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1-15

    20110115 读书笔记9 - [关于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ronfan-logs/99676211.html

     

     

     

    别尔嘉耶夫:

    001

    康·列昂季耶夫说道,俄罗斯人可能变得神圣,但不可能变得正直。正直是西欧的理想。俄罗斯的理想是神圣。

    俄罗斯的历史中缺乏骑士的元素,俄罗斯人并不向自己提出锤炼和约束个性的任务,他们过分依赖所隶属的、有组织的集体,为后者的道德健康付出一切。

    俄罗斯人首先被要求的是驯顺。驯顺是约束个性的唯一形式。驯顺地造孽要好过于骄傲的完善。

    对俄罗斯的宗教灵魂而言,与其说神圣的是人,不如说是“上帝以努力地形象出现,祝福着踏遍的”俄罗斯大地本身。

    当俄罗斯人处在神圣状态时,他就相信,圣者和上帝本身正在为他负责;当他是一个无神论者时,他就认为,社会环境应该为他负责一切。

    俄罗斯人可以无限地忍耐与酝酿,因为他们经历过温顺的磨炼。但它们会轻易地受到诱惑,不能忍受蝇头小利的诱惑,他们没有经历过荣誉的真正磨炼,没有经受过公民性的磨炼。

     

    002

    俄罗斯知识分子从来都无法确认,是应该接受历史,连同它整个的痛苦、残酷和悲剧性的矛盾,还是整个地颠覆它,更正确一些。他们拒绝思考历史和它的课题,他们宁肯把历史道德化。

    我们的社会思想是有意地粗糙和肤浅的,它总是追求简单而害怕复杂。

    俄罗斯人并不太寻求真理,而是寻求真,对此进行宗教的、道德的、社会的思索,寻求拯救。 俄罗斯革命家的思考总是沉浸在心灵的而非精神的氛围里。

     

    003

    词语对那些拥有自己的经验、自己的思、自己的精神生活的人来说,是有现实内容的。但同样是这些词语,对那些在惯性、习俗、模仿中生活的人来说,就是标签式的、没有内容的。

    在美丽的形式与词语上建立的民主共和国,或许是最令人绝望的奴役与强暴。

     

    004

    我们的知识分子意识并不关注历史的具体的事物,并不具备判断和评价这个领域的器官。(same for us

     

    005

    大众很少珍视自由。对文化的裨益和价值不太理会的大众,难以亲近文化,更易亲近技术。

    现代青年对暴力的嗜好是我们时代的衰弱的体现。暴力行为是衰弱的姿态。

     

    006

    需要区别社会涵义的贵族和精神涵义的贵族。 社会贵族主义是家族贵族主义,而非个体贵族主义,它只具备家族的质,而不具个体的质。

    在国家化的社会中,每一个机构都可能出现官僚体制。它还具有扩张和强化自己的意义的潜能。

    历史上真正的贵族封闭而保守,他不喜欢扩张,不适应新的环境。官僚体制则无限扩张,不愿封闭、不求质的维持,极易适应一切环境和一切政体。

    真正的贵族体制不是靠聚敛财富和权力形成的,不是通过履行国家职能的道路形成的,它凭借的是刀剑弓马,是战争的产物。 贵族体制是种姓制,它很难适应国家机构,在某种意义上,它是反国家的。

    民主化不是机械地使人均等化,不是否弃质,而是贵族的质和贵族的权利之馈赠。每个人都有成为贵族的使命。 真正的贵族主义本性是人的本性,他们不会去占据统治与奴役关系中的位置,不为日常习俗客体化的世界所束缚。贵族主义本性通常是敏感和痛苦的。统治者是粗俗和无情的。

     

    007

    资产者深深植根于这个世界,满足于他所安身的世界。资产者绝少感受到世界的空虚、世界福祉的渺小。……他是集团的生存。他的利益是个人主义的,他的意识是集体主义的。

    与资产者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私有财产并不能铸成他的个性。个形是人之存在,即便他一无所有,个性依然留存。个性并不取决于财产,也不取决于资本。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