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07

    20101207 读书笔记6 - [关于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87416537.html

     

     

     

     

    001

    罗素:苏格拉底胸怀坦荡地承认一个人知识再多也是沧海一粟。归根结底更重要的是人应该求知。利害得失无动于衷的探索就是善。

     

     

    002

    加缪: 作家必须对自己时代的戏剧性事件有着充分的认识,每当他能够或者知道应该怎样做时,就必须坚决站在某一边。但他也必须不时地坚持或继续保持某种与我们的历史相关的距离。

    艺术家正在黑暗中摸索自己的道路,就好像人们在大街上那样——无法使自己摆脱世界的灾难,只得异常激动地渴望着宁静。他们在梦中憧憬着正义事业,然而自己却充当着非正义的根源;尽管他认为自己在驱逐非正义行为,但他仍被一辆大于他身体的战车拖着。

    惟一留给我们的必然性就是真正痛苦的必然性,这对所有人都别无二样。它的根源与一种顽固希望的根源是混为一体的。

    我们已经分担了当代的狂热性,并将继续分担很大一部分。

    有一些艺术作品倾向于要人们去遵守或皈依某种外部统治;而另一些艺术作品则倾向于要人们服从自己身上最糟糕的东西。

    真正的艺术作品给每一个懂得自由并热爱自由的人增添了某种内在的自由。没错,这就是我们所颂扬的自由,这就是帮助我度过人生的东西。

    如果艺术家能告诉自己,他已经把沉重地压在人们身上的各种形式的桎梏减轻或减少的话,那么在某种意义上说来,他就证明自己是正确的,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他原谅自己了。

     

     

    003

    贝娄:对美国作家来说,激进作风事关荣誉,为了自己的尊严,不得不成为激进分子。他们认定自己的功用、自己崇高的功用在于否定一切,不只痛咬主子的手(必须补充一点,这些主子带来的食物丰盛得可笑)。甚至凡是向他们伸过来的手都逃不了这一口。

    可是,装模作样的激进作风是稀松平常的。激进的批评需要的是知识,不是姿势,不是口号,更不是怒吼。真正的激进主义需要作业——思考。另一方面,至于“清”者,没有什么好说的,因为已经没落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