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13

    20101013 a letter to Roc - [故世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78500490.html

     

     

     

    Dear Roc,

     

     

    认识你几年,感觉你一直在告别。不仅告别你每一个居留之所,还有,告别你自己即将稳固的记忆。

    最后一次在学校里见到你,你过后同我说,其实本打算那是最后一次见面,因这个学校认识、因这个学校告别,这样在结构上会显得比较完美。

    这是什么奇怪的理论啊。不过因为你不是正常人,我原谅你的观点。

    好玩的是,你在这所学校,创立某个社团的时候,我还不知在哪个小教室里摇晃的电风扇下,做着习题卷,并在课桌肚里放上小说,用来填补上课时稀疏的知识量带来的空白——听一句课,看一眼小说,并自觉充实自足。那时并未有过明确的未来打算。然现在也仍未有,只知前行,不问彼岸。终于有一天,我去了你已告别的那个地方,也终于有一天,我同样告别了那里——除了纸面上的某个图章,我说不上是否真的同这个地方发生了某种连接与意义——我以为地方有意义,都是因为人。或者,如你一样,爱说自己走错,说自己是过客。

    所以你一直在换。我也相信没什么地方留得住你,因为你天性爱自由,并不希望被轻易定义。我甚至可以掐指算出我们仅有的几次会面,然而这足够让我记住仍然显得陌生的你。你自由不羁、性格如此敏感不定,我一直当你是这个地球上的另一种生物——那种把day dreaming当成人生第一要务的生物。

    我记得你在六教,在我记句子的本子上用木头铅笔写的字。说起来,我一直觉得你的字是没有性别的。有骨头,有羽毛,突然发狠,又突然荡开。你从小练字,我羡慕。你告诉我你吃素的原因。只是因为不忍心想到动物被杀害的样子,少吃一头是一头,少吃一块是一块。

    其实最早,在大学之前,就曾在一本书里受你的故事鼓励——在三年之内,完全告别自己多年的专业,转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因为你的聪明,从零做起,照样做得游刃有余,第二年就业内皆名。

    或许你给我一种勇气。一种随时告别的勇气。一种“走错”的勇气。我想世界上并不是有很多人,能够轻易地掀翻自己——但这样的掀翻,换来接近自己的本质,让心的重量变轻变自由。世俗欲望有限的人,才能想通这一点吧。

    你有一个废弃的博客。其实我多想看你写下去,我坚信那里有更真实的一个你。

    你长大了,就会多很多不开心的事。在我还没长大的时候,你曾这么对我说。五年了吧,似乎都没有凑足五面。我知道你一直看我博客,所以我写下这篇,为的是敲下这个邮戳,好让这段友情继续前行。

    这封信写在你又辞职的这天。去年也是这天对吧。你有种就每年这天辞职,我以后可以叫你【辞职帝】。我祝你在新地方一切都好。对于你这个重症白日梦患者,我并不担心你——因为你是过客,是有翅膀的人,飞走是你活下去的方式。

     

     

     

     fan

    2010.10.13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101013 bkm12 2010-10-13

    评论

  • 有一个朋友亦是这样,给过我勇气,让我看到追寻内心所赋予的力量。
    她有一个废弃的博客,过去我几乎每天都会看。
    我怀念,她坐在我旁边读hansey的时光。
    回复Dana兮说:
    :)
    2010-10-17 17:39:41
  • Roc很幸福,因为有你记得,你也幸福,因为Roc可以感觉到,呵呵,不管什么样的感情,永远保持,永远存在。
    彼此能带给好的东西,这总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