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06

    20101006 - [琐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76835664.html

     

     

    001

    有一天我坐在马路边等人,就顺便看路人。看到有人大步流星走过,姿势舒展,有一种生命力带来的的矫健。我喜欢看到这种走路随意的人,觉得他们有种自信,一种不怕被当做异类的自信。就算其貌不扬。

    也同时想到,张扬自己的,也同样可能是自卑的人。自卑的人并不都是谨小慎微的。

    其实,我想说的是,我特别喜欢轻轻松松的,不加条框的那种人。当然,得有货。没货如果还不加条框,那就算了吧——没有能力重造规则,那就遵守规则。

    你去看,所有你所不能理解的,出现在某些人身上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都是事出有因——他们身上未能被公认的资质,被他们自己提前看到,并相信了。因为我越来越发现,世界上最不可能的事,就是让美人自弃,还有让智者陪玩愚蠢的游戏。

    虽然很多时候,他们到老死,都只是自以为美,和自以为聪明。可他们若是相信,就一定无法自弃——除非他们真的丧失了容貌和智慧的锋芒。他们才会和我们一样,成为一群活着的普通人。

     

     

    002

    我们都是自己生活的陌生人。

    流亡者才得到故乡。守成者,故乡因拆毁而渐成他乡。

    城市里互不相识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有种相似,应付上的相似。

    或许每个人都曾有一刻,希望失去关于这个城市的记忆,一种不属于你,却永远跟随你的东西。

     

     

    003

    别人生病生瘦了,我却生肥了。

    想到这点,就不由得只想做一个讲内涵的人。

     

     

    004 When we look back

    在所有的整理项目里,最难整理的是回忆。

    人回忆是因为人老了。年轻人是来不及回忆的。他们有新的人要品尝,新的世界要观看,新的笑话要笑,新的悲剧要哭。

    当然你可以站在小学的当口,回忆起幼儿园女朋友。那个时候,她几乎是你生命里最重要的女孩。然而你还是会遇见小学女友,初中女友,高中女友,大学女友,各种女友。她们是施善者,来帮助你对人生——“分心”。

    直到有一天没有人再能成功伸出援手,帮助你分心。你就只能回头看,直到失去聚焦的能力,带着混沌走向失忆。

    是的,我亲见一个我所见过的最不轻易动容的人,在回忆的当口流下眼泪。

    我在一本书的最后看见一句话——我当时一激动,拿出小黑本,就抄了下来:

    【我只能等待最后那场健忘症的来临,它将擦去人的整个一生。】——路易斯•布努埃尔

     

     

     

     

     

    分享到:

    评论

  • 恩,喜歡轻轻松松的人,可有几个是呢?。。嗯,总会发现自己的每一段都会有不同的人在身边,他们亦或不同,但是却是最真的。
  • 康复了吗?
  • 好喜欢,很惆怅。
    回复盛夏光年说:
    祝好。
    2010-10-09 08:4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