说》(章太炎,上海文艺出版社 2001

    《论语新解》(钱穆,三联,2002

    《孟子》、《朱子语类》、《庄子》。

    史学部分:《从黎明到衰落》(雅克•巴尔赞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2

    《国史大纲》(钱穆 商务印书馆2002

    司马迁 《史记》

    文学部分: 歌德《浮士德》 托尔斯泰《复活》

    《圣爱克絮佩里精选集》(北京燕山出版社2005

    《唐诗三百首》 (中华书局)

    《西方正典》 (哈罗德•布鲁姆 译林出版社 2005

    艺术类: 《人类的音乐》(耶胡迪•梅纽因 柯蒂斯.W.戴维斯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

    《伟大的西方绘画艺术》(阿利森•盖洛普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8

    哲学类:《大问题——简明哲学导论》 (罗伯特•所罗门 广西师大出版社 2004

    《共产党宣言》

    康德《历史理性批判文集》

    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商务印书馆)

    宗教类:《圣经》

     

     

     

    张汝伦:海德格尔说过,现代性的征兆之一就是公开自己的隐私。

    现在人们的心态也真不利于天才的出现,人们现在根据量来衡定人,判断人的唯一标准就是看他有多少粉丝,他的书有多少印数。“看不懂”成了理由最充分的否决案。我常想,卡夫卡要是在中国,那就死定了。还有毕加索、爱因斯坦,如果在中国,恐怕都死定了。看不懂啊。我们都喜欢金庸、余秋雨、陈逸飞,就因为他们受众极广。因为他们人人都能看懂。可要知道,相对论刚出来时,全世界只有十来个人懂啊。《老子》和《精神现象学》是不好懂,可这并不丝毫影响它们的价值和地位。不是说通俗就不好。但那些不通俗但有高深思想的人呢,他们是否有价值?人什么时候能摆脱对量的崇拜,就成熟了。

     

     

     

    王晓明:

    以晚清为例,章太炎曾分析过,说社会的崩溃有几种方式,一种是瓦解,分成几块,一种是鱼烂,不可收拾。可事实上,清朝灭亡,中国既没瓦解更没鱼烂,而是迅速统一成一个中华民国。袁世凯要复辟称帝,立马就垮台。因为“共和”已经成了社会公认的价值符号。可现代“共和”观念在中国古代是没有的,仅仅是三十来年的时间里,由两代文化人著书立说,四处宣传,这样确立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